明鏡網

2017年1月24日 星期二

中國與世界:如何應對頑強大國?

《明鏡譯報》編譯 黃百若  時間回推到2013年,那時中國發起一項建立新多邊發展機構的倡議,即創設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以下簡稱亞投行)


北京認為,亞投行可以填補亞洲當前基礎設施的資金缺口,但美國卻視中國提出的倡議為對二戰後現有區域與全球秩序機構的挑戰;華府不但拒絕參與亞投行,還悄悄地發動外交勸說,阻止盟國的加入。

既合作又衝突

根據《國家利益》評論,華府對外強調,亞投行可能透過資金援助來破壞現有制度,且不採納現有機構使用的反腐和環境保護標準;某些陰謀論人士更指出,北京恐從亞投行起頭,建立一套不受美國或其他民主國家的自由價值觀影響、由中國主導的秩序與國際機構。但更多人相信,華府對於亞投行的不安,背後其實是擔憂北京建構以中國為中心的世界秩序。

然而,令人遺憾地,華府企圖阻擋或邊緣化亞投行的行動敗得徹底。2015年亞投行成立後,許多美國的盟友如澳大利亞、加拿大、法國、德國、以色列、韓國和英國,都背棄了美國,並轉向亞投行會員國的行列。為何華府會錯估這麼多盟國的意圖,反讓自己落得孤立窘境?美國能以不同方式面對中國的倡議嗎?華府的失敗說明了什麼呢?

美國智庫保爾森基金會副主席方艾文(Evan Feigenbaum)於《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撰文指出,這些問題的答案,並不在於亞投行的內容或亞洲基礎建設的支出,相反地,美國必須需要客觀持平地理解中國於當代國際關係裡的影響作用,以及北京所造成的重大挑戰。

最重要的是,中國是“破壞性力量(disruptive power)”而非“革命性力量(revolutionary power)”。方艾文分析,中國的規模、財富和強硬的外交政策使其不得不對現有機構作出重大改變,但它又不想推翻當前的國際秩序。北京雖然頑固地追求自身的國家利益和領土訴求,卻缺乏一個取代現行體制的方案,在國際舞台上,中國就像個心不甘情不願的利益共享者,與各國既合作又衝突。

近十年來中國實力快速增長,在國際事務上贏得了更大的話語權;其日益增長的軍事力量、可供投資的數兆美元外匯儲備,以及對非洲到中亞發展中國家的影響力等,在在顯示北京現在足以支持或破壞全球與區域治理的能耐。所以,應對中國的崛起和修正主義,世界需要更具創造力和一致性的戰略手段。

需會員付費訂閱才可看全部內文,若你已訂閱請先登入會員,若尚未訂閱請先至會員訂閱
任何地方都可掌握中國內幕,《明鏡郵報》每日送至您郵箱。
明鏡書刊安卓App,世界領袖的電子書單。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