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1月17日 星期二

汪洋與薄熙來的“瑜亮之爭”

《外參》特約記者  周翔

2007年,是重慶改為直轄市十週年,作為中國最年輕的直轄市,十年來,在三峽工程竣工的推動之下,重慶已經成為中國西部的中心,確實帶動了中國經濟布局的大變動。在中共重慶市委三屆一次全委會上,汪洋當選連任市委書記。


汪洋

汪洋是在“共青團派”中不多見的經濟和行政管理精英,又為其他派系接受,左右逢源,他又年富力強,然而,中央並沒有讓他在重慶繼續主政。

汪洋在2007年秋天的中共十七大上,不僅進入正式中央委員行列,而且再跨一步進了政治局。“出師未捷身先離”,中央將他調到廣東當省委書記,騰出重慶市委書記的交椅,給同樣也進入政治局的薄熙來。

薄熙來來到重慶之後,又是“唱紅”,又是“打黑”,創造出“重慶模式”,汪洋在廣東高調舉起“解放思想”的旗幟。一時間,你來我往,分蛋糕和做蛋糕的紛爭讓外界給這兩位中共性格官員貼上了“瑜亮之爭”的標籤。不得已下,中央要求兩人見面“互相肯定、互相學習”一下,營造一種和諧氣氛。

但後來的事實證明,這兩條路是水火不相容的。

薄熙來落馬後,支持汪洋的溫家寶與汪洋卻因“騰龍換鳥”和“保就業”、“保民生”之間不可協調的分歧而矛盾公開化了。簡而言之,可以這麼歸納:汪洋站在廣東的角度,溫家寶站在全國的角度;汪洋算的是經濟帳,溫家寶算的是政治帳;汪洋主張該倒的倒,而溫家寶則主張該扶的扶; 汪洋著眼於廣東的長程發展戰略,溫家寶著眼於中國眼前的社會動蕩危機;汪洋是以發展促穩定,溫家寶是以穩定促發展……

溫家寶和汪洋的意見分歧,確實也算“路線之爭”,但不能作過於庸俗化和政治化的解讀,解釋為權力或者“代理人之爭”——當然,路線之爭也不可能與權力之爭劃分得那麼截然分明。他與溫家寶的分歧,毋寧說,這還是由於位置不同而考慮問題的優先順序、份量不同。

※需會員付費訂閱才可看全部內文,若你已訂閱請先登入會員,若尚未訂閱請先至會員訂閱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