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1月21日 星期六

戈爾洛夫和“客里空”捲土重來

黄博

说教在利益面前太苍白

不时地会遇到一些朋友、熟人毫不掩饰的质疑甚至不屑,他们随口就能甩出一摞“民主能顶饭吃?”、“乱哄哄的民主真有意义麽?”等等之类的粗浅得早已懒得正经回答的问题。

我常常先是故作夸张点的愕然表情,然後装出极其真诚的样子对他说:别的我可不敢说,就以你的能力和节目的知名度(假设此时和我这番对话的是电视节目主持人的话),民主後,你的收入至少能是现在的100倍,毫无问题!

我观察到的是:对方往往先是一愣,然後马上展现被恭维後的讪笑和“你别闹了”般的婉拒,而在这期间短短的可能十分之一秒都不到的表情的转换瞬间,我常能从他的眼神,表情和肢体动作中读出:他认认真真的算了下自己现在的收入乘以100後,那个难以置信的数字对他的冲击感、向往感,甚至紧张和兴奋感。

每每看到这一幕,我就忍不住想起很多年前看过的一个美国新闻纪录片中的一小段:“六四”天安门血腥镇压时,一位美国CNN记者现场连线时对地球另一端的美国观众说的一句话:此时此刻,站到这里,我才深切的体会到,我们离民主有多远(how far away we are from democracy)。

我常常自诫,绝不要去想所做的是为了人民啊,国家啊,争取民主啊,人权啊,宪政啊是多崇高、壮烈的事业,那些豪言壮语只是自己营造出的、自己感动自己的宏伟叙事般美学的幻觉场景,更不要指望能有多少理解,认同或者支持。就是说自己想说的,做自己想做的,否则容易失望和沮丧。

更应该清醒的意识到,凭什麽人家就要听你的?你是给发工资啊,还是给发奖金、分房子啊?利益,只有利益,被触动、被冒犯了利益对绝大多数人而言才是唯一的驱动力。

※需会员付费订阅才可看全部内文,若你已订阅请先登入会员,若尚未订阅请先至会员订阅
网友热搜:习近平 、王岐山 、戈尔洛夫 、客里空 、刘少奇 、毛泽东 、李井泉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