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1月6日 星期五

專制者的一個共同特點:謀求終身連任

《內幕》第58期封面。

陳小平

顛覆限任制綜合症發作

有原來越多的跡象表明,中國專制政治下的“限任制”——“一黨制下的‘限任制’”(嚴家其先生語)在習近平時代的中國遭遇危機。用政治學家門的話說就是習近平時代的中國政治出現了“去制度化”或者“制度化失敗”的徵象。
按照慣例,在將於2017年舉行的中共十九大上,應該安排習近平的接班人。但《新史記》雜誌早已獨家報導:習近平並不打算在這次黨代會上指定自己的接班人;最近《紐約時報》的一篇報導說,習近平似乎已做好準備,把指定自己繼任者
的事情,推遲到2017年的中共十九大以後。
政治局常委的“七上八下”這一不成文規則,目前也受到史無前例的質疑,被一些學者放入了“仍然有待觀察”名單,其被拋棄的可能性大增。
中國政府網發出的一篇文章,呼籲“改變用人模式”,文章不僅對“唯年齡模式”露出蔑視和批評,而且對“高齡”獲任案例表達歡呼。
雖然從表面上和近期效果看,廢除“七上八下”的最直接得益者是紀委書記王岐山先生,這樣可以使得他在十九大上不至於退休,政治生涯因此延續,但從長遠看,真正獲利人應該是習近平先生,因為到第二十大中共黨代會時,常委中只有李克強先生不到68歲。如果外界不斷傳出的習近平李克強權力鬥爭是真,而且,李克強還是被期望的“盟主”的話,那麼,這場常委層級的鬥爭笑到最後的是李克強先生。
還有一個去制度化新徵象是,由於習近平的接班人問題一直懸著,也傳出他不打算在十九大定下自己的接班人,外界開始猜測習近平先生是不是有意令中共最高領導梯隊出現斷層,這樣為2022年的中共二十大進行鋪墊,從而打破“十年任期”的限任規定;與此同時,各種《順天時報》呼籲讓習近平先生突破兩屆任期的“民意”甚囂塵上,例如,在言論空前嚴格控制的中國網絡上,china.com讓“習近平執政20年,可鑄就中國500年強盛”這類帖子享有高度“言論自由”。
自上世紀80年代中共聲稱要“高度文明”以來,中共向政治文明方向進化的可圈可點業績實在不多,代表政治文明的指標性制度建構基本只是停留在嘴巴上的功夫這個層次,但其“一黨制下的‘限任制’”卻是鶴立雞群且走得最遠。政治學者劉軍寧先生認為,“如果讓我來概括過去三十年的政治體制改革,我的結論是,中國的政治體制在總體上沒有發生性質的變化。儘管如此,我認為,中國的政治體制還是有一項重大的改革。這項政治體制改革,就是關於共產黨和國家領導人任期的改革,即從終身制走向限任制。”

限任制是中共憲制

限任制由1982年憲法正式引入。這部憲法將“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覆蓋到了國家主席、副主席、國務院總理,副總理和國務委員,人大委員長和副委員長,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和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這些中共國家領導人。
可惜的是,軍委主席不受這一規定限制,成為漏網之魚,成為憲法限任制的最大敗筆。這一制度漏洞不僅使得鄧小平能夠在1989年以軍事手段暴力鎮壓學生運動,還使其順利發動軍事政變,推翻了中共合法選出的中共總書記趙紫陽。但1982年總算開啟了“一黨制下的‘限任制’”元年。
劉軍寧先生的一篇文章中提到,限任
※需會員付費訂閱才可看全部內文,若你已訂閱請先登入會員,若尚未訂閱請先至會員訂閱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