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1月9日 星期一

中國增長停滯將打擊世界經濟精英信心

張小山

中國崛起在終結?

林奇在文章中非常果斷地斷定,中國的崛起正在走向終結。他提到了幾個直接證據:股市搖搖欲墜,僅在國家強力干預下才沒有翻船;企業債務急劇攀升;外匯儲備大量流失。


為輸出過剩的產能,習近平提出了代價高昂的“一帶一路”政策。

他還提到了一個間接證據:執政的共產黨已經承認經濟不景氣的嚴重性,以至於相當恐慌;由於人口老齡化將惡化經濟增長,因而共產黨取消了計劃生育的一胎政策而全面實施二胎政策。

林奇認為中國經濟的快速增長依賴於政府主導的巨量投資,但是這種增長方式不可持續下去,已經到了盡頭。雖然政府已經意識到了過度依賴投資的問題,希望經濟增長轉向由國內消費主導,但林奇認為,這個戰略轉型不會取得成功。

由GDP的構成,我們知道,投資相對國內消費的份額增長,將不得不以擴大出口消化投資導致的產能。中國在2000年以後的十年間,急劇提升了出口量。不過,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全球需求萎縮,中國出口擴張進程被迫中止。

危機發生以後,中國政府為了保持經濟增速,應對通縮和衰退,啟動了世界上最大的貨幣和投資刺激計劃,顯然使得經濟失衡的狀況更為惡化。

2009年,中國央行實施了巨大的貨幣擴張計劃,那一年新增的貨幣供應比過去四年的總和還多。在恐慌的情緒下,貨幣擴張曾一度使得地方政府和國企的貸款失控。擴張計劃導致了一個不可避免的後果,無數貸款流入了效益不佳、本就產能過剩的國有企業及其裙帶企業(比如鋼鐵企業)和有關係的精英手中。通過後者進入房地產行業中的資金,造成了房地產資產價格激增。

應對經濟危機的大規模經濟刺激計劃,暫時給中國帶來了將繼續騰飛的假象。然而,刺激使得產能過剩更為嚴重,為輸出過剩的產能,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了代價高昂的“一帶一路”政策。

政府投資猶如瞎子摸象,效益不可能好,於是債務激增不可避免。債務對GDP的比率從2007年的170%上升到2015年的280%。由於共產黨最近又開啟了新一輪經濟刺激計劃,債務還將繼續攀升。

政府主導的巨量投資提升了市場利率,從而排擠了市場自發的投資需求——如公共健康和生態環境保護方面的需求。這必然使得投資收益遞減。相對於2000年代末,現在需要好幾倍的新增貸款才能增加GDP一個百分點。

林奇強調,“歷史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像中國一樣如此嚴重地依賴投資以促進GDP的增長和保持既有的GDP結構。”但是“隨著投資相對於國內消費繼續增長,一個國家或者加大出口以賣掉它的過剩產品,或者增加賭注繼續加大投資”。而後者無異於飲鴆止渴。

最終,債務對GDP的比率將達到一個點,使得更多刺激的成本超過刺激所得。林奇認為,這一時刻正在到來。這將迫使中國共產黨不得不停止往經濟體注入貨幣的經濟刺激,接受長期通縮的到來——即不得不接受增長停滯的這個現實。


※需會員付費訂閱才可看全部內文,若你已訂閱請先登入會員,若尚未訂閱請先至會員訂閱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