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1月3日 星期二

極權專政特點是完全沒有成功或未遂宮廷政變


蘇聯解體後,現在又出現普亭的勢力興起。

張千帆

3.極權統治如何退場

當然,以上只是不無可能的最糟糕的一種可能性。阿倫特認為,極權專政的一大特點是完全沒有成功或未遂的宮廷政變,因為極權國家並不是由一個幫派或團夥統治的。原子化個人形成的孤立狀態不僅為極權統治提供了群眾基礎,而且也為極權領袖的個人統治提供了政治基礎,因為原子化狀態一直延伸到整個國家的最高層。最高領袖不允許黨內存在任何“團團夥夥”,隨時可以撤換最高層及最親近的親信。由於缺少一個統治集團,極權統治的繼位尤其困難,希特勒曾無數次指定又否定自己的繼承人,斯大林時代的繼位也是險象叢生,毛澤東更是連殺了兩位自己指定的繼承人。然而,這只是第一代領導人統治下的極權巔峰狀態。極權領袖死後,極權政治即向威權政治轉變,使得政治改革成為可能乃至可行的選項。

如果幸運的話,極權國家並非注定死路一條。除了納粹法西斯統治為自由民主外部力量擊破的可能路徑之外,從蘇東劇變可以看出,極權政體不僅可以通過非暴力的方式實現國內轉型,而且轉型有可能不期而至,在短短幾年間迅速完成。首先可以肯定,極權是不可能永遠維持下去的。任何國家都肯定會走出來,問題只是時間長短、代價多少。我們已經看到,極權統治本身極難建立,建立之後也極難維持。準確地說,除了北朝鮮等個別孤立的例外,我們今天所謂的“極權國家”之多隻能算“準極權”或“後極權”國家,因為它們並不嚴格符合極權的全部要件。即便在最壓抑的年代,蘇聯或中國也不是沒有公開抗爭者,“偉大領袖”的地位從來不是穩若泰山。如果沒有外力干擾,北朝鮮、柬埔寨這樣的小國有可能建立長期極權統治,獨裁者個人得以維持一支絕對忠誠的祕密警察隊伍,有效監控官僚階層乃至整個國家。國家越大,中央專制所能調用的資源越多,超越專制越困難,但維持極權的難度也越大,因為無論體制內外,利益都更為多元,很難長期容忍“一個領袖”的局面。隨著烏托邦試驗的失敗,社會厭倦和不滿日益增加,黨內壓力也越來越大,極端的個人獨裁隨著開國元首的駕崩即壽終正寢。隨之而來的開放會鬆動極權體制維持不下去的若干因素,逐步向一般威權體制過渡。

首先,意識型態遭遇重大危機,官方早已不能解釋理念和現實之間的巨大落差,尤其是執政前承諾的民主和執政後的極端集權現實簡直水火不容。其次,在實行公有制和計劃經濟的極權國家,由於經濟處於崩潰邊緣,開明的統治者會有限放鬆經濟管制,在一定程度上允許私有制和市場經濟。這意味著國門必須對外開放,大量的新理論、新學說、新思潮會隨著新技術、資金和管理模式一起進來,正統意識型態將遭遇徹底邊緣化,而淪落為極少數人的飯碗。最後,為了推動市場經濟改革,執政黨會主動擁抱法治,儘管實質性限制執政者的權力在這樣的國家並不現實。雖然執政者絕不會輕易改革其所寄生的政治體制,也不會在意識型態上改弦更張,但是改革猶如潘多拉魔盒,開放之口一旦打開就無法重新合上。社會利益和觀念越來越多元化,經濟上獨立自主的個體越來越多;正統意識型態形同虛設,被越來越多的人視為謊言和笑柄;黨內意見也出現分歧,雖然“黨外無黨”,但是黨內有派,任何最高領導人都要顧及派系平衡,而不能自行其是。無論在黨內還是黨外,純粹極權下的個人獨裁已不可能。原先的極權體制正在向一般意義的威權蛻變,儘管不可能從深重的威權3.0版直接蛻變到1.0版。

雖然極權高潮過去,極權體制的“三大法寶”還在:一黨專政、宣傳洗腦、恐怖治國。改革的目的是通過合理化的政策改善執政業績,維持一黨專政,在效果上從極權統治轉變為威權統治。原先的領袖個人獨裁會走向某種程度的集體領導。雖然任何一個時候都會有一個“老大”,但“老大”並非法力無邊,平時需要和其他元老達成協議才能決定重大政策。宣傳洗腦會繼續進行,但是其有效性每況愈下。恐怖治國是須臾不可離的,但是統治精英們為了自己免受政治運動的衝擊和個人權威的荼毒,也會把“依法治國”掛在嘴上,只是大小執政者“好了傷疤忘了疼”,在位時自信爆棚,權力不用過期作廢,不斷為了既得利益干預司法,致使法治有名無實。取決於執政者眼裡的政權危機程度、鎮壓反對聲音的迫切性以及對自身使命的歷史定位,特定執政者或許會寬鬆一點,允許社會存在一點的自由活動空間,而未必將三大“法寶”運行到極致。這就是所謂的“後極權”主義:整套極權體制依然存在,只是運行起來有心無力;良知尚存的統治者甚至連玩弄極權的心思也沒有,碌碌無為的統治者則像“和尚撞鐘”、得過且過,無奈玩弄著“擊鼓傳花”的遊戲,希望政權不會垮在自己任內。

在這種趨勢下,政權對社會的控制越來越弱,社會自由度越來越大。宣傳洗腦發揮的作用與其說是正面教育任何人接受某種特定的意識型態,不如說是用一套信眾越來越少的虛偽教義去填塞人民的信仰空間,阻止他們接受更為真實的信仰。人民越來越關注自己的切身利益,越來越不關心國家、政治和道德說教。無論體制內外,犬儒主義十分普遍。官員熱衷於利用體制賸餘的權力資源尋租,人民則熱衷於利用市場化帶來的各種機會掙錢。道德與政治倫理不斷滑坡,社會表面上瀕臨失序狀態。但是在這個過程中,社會對抗國家的“阻抗”正在增長,極權國家的“權力零阻抗”狀態已經一去不復返。或者用磁場做比喻,極權體制的巨大磁力使得“磁場”內的每一個“磁體”都發生“極化”(polarization),各自都以大磁場方向決定自己的個體取向。極權磁場衰微後,“磁體”發生無序“布朗運動”,個體磁性趨向於隨機分布,或因磁性減弱而向中性“絕緣體”發展。這種後極權狀態基本上是威權統治的1.0版,政權主要靠一黨專政和恐怖治國維持。


蘇聯解體。

《極權主義的建構與解構》連載11,《中國密報》第52期,原載《中國戰略分析》創刊號)
網友熱搜:
網友熱搜:極權主義 、宮廷政變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