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1月25日 星期三

于浩成:黨的領導受到憲法約束

于浩成

前事不玄, 後事之師。這次公布並提交全民討論的憲法修改草案是以黨的六中全會《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為指導思想, 實時求是地、認真地總結了我國成立三十二年以來反正兩個方面的經驗教訓, 反覆比較了前三部憲法的優劣
得失以後擬定的。特別是它總結了我們黨從三中全會以來進行撥亂反正、發揚民主和健全法制的偉大成果併用根本大法的形式固定以來, 使其制度化、法律化。關於保障憲法的實施問題, 草案中專門寫了下面一些條款:

一、在“序言”的最後一段指出:“本憲法記載了中國人民奮鬥的成果,規定了國家的根本制度和根本任務,是國家的根本法, 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全國各族人民、一切國家機關和人民武裝力量,各政黨和各社會團體、各企業事業組織, 都必須以憲法為根本的活動準則, 並負有維護憲法的尊嚴、保證憲法的實施的職責。

二、第一章總綱第五條規定:“國家維護社會主義法制的統一和尊嚴。一切法律、法令和法規都不得與憲法相牴觸。一切國家機關和人民武裝力量、各政黨和各社會團體、各企業事業組織都必須遵守憲法和法律。任何組織或者個人都不得有超越憲法和法律的特權。”

三、第二章公民的基本權利和義務不可分離。任何公民享有憲法和法律規定的權利, 同時有遵守憲法和法律的義務。

四、第三章國家機構第一節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六十五條規定: “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行使下列職權:

(一) 解釋憲法, 監督憲法的實施,

(七) 撤銷國務院制定的同憲法、法律和法令相牴觸的行政法規、決議和命令;

(八) 撤銷省、自治區、直轄市國家權力機關制定的同憲法、法律、

法令、行政法規相牴觸的地方性法規和決議; ”

五、第三章第一節第七十條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認為必要的時候, 可以組織關於特定問題的調查委員會, 並且根據調查委員會的報告,做出相應的決議”

調查委員會進行調查的時候,一切有關的國家機關、社會團體和公民都有義務向它提供必要的材料。”(有了這條規定, 如遇重大違憲問題,人大及其常委就可以組織調查委員會進行調查並根據調查結果做出相應的決議, 對違憲行為進行處理— 作者注)

六、第三章第一節第七十五條規定:“全國入民代表大會代表同原選舉單位和人民保待密切聯繫,聽取和反映人民的意見和要求, 並且在自己參加的生產、工作和社會生活中, 協助憲法和法律的實施。”

七、第三章第七節第一百三十一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檢察院是國家的法律監替機關。”

應該指出, 增加以上這些與保障憲法實施有關的條款確實是新憲法修改草案的一個很大的發展, 這是正確地、認真地、實事求是地總結了我國三十二年的制憲史, 特別是在十年動亂中憲法和法律公然遭到踐踏和破壞的慘痛教訓以後提出的。從懲前毖後的意義上說, 這確實是非常必要的。

    例如, 總綱第五條規定的“ 一切國家機關和人民武裝力量、各政黨和各社會團體各企業事業組織都必須遵守憲法和法律。”這一條款中所說的各政黨, 當然也包括中國共產黨在內。這與黨的六中全會《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中所指出的:“黨的各級組織同其他社會組織一樣, 都必須在憲法和法律的範圍內活動”講的是一回事。這些規定對於保障憲法的實施顯然是至關緊要的。

    有些人認為, 堅持四項基本原則, 特別是堅持黨的領導的原則,雖然已經明文寫入憲法修改草案, 而且做為草案的指導思想, 其精神已貫徹到全部草案的各個章節條款之中,那麼,這裡又規定我們黨也必須以憲法為根本的活動準則, 也要受憲法的約束, 這豈不是自相矛盾嗎了其實, 這裡並沒有什麼矛盾, 因為堅持黨的領導同維護憲法的尊嚴, 尊重憲法的極大權威是完全一致的。革命導師馬克思早就說過:“工人階級的解放鬥爭不是要爭取階級特權和壟斷權, 而是要爭取平等的權利和義務, 並消滅任何階級統治” (《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6 卷, 第15 頁)中國共產黨是工人階級的政黨, 她以全心全意為廣大人民謀利益為自己的唯一宗旨。黨除了人民的利益以外, 沒有任何自己的特殊利益。

    毛澤東同志告訴我們: “我們共產黨人區別於其他任何政黨的又一個顯著的標誌, 就是和最廣大的人民群眾取得最密切的聯繫。全心全意地為人民服務, 一刻也不脫離群眾;一切從人民的利益出發, 而不是從個人或小集團的利益出發; 向人民負貴和向黨的領導機關負責的一致性, 這些就是我們的出發點。”(《毛澤東選集》第3 卷, 第1043一1044頁) 因此, 正像彭真同志所說的:“我們黨領導人民制定憲法和法律, 也領導人民遵守憲法和法律。”“這個憲法修改草案從頭到尾貫穿了一個根本原則: 為最大多數人民的最大利益服務。”(據新華社一九八二年五月二十日電訊) 憲法既是人民意志的體現, 代表了最大多數人民的最大利益, 是全體人民必須遵守的根本大法,同時也是黨的路線、方針、政策的體現, 是黨的路線、方針、政策的法律化和條文化, 是把黨的綱領用國家根本法的形式固定下來, 使其成為基本國策, 從而具有最高法律效力, 即具有國家的強制性和約束力。

    既然如此, 憲法自然也就是黨的根本的活動準則。在這裡, 堅持黨的領導同黨也必須維護憲法尊嚴、受到憲法的約束並保證憲法實施是完全一致的。那種認為黨居於憲法和法律之上, 以為黨組織和黨員的活動, 可以不受憲法和法律的約束的想法, 在理論上是錯誤的, 荒謬的, 在實踐上是有害的, 對黨和人民都是極其不利的。我們過去在這方面的失誤無論如何再也不應重複。黨的六中全會決議和憲法修改草案關於黨也必須遵守憲法和法律, 在憲法和法律的範圍內活動的規定, 實際上就是把不許以權代法或以言代法的問題用根本大法的形式固定下來。這對於保障憲法實施, 使其不致遭到破壞, 重蹈過去的覆轍, 具有重大的現實意義和深遠的歷史意義。

還有, 一九五四年憲法中規定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監督憲法的實施, 這次憲法修改草案將這一職權改為由全國人大常委行使。這個改動也是改得很好的, 因為它更加切合實際, 便於實行了。

網友熱搜:于浩成 、《風雨憲政夢》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