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1月25日 星期三

朱嘉明這位經濟學家思考的不止是經濟

《內幕》賀蘭若整理

朱嘉明,與王岐山、翁永曦、黃江南曾並稱為北京四君子,1988年獲得中國社科院經濟學博士學位。1989年後在麻省理工求學、在澳大利亞經商,擔任過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的經濟學家。過去十年,任教於維也納大學、台灣大學,著有《中國貨幣史》等。但是,這位經濟學家,思考的不止是經濟……。2016年11月12日,他在紐約接受了明鏡電視記者何頻的專訪。

喜歡較勁的朱嘉明變了嗎?

何頻:嘉明,很抱歉啊,折騰了這麼半天,也只能在這麼簡陋的環境下錄影。因為你的時間很緊,很快就要上飛機飛到台北去,所以沒辦法去攝影棚,只能在很簡陋的環境裡錄影。

在做這個節目前,我想要講一些我們私人的故事。我和你認識已經30年了,我們現在講什麼事情,都是20年以前的事情,30年以前的事情。可見我們都已經老了。


朱嘉明(左)接受明鏡電視記者何頻採訪。

我們有很多朋友,很多朋友很不幸,已經離開我們故去了;有的朋友雖然還活在世界上,但是你再也不聯繫,你也不想聯繫;有的可能你還想聯繫,但是聯繫不上。不管怎麼樣,我們平時聯繫不多,但是好像每過一段時間,我們都會見面。無論你是去澳大利亞,去柬埔寨,還是去歐洲,還是去台灣,還是去中國,你都會到紐約來見面,或者我們以前在波士頓見面。

我們會談很多東西,談很多是非,談很多思想;你曾經成為一個政治組織的領袖,你們介入很多紛爭;我作為你的朋友,或者小兄弟,從來都沒有介入過任何紛爭。我們長時間保持著這種交往,這種交往更多的是,不能說是君子,也不能說是小人;就是你到紐約來,就會很自然地來找我;我就很自然地聽你到一些地方的感慨和想法;然後你匆匆忙忙地就走了。

平時我們也沒什麼聯繫,但是你的思想對我影響很大,很深,而且有時也讓我感慨人生。比如有一次去維也納,很冷的晚上,來接我們的火車,我們找一個餐館去吃飯,很晚,玩了好幾天。像我這樣沒有藝術修養的人,我們其他朋友就去聽音樂去了,我們兩個就找了一個好的咖啡廳喝咖啡,就聽你講維也納的歷史,講奧地利的歷史,講你的感慨。
※需會員付費訂閱才可看全部內文,若你已訂閱請先登入會員,若尚未訂閱請先至會員訂閱
網友熱搜:朱嘉明 、何頻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