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1月25日 星期三

中國能否成為泛亞洲思潮的主體?

《明鏡譯報》編譯 黃百若  泛亞洲思潮的威脅   另一方面,在亞洲地區(非全球性機構),美國也面臨到最艱困的抉擇──關於如何回應中國不斷增長的激進主義





特別是自1997年到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以來,當美國拒絕援助泰國、且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對該地區的援助條件過於嚴苛時,不少國家(包含中國在內)開始提倡亞洲區域結構,將美國排除在外。

根據《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分析,亞洲地區具有泛亞洲理念、談判思維和規範的悠久傳統,即便是在美國長期盟友且不信任中國的國家當中,所以除了中國日益上升的野心,根深蒂固的亞洲理念更威脅到美國在該地區的勢力。

以日本為例,由於日本對中國崛起抱持著質疑的態度,故有些人認為它應該和美國合作打擊中國所謂的新泛亞洲主義(new pan-Asianism),但事實上,日本以前就推動過泛亞洲理念。1997年,日本官員曾提倡建立亞洲貨幣基金(AMF),以對抗未來的金融危機,該提議促成今日的清邁倡議,即旨在維護東南亞和東北亞國家的國際收支平衡,並防範短期國際資本流動性不足的雙邊貨幣互換機制。

而經常被視為取代美國主導的泛亞洲貿易協議,“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也不全然是中國的想法。根據BBC和路透社報導,自RCEP成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的競爭對手之後,美國官員(包含前總統奧巴馬在內)便將其描繪成“中國欲改寫區域秩序來對抗美國”的例子。但故事並沒有那麼簡單。

需會員付費訂閱才可看全部內文,若你已訂閱請先登入會員,若尚未訂閱請先至會員訂閱
任何地方都可掌握中國內幕,《明鏡郵報》每日送至您郵箱。

明鏡書刊安卓App,世界領袖的電子書單。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