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1月8日 星期日

種族與國族牽動著中國海內外的問題

《明鏡譯報》編譯 施夷光  正崛起的超級強國中國,其看待種族以及國家地位的特殊視角,對國內外世界有著重大影響



是不是中國人 北京當局說了算

2015年底,五名在香港書店的經營者離奇失蹤,有一人很明顯是被中國內地特務從香港秘密地擄走,另有一人則是從泰國被挾持;後來五人都出現在中國的監獄裡,遭指控販售有關中國領導人秘辛的書籍。當中兩名書商分別持有英國和瑞典護照,但他們的權益並未受到尊重,根據BBC報導,英國和瑞典外交部曾向中國當局要求對其公民進行領事探訪,卻一直沒有獲得許可,只因中國認為這兩人本質上是“中國人”。

《經濟學人》指出,由此反映出北京當局的態度,不僅是這五名香港書商,甚至在某程度上,所有少數民族也都屬於“中國人”;當時中國外交部長王毅之所以回應“李波首先是屬中國公民”,或許是因為北京當局認為李波的“回鄉證(港澳居民來往內地通行證)”效力勝過其外國護照。自1997年香港回歸以來,北京當局一直堅信,在香港流有中國人血液的人皆是中國人民;於泰國失蹤的瑞典公民桂民海也被迫在央視上說:“我雖然有瑞典國籍,但是我真切地感到我還是一個中國人。”

在北京看來,這樣的做法合情合理,因為他們並不接受雙重國籍,但事實上,中國的司法界線常常模糊不清。《經濟學人》提到,中國法律先是規定,取得外國護照的人視同“自動”放棄其中國國籍,卻又矛盾地要求,個人必須執行“放棄”中國國籍的程序,提交其戶口登記文件與護照,獲得法定批准之後才能“放棄”。

即便桂民海的女兒表示父親已跑完所有放棄中國公民身分的流程,但北京依舊認為,桂民海的出生地與種族可以取代其外國護照。桂民海與李波都是漢族,而漢族佔了全中國所有人口的92%。


需會員付費訂閱才可看全部內文,若你已訂閱請先登入會員,若尚未訂閱請先至會員訂閱
任何地方都可掌握中國內幕,《明鏡郵報》每日送至您郵箱。
明鏡書刊安卓App,世界領袖的電子書單。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