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1月29日 星期日

“交往”还是“交锋”?中国对特朗普看法太过时


国内主流对特朗普的看法还宥于陈旧的视界,以为特朗普也会像克林顿、小布什和奥巴马一样,几个回合的交手后就会回心转意,会继续讨好中国。这种观点不仅自欺欺人,而且起严重误导作用。

过去几届美国政府与中国打交道奉行的是“遏制”加“交往”的政策,之所以如此,是因为:

一、中国还没有威胁到美元的国际货币结算地位。

二、中国经济的综合国力与美国还有较大差距。

三、中国军事实力与美国还有较大差距。

四、对中国的民主化进程有所期待。

美国对其自由民主的价值观无比自信,也天真有意地想向全球推广。他们相信中国的经济繁荣将使中国逐步融入世界经济,将使中国步入政治民主化的进程。所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把中国纳入了经济全球化的机制。然而在这个机制里,中美的核心利益冲突,不是什么台湾、南海、朝鲜半岛,而是财富如何分配。没有想到,经过几十年的太极功夫,中国将国际贸易体制里的财富搬空,美国成了输家。特朗普是美国体制里第一个意识到不能这样玩了的人,所以他说文明世界必须改变思路!

特朗普上台,过去几届美国政府对华政策思路将遭到彻底清洗,将放弃“交往”政策,改为“交锋”。看看特朗普组阁的群体名单,的确就是要拔刀的样子。中美贸易大战已经箭在弦上。这将是一场不对称的赌博,特朗普将压上全部政治身家性命于赌台,只能赢,不能输,否则美国会崩溃。同样,如果中国输了,改革开放30年的成果也将毁于一旦,不仅经济将崩溃,可能体制都不保。

特朗普上台后,中国可能将面对多个重大的国际关系的危机,危机烈度一点不亚于一战后二战前时的程度。中美贸易大战、台海危机、朝鲜半岛危机甚至将导致中美间的军事冲突。特朗普将从前“交往”变为“交锋”的思路,是因为:

一、中国过早暴露人民币企图取代美元的国际结算霸权地位的战略企图。

二、一带一路企图撬动欧亚板块,与美国争夺陆权和海权,威胁到美国的全球战略。

三、美国对中国的民主化进程不再抱有幻象。

四、中国向国际社会宣传的“中国模式”反而被西方认为是“中国威胁论”的国家社会主义。

特朗普在与中国正式开打前有一个战略布局,就是主动与一直暗送秋波的普京和解,与西方和解一直是俄罗斯自苏联解体以来的梦想。俄罗斯虽然是欧洲文化的末端,毕竟是西方文化和意识形态的一部分,产生过无数的文化巨人和璀璨的艺术,回归西方一直是俄罗斯的梦想,无奈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一直把这个粗鲁的野蛮人拒之门外。特朗普将一改前任孤立和制裁俄罗斯的政策,与俄罗斯和解,他太明白一个经济体只有广东那么大的俄罗斯根本不是美国的对手,却是中国的恶邻。俄罗斯也无意看见身边的中国崛起成为地缘政治对手,两普一拍即合。特朗普联俄绞杀中国的“反尼克松战略”已经成形。

当年尼克松主动与毛泽东破冰,从战略上一举破解中美两国的困局,为冷战的结束和苏联的垮台底定了基础。这次特朗普玩弄的是“反尼克松战略”,在战略上确实是一步高棋,而中国周围强敌环伺,麻烦的是中国手里可以打出的牌却不多。抬头望见北斗星,想起毛泽东与尼克松载入史册的历史棋局,还有邓小平再三强调的“韬光养晦”不出头的战略真是大的政治智慧。

中美交锋将是特朗普任期内的常态和二次冷战,绝不是国内智库一些人误解的那样在特朗普碰钉子后,他会走回到老路上来,中美关系更不是国内某个领导说的是夫妻关系,这些完全是自欺欺人的话语。

在一个达尔文的生物世界里,起主导性的是数学定律Power Law,它是权利和财富的分布。Power Law不仅是数学分布的表达,也是经济和政治分布的表达。它的社会意义的表达是,在一个大的历史节点,个体的特征和全局的特征具有自相似性,罕见的黑天鹅不仅会到来,而且可能决定着全局。特朗普正是这样的一只罕见的黑天鹅,虽然不受待见,却决定着全局。中国只有迅速地与时俱进转变思路做好应对,才能走出美俄合围的困局。

《周说》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