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1月15日 星期日

封我微信號,是捂著嘴的強奸,我并沒有從

  人們有權力知道,僅憑犯罪嫌疑人邢所長等人提供的證據,就可以定性雷洋接受了有償性服務?

魯難專稿

5月7日,雷洋失去了他鮮活的生命。

       12月27日,我失去了鮮活的微信號。

       除了幾千好友外,十三個聲援人大校友簽名群,十二個人大校友和北大清華蘭大山大等大大們的聯誼互動群我也同時失聯。

       為所有簽名人士提供無償法律援助的“人大魯難法律援助團”微信群失聯。

       有百余名大噶寫手大V媒體人攜手聚義的“人大魯難媒體援助團”微信群失聯。

       親人失聯。

       遠在英國的女兒不知我發生了神馬事。

       而此時,不少人趁機急于散布“人大校友沒聲了”、“雷洋簽名停止了”。

       或許,只是誤解。

       或許,他們并不知道,有人封了我的微信號,像是一只臟手捂住了我的嘴,另一只在強奸我,------這不是大保健。

      但我并沒有從。

      封了我的微信號,并不等同于告訴了我雷洋案的真相。相反,我更想知道,用空前高額的人道援助金,想隱瞞什么?是誰給了你們膽子,敢于頂著“依法公開處理”的批示,欺上瞞下,瘋狂刪帖,瘋狂封號,你們還有多少人要欺瞞?

      關于如何殘暴地打死雷洋,在不起訴決定書中描述的夠詳細了。而雷洋如何在8分鐘里完成進屋、出屋,講價、給錢,戴套、去套,脫衣、穿衣,初食、食即、食甚,而后砰的一炮的過程語焉不詳。我們總不能相信犯罪嫌疑人的話吧?封了我的微信號,并不等于免除了你們要向全國人民講清楚的責任,恰恰相反,人們更有權力追問了。

       人們有權力知道,僅憑犯罪嫌疑人邢所長等人提供的證據,就可以定性雷洋接受了有償性服務?

       人們有權力知道,是誰安排犯罪嫌疑人邢所長,到“裝墊台”也就是嘻嘻體位(cctv),去到“背景台”也就是鼻涕喂(BTV)去向全國人民撒彌天大謊的。

       周強院長剛剛說過,你們不要搞三權分立,即網絡造謠權,廣播造謠權,電視造謠權,說的都是你們一伙人。

       習主席剛教導你們,今年要維護好政權安全。你們這樣做是在與大眾作對,是在危及政權的安全,小心習主席踢你們的屁股。

2017年1月15日

 (作者為中國人民大學新聞系78級)
網友熱搜:雷洋 、魯難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