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1月6日 星期五

中國如何填補城鄉教育鴻溝?

中國農村學生的表現總是比城市同齡學生低落,當領導人正努力推動中國經濟轉型,從依賴製造工廠到以服務和知識為主的經濟時,國家的社會與教育政策卻一步步摧毀農村兒童的野心與抱負



《明鏡譯報》編譯 張洛尹

彷如儀式一般,自2000年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正式推出國際學生能力評比PISAthe 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進行跨國學生評鑑以來,每三年都會公布測驗結果,中國學生的優異表現往往超越美國學生,令華府相當擔憂。

城鄉教育落差大

2009年,上海首度參加PISA評比,拿下閱讀、數學和科學領域三大冠軍,當時奧巴馬總統說,美國迎來了另一次的斯普特尼克時刻Sputnik moment,又稱衛星時刻,意指遭遇強勢競爭的威脅),需要立即採取行動。BBC報導也指出,2012年的PISA評比,上海學生再度排名首位,美國學生與其他國家相比表現平庸。

不過,最新一期PISA測驗結果卻出乎意料之外。201612月初,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發布了2015年度PISA評比報告,中國學生的數學排名掉到第六名、科學排名第十、閱讀排名27。這期間究竟發生了什麼?

彭博社專欄作家艾明德(Adam Minter)撰文指出,答案其實很簡單,因為2015年舉辦的PISA並不像先前幾次只有上海的菁英學生參加評量,而是含括了北京、廣東和江蘇等地的學生,因此使得整體成績下滑。這樣的結果凸顯出重要的問題:中國的教育制度內含不平等因素,對學生、學校乃至於整個國家經濟都產生了深刻影響。

受教機會不均是中國百年來的挑戰。艾明德分析,傳統上,大多數中國人都居住在農村,人民花在教育上面的時間、金錢,甚至是需求皆相當有限。從1950年代開始,中國政府大規模提高國民識字率,努力建設文明的現代化勞動力,1950年至2001年期間,中國識字率從20%增加到85%以上。

中國政府雖於1986年通過了九年義務教育計畫,然實踐上並不容易。雖然中央政府分配了一些資金到各地學校,但大多數所需資金仍皆來自於當地政府。在某些富裕城市如上海,九年義務教育的實施效果良好,許多學生都能平等地接受教育,但在農村的情況卻並非如此──偏遠鄉下學校的資金拮据,有些學校連書桌都供應不起,更遑論上課必備的教科書籍;農村教師的薪水通常只有城鎮教師的三分之一,前提是如果真能領得到薪水的話。

2014年到2015年間,中國城鄉教師薪資不公的問題浮出檯面,鄉村教師的罷工與抗議行動至少達168次。BBC與《紐約時報》報導,2014年冬天,數千名黑龍江教師因不滿工資過低和強制繳納養老保險金,而爆發罷工停課情事。

諷刺的是,隨著中國經濟繁榮,城鄉教育差距問題卻日益惡化。艾明德指出,大量的就業機會湧入城市,數千萬名中國人從貧困鄉村遷移到大城市工作,由於嚴格的戶籍管理制度,移工子女不得在城市公立學校就讀,所以移工父母只剩下兩種選擇:一種是讓孩子就讀當地城市開放給移工子女的學校,教學品質往往不及城市學校;另一種只能讓孩子留在鄉村,讓祖父母或親戚照顧,他們被稱為留守兒童

需會員付費訂閱才可看全部內文,若你已訂閱請先登入會員,若尚未訂閱請先至會員訂閱
任何地方都可掌握中國內幕,《明鏡郵報》每日送至您郵箱。
明鏡書刊安卓App,世界領袖的電子書單。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