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1月12日 星期四

文革研究的學術史脈絡

王海光

【《大事件》编者按:本文为作者向2016年6月在美国加州举行的文革50周年国际研讨会提交的论文。後收入《文革五十年:毛泽东的遗産和当代中国》(明镜出版社)。本刊经授权转载於下。原文注释,因故删略。】

对文革做出“彻底否定”

2016年是文革发生50周年,结束40周年。此时,总结一下文革史研究的历史,梳理一下当前研究中的问题,展望一下文革史的研究前景,应是一个比较恰当的时间点。

历史不是单纯的流逝的过去,而是现在对过去的重新构建。如何构建过去的历史映射,体现了一个时代的理性能力。意大利哲学家克罗齐有句名言:“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此为学界引用最多,歧义最多,批评也最多的话。但在文革史上,这句话却是非常贴切的。文革史搭接着过去、现在、未来的三界,与社会发展的关联度高,与时代变迁的互动性强,有着与众不同的学科特点。

首先,文革史的学科形成与中国改革开放的起步是同时发生的,学科问题与中国社会转型的关联度很高。中国的文革研究工作,开始於文革後的拨乱反正时期,起步在1980年代的思想解放运动,开拓於中国的改革开放时代。1981年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历史决议》,对文革做出了“彻底否定”的政治定性,在此基础上确立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政治底线。1980年代,围绕着中国改革开放的直接选取,左右之争非常激烈。但无论如何激烈,没有人会赞成回到文革。这是“六四”以前中国朝野上下一致的共识。

中国改革开放几十年来,中国社会发生了巨大变化,经济上获得巨大发展,但政治上僵化如故,社会转型的问题多多,社会阶层分化相当严重,这使文革研究呈现了非常复杂的局面。一方面,改革开放让人们享受到了市场经济的优越性,证明了毛泽东左倾社会主义的虚妄,看到了中国发展的未来方向;另一方面,中国改革显失公正的问题十分突出,也会促使人们对文革发生原因的反思。至今中国社会仍然还没有走出文革的阴影。从这个意义上讲,文革史既是历史,也是现实;既是政治,也是学术。


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历史决议》,对文革做出了“彻底否定”的政治定性,在此基础上确立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政治底线。
※需会员付费订阅才可看全部内文,若你已订阅请先登入会员,若尚未订阅请先至会员订阅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