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2月1日 星期三

新年新政治 國民黨卻還活在舊時代


和其他新興的第三勢力相比,國民黨顯然還活在舊時代;但對年輕人來說,卻不失為一個見證活歷史的機會。(資料圖片)

妖西 實踐哲學家

國民黨黨主席選舉逐漸進入白熱化,近日更傳出詹啟賢不只要參選黨主席,還要選總統的消息。好不熱鬧,卻難以振奮人心。作為一個日暮西山的第二大在野黨,其實不管誰選上黨主席,差別只在能將國民黨的邊緣化推遲多少時間,不再重返執政榮光。

對台灣的民主發展與人民幸福來說,洪秀柱若能繼續擔任黨主席,以穩定腳步讓國民黨新黨化,當然是最好的結果;若是郝或吳出線,事情會棘手些,國民黨在台灣政壇勢必多亂個幾年。

細探國民黨黨主席選舉,我們可以發現省籍族群仍舊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像詹啟賢這種國民黨栽培出來的本省籍菁英,基本上一點選上的機會也沒有。和其他新興的第三勢力相比,國民黨顯然還活在舊時代;但對年輕人來說,卻不失為一個見證活歷史的機會。

由於國民黨的外來流亡本質,外省統治權貴在人數上是相對少數,為求順利統治台灣,很早就有計畫有系統地在培育本省籍菁英,情況類似滿人的大清帝國起用很多漢人為臣。此一策略事後來看明顯是有效的,台灣人在全世界最長的戒嚴與白色恐怖下,乖乖地給國民黨硬是統治了五十年。

不過,外省統治權貴心底很清楚,栽培本省菁英的目的不在促進台灣島內的族群平等與和諧共榮,而是一種統治的策略,所以大部分的特權仍舊是外省權貴享用,多的屑屑才分給別人;本省菁英在國民黨內想求發展,到一定程度就會遇到天花板。

這樣一種不平等的族群權力結構在台灣社會已經隨著解嚴、民主化逐漸消失只剩下遺跡,新一代的天然獨身份證上沒有省籍,腦袋裡更是沒有那個東西。但對國民黨的鐵桿支持者(比方說,黃復興黨部)與權貴們來說,要他們把票投給一個只能當奴才的本省人,心理的障礙不是我們年輕一輩可以想像的。

也是這樣一種深植心理的不平等族群意識,所以講台語的阿扁當選總統對他們來說情感上無法接受,認為阿扁「竊國」,把他們的國家給偷走了,一直恨阿扁恨到現在。

有這樣一段不平等的族群權力歷史,本來是台灣的悲哀,但時空回到現在,我們卻也得感謝國民黨還有那麼多腦袋過時的支持者,讓年輕一輩有機會瞭解與醒悟,讓國民黨統治的台灣徹底走入歷史。

東網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