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2月1日 星期三

覆巢下的雞蛋


繼李波之後,又再發生肖建華懷疑被內地當局在港強行帶走的事件,在在顯示一國兩制的薄弱。資料圖片

新正頭,中共又給香港送大禮,肖建華疑似「獲邀」返回內地接受調查。目前這理所當然看似一宗無頭公案,各方引消息指肖建華身在北京,家人報案後又銷案,他本人就一再發聲明,聲稱在「國外養病」,煞有介事強調自己「無事」。

香港的執法部門則一如所料輕輕帶過,相信警方即使調查也會不了了之,君不見林榮基報警至今石沉大海,李波用「自己的方式」偷渡回大陸亦「證據不足」不予起訴;這次肖建華一沒有偷渡洗頭艇,二自行辦妥出入境手續,依法依例離開香港,港府自然更大條道理視而不見;建制派亦可以振振有詞說「睇唔到跨境執法」(李慧琼語)。

然後有朝一日,肖建華會出現在某些電視台,或在街上被某些報章記者「偶遇」來個獨家專訪,他會自白「原來」他犯了某某罪做了某某錯事,現已真心悔改,他是自願配合大陸當局調查,一切合情合理依法依規。

一個人被強行帶走,但他所犯何罪身在何處,何年何月會重見天日,全部是個謎,家屬噤聲,大陸用語叫「被失蹤」。

分別只在於,上次銅鑼灣書店出了漏子,鬧成國際事件落了中央面子,甚至引發外交風波,後來更走出了一個林榮基爆大鑊,證據確鑿;這次肖建華就在操作上做得更完善,以免落人口實。中共還玩了一手「公關騷」,在肖建華事件開始鬧大的當下,安排廣東警方高調移交殺空姐衣櫃藏屍案的疑犯,還有中央電視台直播過程,10月被捕現在才引渡,分明是回應肖建華事件,擺出一副「一切在陽光下進行」的姿態,此地無銀更見心虛。

銅鑼灣書店事件過後,還有人對中共存有一些美好想像,認為事件只是個別地方執法單位亂來,而非中央之願;肖建華事件的「優化」操作和其他公關表演,在在印證來港抓人這回事,並非個別例子,而是中共的慣性動作,在枱底還有多少個李波和肖建華在港被失蹤,根本沒有人說得準。

英治時期,不少港人的父祖輩,將香港視為逃避中共統治的避難所,八九民運後,黃雀行動以香港為基地,營救數以百計大陸民運人士,再經香港偷渡到外國,依靠的就是僅一河之隔的香港,是中共黑手未及之處。

主權移交初年,港人曾一度天真地相信,中共會開明治港,《基本法》和一國兩制是人身安全自由的有效保障,但種種證據都說明,這只是一廂情願。連持有多國護照、有保鑣護身的富商,都可以在香港這個所謂金融中心的核心地域憑空消失,香港是中共治下僅有的「安全港」這個假象,已經完全破滅,而我們都不過是這個覆巢下的雞蛋。

林彥邦  傳媒工作者

香港  蘋果日報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