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2月2日 星期四

習近平@特朗普-縱君虐我千百遍

Bildkombo Donald Trump Xi Jinping
英美學者將特朗普與毛澤東進行比較。時評人長平認為,這未免捨近求遠,比較特朗普和習近平更有意義。

"縱君虐我千百遍,我仍待君如初戀",這句網絡流行語,很有可能成為習近平與特朗普的關係的描述。在當選總統之前,特朗普多次宣稱中國是美國的敵人,可是他仍然得到大批親中共政府的華人的支持;在當選總統之後,特朗普罕見地與台灣總統蔡英文通電話,並赤裸裸地拿"一中政策"威脅中共,但是中共宣傳部仍然下令媒體避免報導對特朗普不利的消息,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還楚楚動人地說,"中美雙方都應當試圖成為朋友和夥伴,而不是對手或是敵人"。難怪網民們感慨千萬:當美國把中國當朋友的時候,中國宣稱美國是敵人;當美國把中國當敵人的時候,中國則要和美國做朋友。一個人對另一個人要愛得多麼深沉,才能如此堅強?

2013年3月習近平訪問俄羅斯時對普京說:"我覺得,我和您的性格很相似。"他感嘆蘇共垮台時"竟無一人是男兒",顯然是把當時也沒有站出來的克格勃干將普京排除在外的。特朗普在競選前後多次對普京讚賞有加,他的勝選背後甚至可能與普京有不可告人的勾當。這些並不是巧合。英美學者將特朗普與毛澤東進行比較,未免有些捨近求遠,忽略了習近平那雙始終含情脈脈的眼睛。

特朗普抄襲習近平的政治口號

在這個關係中,特朗普並不總是一個被動者。人們一再留意到他的妻子梅拉尼亞•特朗普在演講中抄襲別人,其實特朗普本人就是一個最大的抄襲者。我曾經指出,他的競選口號"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和習近平的政治口號"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可以中英對譯。清華大學教授 閻學通上週在《紐約時報》撰文也稱,這兩個口號含義相同:兩位領導人都承認自己的國家衰落了,他們要恢復國家在歷史上最輝煌的地位。可惜閻學通教授沒有說明的是,他以前的著述中從來都認為中國正在偉大崛起中,可沒什麼衰落。特朗普夢想他的美國也有這樣順風倒的學者。

當然,"振興中華"、"重鑄偉大的德國"之類口號,並不是習近平的發明。煽動民粹主義,是專制者的慣用伎倆,希特勒用過,毛澤東也沒客氣。習近平和特朗普共同傾慕的普京,高舉民族主義大旗,讓國人相信他會"實現俄羅斯民族的偉大復興",或曰"Make Russia Great Again"。這也是為什麼,中國網民發現特朗普的就職演說不過是中國人耳熟能詳的"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外國敵對勢力亡我之心不死"的拙譯英語版而已。然而,在當下既能享受從全球化中受益,又能以民族主義煽動民眾的人,除了特朗普和習近平之外並不多見。習近平把女兒送到哈佛讀書,卻禁止國內高校講授"西方價值觀";特朗普的生意遍佈世界,卻勢欲閉關鎖國。

不管特朗普在築牆方面如何大刀闊斧,氣勢如虹,在習近平面前他都是一個小學生。中國政府早就做到讓微軟建牆,微軟付費;讓Facebook建牆,Facebook付費。

習近平和特朗普都表現出過人的"勇氣"。習近平反腐打掉了一大批前任們豢養、縱容的"大老虎",而特朗普以前所未有的粗暴挑戰了"政治正確",支持者都拍手稱快,並對他們懷有更大的期待。有人期待習近平大權獨攬之後,果斷地深化政治改革,實現民主轉型;有人期待他獨吞南海,威震四鄰,稱霸寰宇。對於特朗普,人們要麼期待他繼續搗毀建制派,進行徹底的革命;要麼期待他勁揮小拳,讓中國學會遵守國際規則。我想要指出的是,他們需要境外的敵人來煽動民眾,但是往往欺軟怕硬,所謂"柿子揀軟的捏"。習近平在南海的表現可見一斑,特朗普的旅行禁令也不例外。

惺惺相惜,互贈大禮

詩云:"嚶其鳴也,求其友聲"。習近平上台後,花了很大的功夫讓西方政治閉嘴不談人權問題。美國歷屆總統候選人及當選總統中,特朗普是唯一的幾乎不談人權、自由和民主的人。他的言論及作為,都成為中國政府長期對中國民眾灌輸的教育的有力例證:西方民主是虛偽的,政客們寡廉鮮恥地攫取權力和維護權力理所當然。因此,從一開始,中國媒體和海外親共人士就為特朗普叫好。特朗普勝選之後,中國立即送上一份大禮:讓他贏了一場在中國打了十多年、屢戰屢敗、並已終審判決的商標註冊官司。

特朗普不會滿足於此,轉而以台灣問題來挑釁。中國當然感到棘手,但是與此同時,一個貪婪的商人讓北京感到放心。習近平自然不希望貿易戰讓中國經濟受損,但是他對特朗普送的這份大禮感激不盡:再也沒有一個超級大國從政治倫理上挑戰中共政權合法性了。經濟再差,能差到毛澤東時代餓死幾千萬人的狀況嗎?那時候中共政權都穩穩當當,今天習近平著什麼急呢?

牙齒和舌頭都會打架,更何況好不容易對上眼的中美政府。相信習近平會有足夠的耐心,等待著特朗普回心轉意。但是,他也一定暗自擔憂:倘若真的成了敵人,知己知彼的雙方難免一場惡戰。而且,如果美國的民眾抗議、大眾媒體及法律制度等權力制衡機制最終阻止了特朗普為所欲為,習近平將會感到兔死狐悲的無限淒涼。

長平是中國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作家,現居德國。

德國之聲中文網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