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2月1日 星期三

老虎吃人與制度吃人


可惜這個人沒喝酒,也可能喝酒也沒有武松的本事,結果被老虎咬死。

木然 遼寧師範大學教授

今年過年,發生一件事,就是一個男人跑到動物園裏去。人看到了老虎,老虎也看到了人。可惜這個人沒喝酒,也可能喝酒也沒有武松的本事,結果被老虎咬死。老虎的命也因此不好,被打死。

這件事出來,不但激發了人們的討論,而且很熱烈,熱烈到被刷屏的程度。

在這件事出來的同時,人們對特朗普總統的行為也是議論不止,好像美國的事,就是中國的事。但中國的人,卻沒有成為美國的事。特朗普總統給這個國家領導打電話,和那個領導人會談,到目前為止,既沒有給中國領導人打電話,也沒和中國領導人會談。這讓中國人感到很沒有面子。

這兩件事,本來沒有什麼必然聯繫。要放在一起,想起來,也是有聯繫。

毛澤東當時對青年人說,你們要關心國家大事。現在搞不清甚麼原因,青年人似乎都不關心國家大事,卻愛關心世界大事。也可能是通過世界看中國,也可能中國本來就沒甚麼大事。活着開心就好,至於是不是自私自利,只要沒影響到別人,別人還真管不著了。

國家大事不關心,老虎咬死人的小事卻興趣不減。一會說是動物園的責任,一會又說是人的責任,一會又說雙方都有責任,一會又說咬死人活該。反正說甚麼的都有,說這事安全,誰也不會因為說這事喪命。

要是說別的,那命還真不好說。好幾個說毛澤東的,指評毛澤東錯誤的,不是丟了工作就是生命受到威脅。看來中國是有言論自由的,議論世界有言論自由,議論老虎有言論自由。這言論自由還真是健康有序的,符合法治精神的,符合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

言論自由是官方規定的,哪個地方可以言論自由,哪個地方可以不言論自由,都由官方說了算。比如,春節聯歡晚會就不能評,如果真要想評,別說話,在家裏邊看邊叫好,或者不自覺地把手舉起來,拍拍巴掌就行了。

鄭永年先生最近有一篇文章,說中國已經開始了全面的「反」意識形態運動,逢西方必反,反的目的就是維護意識形態安全,重建意識形態。

意識形態這個詞,在馬克思那裏是貶義詞,現在變成了褒義詞。這倒也沒甚麼,原來民主也是一個貶義詞,現在民主也變成了褒義詞。只是褒義詞裏包含着美好,西方的東西,有好的,好的就拿過來。有壞的,壞的就扔掉。好的都是我們的,壞的都是西方的。意識形態包含着西方的美好,那就是好上加好。

結果呢,總有人對西方的意識形態充滿着敵對性思維,凡是西方的,就是不好的。這邏輯就有問題的,馬克思也是西方的,是不是也一起扔掉呢?不扔掉馬克思,這邏輯就不徹底,這邏輯才走了一半就停下來,總讓人不滿意。

掀起「反」意識形態運動的結果,就是人們不敢關心國家大事,不敢認識錯誤,不敢承認錯誤。

過去有一句說,就是苛政猛於虎。人都不敢說話,那就是制度出了毛病。制度出了毛病,得修。如果不修,如同車行在路上壞了,那就得拋錨。如果車行在高速路上壞了,就會有生命危險。

人們都希望加強法治建設,都希望憲法保障言論自由落在實處。這對社會個人有利,也對國家有利。否則經濟發展了,言論自由沒有保障,天天沒事討論老虎,那真是吃飽了撐的。

東網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