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2月1日 星期三

應該揪鬥川普粉嗎?


自川普當選以來,中國自由派很多人對其毒性及其惡劣後果的揭露就不絕於耳。

吳戈 國際時事軍事評論員

自川普當選以來,中國自由派很多人對此人的毒性及其惡劣後果的揭露就不絕於耳,這當然是有益的,但至今這些朋友對美國「禮崩樂壞」的悲切和憤恨仍居高不下,以致對「川普粉」幾乎要雖遠必誅。然而激動之中,他們竟然顧不上對這些人有所區別。

最搞笑的就是川普選民的最大多數—美國藍領,人家維護自身利益,行使選舉權,中國人根本無從批判起。於是美國華裔中的川粉首當其衝,其實他們也不過是選舉政治中層出不窮的「上當者」而已,要批他們恐怕更得批民主黨工作不力吧。

在中國公眾中間,最早支援川普的是大批小粉紅,他們支持川普完全是因為川普是希拉蕊的對立面,而希拉蕊鼓吹的民主自由等西方價值觀在他們看來將禍害中國。川普上台前後一系列對華強硬言論,特別是對中國幾個「核心利益」的強烈刺激,已經使這群孩子傻了眼。因而他們也主要受到嘲笑而不是批評,一些自由派分外痛心疾首的其實是本派內部的「鄉願」。

可是,這些人根本不能簡單說成「川普粉」,更並非支持其價值觀,而是要麼認為川普的強硬對中國的前途有利,要麼認為川普會被美國的制度所約束,不必太擔心。還有一種中立邏輯—「不強烈反華在美國就沒機會當選總統,為自己國家利益努力的人沒什麼好指責的,做強自己才是硬道理」—因過於幼稚,幾乎可以忽略。

那麼,前兩種「川普粉」有多值得批判?如果看不穿川普,不能徹底否定川普,就該被批判甚至開除嗎?這除了顯示批判者理論紮實、立場堅定、隊伍純潔,還有什麼別的用處?對已然成為世界最強民主政體合法總統的川普,只能看清其「壞透頂」的本質,加以堅決地鬥爭,應該組建中國自由軍去美國踢開國會鬧革命嗎?

其實,這無非是不同主題交錯引發的思路混亂。首先,中國當前的主題是甚麼,大家有目共睹,這方面世界上已有不少經驗可資借鑑,川普造成的美國困境是破壞了一個現實中的楷模,但英雄遲暮並不妨礙我們學習其一生之精髓。即使中國也有一些社會進程與美國同步,由於缺課,某些領域的平等和自由問題已然複雜化,但怎麼也不至於動搖和取消了當前的主題。

因為對西方民主理論和實踐的深度學習、研究和參與,中國相當一部分海歸知識分子其實胸懷國內和國際兩個世界的命運,要救中國也要救美國救歐洲,對此我沒有異議,只是建議一碼歸一碼。如果你堅信美國制度已完全無法制約川普,從而對美國制度絕望,更應該考慮把中國的事放一放,先去修燈塔。把中國的主題變成批川普、保衞燈塔至少是有害無益的。

其次,混亂的根源之一是川普能把美國毀到甚麼程度尚不明確。其來勢史無前例,但美國制度和社會也的確遠未到山窮水盡和束手無策之境,一切都才剛剛開場,是否還是再觀察一下?他能只以美國賺到錢、藍領充分就業和壞人進不來這類膚淺的標準來判斷美國根本利益,同時將美國堅守的一切價值、原則和秩序摧毀殆盡嗎?美國的大規模衰落、迷茫和動盪並非沒有發生過,卡特時期蘇聯也沒有贏得冷戰。而川普會在中東四面出擊,使美國陷入越戰式的泥潭嗎,都值得再看一看。

因此,在內外巨大的不確定性和爭議中,我們最需要清醒的只有一點:最值得我們關心的永遠是中國向何處去。

中國的現實是—雖然普世價值在相當一部分國民中深入人心,但絕大多數國人還從無機會經歷過成熟的民主社會,對民主、自由和平等在實現中的複雜性毫無認識,更談不上甚麼西方政治學學理,對川普着急不起來很正常,這也恰好說明中國和美國正在發生的即使存在明顯的互動關係,畢竟不是一回事,我們的當務之急並非美國正在遭遇的這些複雜命題。

當然,中國的走向與外部影響和壓力關係巨大。目前這一點也富於多面性,有人擔心川普為了現實利益根本不在意價值觀,這讓中國倒退力量充滿投機心態,認為此人有錢就能搞定。對中國進步力量來說,又有另一種擔心,川普雖然客觀上對中國倒退力量構成巨大壓力,着力點卻在中國國家利益上,壓力或將體現為中國國家層面的節節敗退,屆時在這一點上如何應對民族主義情緒彌漫的公眾。如果川普把美國搞得一團糟,也可能既使中國進步力量失去援手,又因美國昏招迭出而使中國倒退力量在對外層面找到可乘之機。

不管我們如何看待,這種多面性,特別是價值觀與現實利益的錯位恐怕才是國際政治的常態,唯有因勢利導而已。

東網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