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2月25日 星期六

挽救經濟危局,習近平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李克強所推行的克強經濟學是失敗的。

仁蘇羅 專稿

本系列文章主旨是分析習近平先生為了挽救中國經濟危局而極力推行的供給側結構性經濟改革,但是由於自農曆新年前外逃美國的爭議人物郭文貴首次主動接受明鏡傳媒長篇專訪透露自己要揭發中共高層的“四大高官”,特別是幾天後明鏡再次披露更具影響力人物資本大鱷肖
建華被中共暗箱操作弄回大陸協查,海外華文媒體甚至連美國《紐約時報》、英國《金融時報》等美英主流媒體都幾乎將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這些人,特別是這些人背後涉及的十九大前中共最高層派系政治權力爭鬥上,筆者也無法免俗在此先略帶一二。

郭文貴肖建華之類白手套在90年代以來特別是入世後中國經濟真正大幅增長後的中國數不勝數,本身並無特別之處,其影響力之所以能遠波海外,無非就是這些人是中共中央最高層的白手套,而地方省級市級縣級乃至鎮級村級領導的白手套的影響力只能局限於當地,被當地的低層官員和底層平民茶餘飯後作為談資津津樂道。

在筆者看來,縱然中共最高層的爭權奪利中的各種陰謀詭計、機關算盡遠比《紙牌屋》等美國好萊塢一流電影更加驚心動魄、精彩曲折,但是如果站在更高層次,用一種超脫的眼光來看,這些高級白手套事件所產生的真正實際影響力就如那些低級白手套差不多,僅僅成為一種消遣的談資而已,短時間內博取人們的眼球,酒局飯局結束之後,說的人聽的人傳的人都仍然該幹嘛還幹嘛,進而言之中共乃至中國該怎樣還怎樣,這些事件對於整個中共政權的歷史發展演變乃至整個中國的歷史發展演變影響力也不過是點點漣漪。

回想一下中共政權當年文革權鬥、鄧陳等元老派與華國鋒胡耀邦趙紫陽的權鬥、江胡權鬥乃至薄熙來王立軍事件等,在當時都是被看做影響中共政權乃至中國的命運的最重要事件,但是從事後多年來看,中共政權乃至中國的命運本質都沒有改變,只不過是短時間內的發展方向和表面現狀的改變而已。再進一步說,比如滿清等古代政權的各種改朝換代或者一朝天子一朝臣的局勢也是如此,典型的比如雍正繼位前包括繼位後為爭奪鞏固皇位皇權而與各個太子黨進行的各種驚心動魄的權鬥,以及勝利後各種懲治貪腐革新吏治而與各個貪官汙吏文臣武將進行的各種軟硬兼施的權鬥,短時間內改變了滿清政權的狀況,但是都無法改變滿清政權乃至中國的命運,這類涉及古代當代最高層權貴的權鬥恰如廬山煙雨浙江潮,雖然精彩,但是看的多了,也不過只是廬山煙雨浙江潮。

出於某些因素考慮,此系列暫定分成三篇,第一篇為簡要回顧一下改革開放以來中共對於中國經濟發展的作用,第二篇為李不重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導致習怒而奪取最高經濟指揮權,第三篇為從新常態到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習近平經濟學一直沒有找到中國經濟難以轉型升級的真正關鍵原因。當然有些內容涉及範圍太大,單是其中一個觀點可能就能寫出一篇系列文章甚至一本書,但是篇幅有限,而且此係列文章只是點評性質而非學術專論,許多地方只能點到為止不詳細展開了,掛一漏萬在所難免,如有機會以後筆者再另外撰文詳細闡述。

(《習近平經濟學重蹈李克強經濟學的覆轍》連載1)
網友熱搜:習近平 、供給側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