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2月27日 星期一

老百姓怨左不怨毛的糾結心態

王海光

虚无主义的最佳拍档

另一方面,由於意识形态制约和商品大潮的冲击的双重作用,社会上出现了明显的历史遗忘,乃至出现了历史记忆的集体断层。许多文革後出生的年轻人,对文革历史已是非常陌生了,对前辈谈及的文革情景恍如隔世。而体制内新一代官员对文革历史的记忆空白,意识形态管理体制的僵化,更是给历史虚无主义的泛滥创造了体制条件。
在意识形态管控下,教科书版的历史虚构主义知识得到全面普及,文革极其丰富的历史教训被简化为几句政治结论。由於文革的历史面目模糊不清,加上社会不公的矛盾激化,体制的腐败程度日益加深,一些社会底层民众错误地把文革当做维护民众权利的历史符号,拥护文革的声音越来越强烈。从这个意义上讲,历史实用主义正是历史虚无主义的最佳拍档。

在意识形态的严密控制下,国内文革史研究的处境十分尴尬。官方的史研部门也不能越雷池一步。90年代末,邓力群创办的当代中国研究所曾计画进行文革专题的研究,但很快就被停止了。民间的文革史研究甚至被认为是异端,政治风险很大。1999年8月美国华人学者宋永毅在国内收集文革小报等民间文革资料时,被中国安全部门逮捕,理由是向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文件。该事件为1990年代文革史研究划上了最後的句号。

第四阶段:文革研究的开拓阶段。

从21世纪以来,文革史研究进入了别开生面的新阶段。外部的政治社会条件,内部的学科发展条件都有了与前不同的重大变化。

这段时期被称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新时期,经济上高速增长与政治上日益保守的体制性矛盾进一步发展,社会严重撕裂,体制言行不一,原有的社会问题更加膨胀。权贵资本主义的社会现实和空头社会主义的虚假口号,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分配不公更加严重,贫富差距更加扩大,官员贪腐更加肆无忌惮,弱势群体更是求告无门……,中国改革的共识已经破裂。这种情况下,许多人回首历史,重新解读文革,试图从中找到解决现实问题的答案。一些底层民众则把毛泽东作为维护民众权益的权威象徵,寄予了许多假定的意象。这是民间文革热的现实社会动因。

邓力群
※需会员付费订阅才可看全部内文,若你已订阅请先登入会员,若尚未订阅请先至会员订阅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