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2月3日 星期五

珍寶島事件後,林彪似乎又回到了戰爭年代


珍寶島事件。

舒雲

格外關注伊爾庫茨克

備戰問題,最早提出來的是毛澤東。

1964年以後,中蘇邊境糾紛增加,蘇聯邊防軍不斷對中國邊防進行挑釁,尤其是黑龍江烏蘇里江的珍寶島地區,發展到用棍棒打傷中國邊防軍,並搶奪槍支。1968年下半年,竟然用裝甲車碾壓,並開槍射擊,打死打傷多名中方人員。軍委辦事組不斷將邊境報告報給林彪、周
恩來請示是否可以採取措施,以保證我方人員的安全。毛澤東、林彪主持召開了兩次政治局緊急會議,決定對蘇聯的挑釁給予堅決回擊。1969年1月,瀋陽軍區制定了作戰方案,成立了邊防鬥爭指揮所。

3月2日,珍寶島戰鬥打響,3月15日珍寶島再次爆發戰鬥。毛澤東說:“要準備蘇聯占瀋陽。把瀋陽、哈爾濱、長春都讓給它,我們準備住鄉下,不給它一點面子它是不來的。”

4月28日,毛澤東在中共九屆一中全會上提出“要準備打仗”。6月、8月,新疆裕民縣的塔斯提地區和鐵列克提地區又因蘇軍入侵發生了中蘇武裝衝突。

蘇聯在中國北方陳兵百萬,甚至進行核恐嚇。蘇軍《紅星報》文章,稱要給中國以摧毀性的核打擊,蘇聯國防部長格列奇科在蘇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上提出:“一勞永逸地消除中國威脅。”8月間,蘇聯官員曾就對中國發動核襲擊一事徵詢美國的態度,並在東歐一些國家試探。蘇聯國防部第一副部長扎哈羅夫說:“蘇聯戰略火箭部隊隨時準備立即行動”,“出其不意地進行打擊”,“使敵人措手不及”等。國際社會普遍認為,蘇聯已做好發動一場針對中國的“外科手術”式的打擊的準備,並報極有可能對中國實施全面大規模的進攻。各種跡象表明,珍寶島事件後,蘇聯日益加緊對中國的戰爭威脅。

面對蘇聯日益加緊的戰爭威脅,全國性的戰備工作很快進入高潮。6月至9月間,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召開一系列戰備會議,研究制訂作戰方案。

蘇聯在加緊戰備的同時,又急於與中國進行談判,建議10月10日起在北京舉行中蘇邊界問題談判。而這時蘇聯已經進入高等戰備狀態,蘇聯的火箭部隊已經完成出其不意地打擊中國的部署。軍委辦事組分析,今冬邊界的武裝衝突極大可能升級,甚至中蘇、中蒙邊境的全線緊張,也存在由邊界戰爭逐步發展成為大戰的危險。毛澤東說:“要準備對付突然襲擊。”林彪說:“準備突然襲擊這個警惕性是應該有的,沒有這個觀念,要吃大虧。用各種方法欺騙敵人,實行突然襲擊,這種軍事上的一個原則,難道我們的敵人會不照這個原則去做嗎?”根據當前形勢,中央軍委將1969年冬天作為戰備重點時間,首先做好國慶日期間和預定談判開始前後的戰備。也就是說,中國的戰備也開始進入突擊性的臨戰狀態。
※需會員付費訂閱才可看全部內文,若你已訂閱請先登入會員,若尚未訂閱請先至會員訂閱
網友熱搜:珍寶島 、中蘇武裝衝突 、蘇聯 、林彪 、珍寶島事件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