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3月13日 星期一

經濟宏觀局勢持續蕭條 習王逐漸理解李克強難處


習近平出席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十一次會議。

仁蘇羅 專稿

不重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李不重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導致習怒而奪取最高經濟指揮權。

雖然習近平在2015年11月10日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十一次會議正式提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並在之後不久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著重強調,但是信奉新自由主義市場經濟的李克強對此並不真正上心,此後的國務院會議上基本沒有重點宣貫更不必說具體落實了,還是我行我素地搞自己的一套,導致兩者之間的誤解矛盾逐漸增加。

關於習李之間由於嚴峻經濟困境而產生的矛盾,筆者2015年在明鏡發表的文章就早已指出,典型的例子如《人民日報》公開批評克強指數,新聞聯播李克強的新聞被壓制永遠無法成為頭條等,而隨著後來李克強先生幾大主要政策陸續失敗,比如股災期間暴力救市導致2萬億資金高位被套損失慘重,再比如其極力提倡的“互聯網+”淪為泛亞E租寶等非法集資互聯網騙,再比如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政策如當年的全民大煉鋼一樣收效甚微甚至其中出現許多坑矇拐騙現象,再比如2016年一季度天量放水6萬億,遠超當年溫家寶的4萬億,造成了當時包括肉菜等基礎生活用品暴漲,導致主要去產能的鋼鐵煤炭等過剩產能不減反增,還誘發了房價開始進一步暴漲等等,如此種種最終使得習李矛盾公開化,也就是明鏡等媒體所報導南院北院矛盾,當年兩會時兩人冷臉相對等,具有風向標標誌的就是人民日報5月9日發表的《開局首季問大勢—權威人士談中國經濟》一文,可以說處處在公開而且力度極大地打李克強先生的臉,不顧面子地抨擊李克強經濟學。

習李之間的最高經濟指揮權之爭在此後不久的北戴河會議上就有了明確結果,結果當然是習從李手中奪取最高經濟指揮權,典型證據就是北戴河會議結束後不久8月16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李克強指出按照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部署要求,在全國開展一次對鋼鐵煤炭行業化解過剩產能的專項督查等供給側改革內容,沒幾天後8月24日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再次指出以先進標準引領消費品質量提升,倒逼裝備製造業升級,是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抓手,其中的表態意味非常明顯。

12月16日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報告全文基本全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等習近平經濟學核心內容,隻字不提“互聯網+”等李克強經濟學核心內容,新華網權威公布的全文中提倡“保護企業家精神,支持企業家專心創新創業”,注意不是李克強提倡的大學生農民工之類大眾萬眾創新創業,而是企業家創新創業,而且前面的企業家精神也是習近平首席智囊劉鶴首創,只在文中最後部分提到一句“深入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廣泛開展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創新驅動戰略也不是李克強首創。

理解李難處

此外最近一個明證就是習取代李出席2017年1月份召開的達沃斯經濟論壇,而以前基本都是李克強包括溫家寶等總理參加的,這些典型事例都說明李克強不再掌控最高經濟指揮權,李克強經濟學全面讓位於習近平經濟學,前不久王岐山內部講話透露李多次主動向習王等其他最高層表態願意遵守能上能下制度而隨時退位讓賢,這些都是印證。

習近平出席達沃斯經濟論壇。


當然縱使習近平先生北戴河會議後奪取了最高經濟指揮權,但隨著中國經濟整體宏觀局勢持續蕭條,整體經濟轉型升級遲遲不見起色,情況又發生顯著變化。雖然2016年中國經濟主要依靠房地產進一步加槓桿(在一二線城市槓桿泡沫或者說房價收入比超過80年代日本房地產泡沫高峰的情況下)而勉強支撐過去,但是內資外資等資本顯著外逃再次加劇了人民幣面臨崩盤危機,習近平包括李克強等不得不承認中國經濟特別是貨幣金融面臨系統性風險危機,2016年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報告就強調“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是治國理政的重要原則,也是做好經濟工作的方法論,明年貫徹好這個總基調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穩是主基調,穩是大局,將貨幣維穩、經濟維穩等置於最優先地位”,最近2017年2月17日召開的國安會議,習近平更是明確指示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要突出抓好政治安全、經濟安全、國土安全、社會安全、網絡安全等各方面安全工作,其措辭耐人尋味。

形勢比人強,由於自己奪權後仍不法扭轉經濟蕭條下行頹勢,習王等其他最高層也逐漸理解李的難處,典型證據就是最近透露出來的王岐山內部講話時為李克強辯解其不時拍桌發怒情有可原,而且從設立國監委這種大動作的結構體系重組的最新情況看,習已經改變十九大撤李換王的念頭,此外不久前胡錦濤在廣州花市公開露面也非同尋常,這一舉動顯示其不但在十九大力挺胡春華也力挺李克強(因為李年底剛視察了昆明花市),習近平對此不得不慎重權衡。

(《習近平經濟學重蹈李克強經濟學的覆轍》連載4)


網友熱搜:供給側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