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3月26日 星期日

贵阳牧师仰华狱中重病,律师吁变更强制措施


2017年3月20日,贵阳活石教会仰华牧师的辩护律师前往贵州南明区看守所会见李国志(仰华)牧师时,看到仰华“由三名壮年在押人员架空抬到会见室”,表情痛苦,样子几近瘫痪。律师了解到,三天前,仰华的腿部突然发炎溃烂,且溃烂面积迅速扩大,灼疼难忍,夜不能寐。看守所值班医生只是按“脓包疮”给仰华服用止痛片,病态正在急剧恶化。


曹雅学

3月24日下午,律师再次从云南前往贵阳与仰华会面,获知仰华当日在贵州省人民医院接受了检查。会面中,仰华向律师讲述了发病经过以及目前的治疗情况:

“2017年3月17日,我的腿部出现溃烂,我向看守所汇报,但是工作人员称这种情况见得多了,问题不大,应该只是‘脓包疮’。3月18日看守所医务室给我开了点药。到了3月19日,由于溃烂面积扩大,我再次向看守所申请打针治疗,看守所值班医生在3月20、21日两天各给我打了一次吊针。但是,由于晚上腿部灼疼加剧,我连续几晚无法入睡,在22日凌晨三点半到四点,我实在是疼痛难忍,于是按铃向值班干部报告。当晚值班的罗姓警官非常不耐烦,对我破口大骂,骂得特别难听,整个监室其他人员也都无法入睡,最终看守所值班医生丢两颗止痛药给我。在此期间,我生活不能自理,走路、上厕所等均需其他人服侍。

“3月22日上午看守所带我到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皮肤科检查,医生诊断为变异性血管炎。医生告知如果病情无法抑制,可能面临高位截肢,建议使用大剂量青霉素注射半个月。但看守所诊所没有青霉素。

“3月22日下午2点30分,看守所对我进行抽血检查,看是否患有艾滋病。3月23日,我又被带到办案部门指定的368武警医院检查,五个医生同时会诊仍无法确诊,但医生建议带我到正规大医院接受治疗。而且,听医生的说法,医疗费可能会非常高。

“当日我向看守所提交要求住院治疗的书面申请,希望对我及时进行治疗。3月24日上午我被带到贵州省人民医院抽血、验尿检查。上午便得出检查结论,但是管教民警拒绝告知检查结果,只是告知我之前对我进行的艾滋病检测结果呈阴性。”

两名辩护律师已经联名向贵阳市检察院提出申请,要求对羁押仰华的必要性进行审查,变更强制措施。但是贵阳市检察院两位检察官告诉律师,仰华的案件比较“敏感”,还得听取承办法官和政法委的意见后才能作出决定。

律师表示,李国志的病情紧急,务必尽快将李国志送到有条件的医院治疗,否则,因延误治疗时机引发的严重后果须由有关部门承担责任。

24日仰华的妻子王洪雾陪着律师去会见仰华,在看守所门口看见刚从省医检查回来的仰华。这是他们夫妻相隔1年3个月后初次相见。他们只说了几句话就被警察制止。律师会见后,警察要求家属跟警察和仰华一起去武警368医院。

仰华妻子在一封致教友的代祷信中描述道,主任医师告诉她,“省医诊断为‘过敏性紫癜’,我看到仰华双下肢都是散在性疹子及坏死点,其中在胫骨处两只脚都有较大面积的坏死及渗出,整个脚肿胀至踝关节处。医生说会使用大剂量的激素和抗炎治疗。因仰华此次发病时间短、来势猛,约8天左右,所以医院下了病重通知,也告知我接下来也许会出现的并发症如:败血症、消化道出血、肾脏受损等一系列的情况。”

仰华牧师2015年12月9号被捕,2016年12月26日因“故意泄露国家机密罪”受到审判。所谓的“国家机密”是贵阳市政府下一个名叫“贵阳市依法处置贵阳活石教会指挥部”的机构发布的一份文件。“依法处置活石教会是一项政治任务,必须高度重视,单位主要领导必须亲自抓,要根据全市的统一部署,认真组织完成各项工作任务”,这份文件写道。仰华牧师今年1月被判处两年半徒刑。

贵阳活石教会是一个新兴的城市家庭教会,自2008年以来持续扩大,也持续受到当局的打压和监控。教会执事会主席兼会计张秀红2015年7月被捕,在非法超期羁押一年多后,二月被判处五年徒刑,而所谓的“非法经营罪”根本不涉及任何非法行为。在仰华牧师被捕的同时,当局宣布活石教会被取缔,教会购买的600多平方米的写字楼被当局雇用的人看守。

中国当局坚持说,对活石教会的打压是刑事事件,不是信仰迫害事件,但是如检察人员简介透露出来的,活石案件是“敏感”的政治案件,司法部门如何行动,要向政法委请示。

VOA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