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3月26日 星期日

選票與民望說明了什麼?

劉銳紹

儘管民望偏低,但林鄭月娥仍以777票勝出,成為下一屆香港特首,也是香港第一名女特首。相反,民望較高的曾俊華翻盤失敗,僅得365票而落敗。其實,這個結果早在預料之中,沒有太大意外。不過,這結果又反映了什麼呢?

曾俊華落選 說明「港人擁護」是空話



我想,第一點可以看到的是,在背後驅動、變招和操控的能力是何等強大!曾俊華原是北京也可以接受的人,但後來因為某些原因,北京對他由信任慢慢變成懷疑,再變成預防,最後變成壓制。無人能說清楚背後的原因,但北京卻可以面不改容地要變就變!

第二點,人們可見,泛民和市民對曾俊華的支持主要建立在對北京的不滿之上,其後建制派中也出現若干動搖,但在強大民意和建制派動搖之下,北京仍可以通過各種方法「穩定大局」。客觀效果顯示,北京不想出現民意和反對派可以扭轉官方決定的事例,於是大力發功,也要達至目的。其實,北京也說「港人擁護」是特首的四大標準之一,但曾俊華落選的事實,恰恰說明「港人擁護」只是一句空話,至少不及「中央信任」。這豈不是一大諷刺嗎?

第三點,選舉的結果也反映了建制派的本質——權力來源或利益來源對他們的吸力遠遠大於民意。這個印象愈來愈固定了。

按上述選舉效果而言,香港的撕裂不單沒有修補,反而進一步分化。不過,不能不提另一種撕裂的力量。在選舉前後,外界不斷有消息傳出,北京「有兩派鬥爭」,習近平遲遲沒有表態,是曾俊華最後翻盤的本錢。如今,曾俊華輸了,那麼是不是說明習近平失勢?當然不是。其實,習近平集權而主導一切,是明顯的迹象;他也在積累敵對面,但無論如何,到目前為止未有另一股力量可以挑戰他的地位。如果胡亂地把內地的鬥爭文化引入香港,甚至把願望說成事實,也會撕裂香港,非香港之福。

至於林鄭月娥成為特首之後的局勢如何,關鍵要視乎兩個因素。一、北京對香港的政策會不會由強硬轉為柔軟一點?或者會不會對林鄭月娥放鬆一點?眾所周知,北京才是核心決策者,任何人當了特首,也是北京控制的。按目前形勢,看不出北京會改變現行的治港政策,即使較早時候北京願意發還回鄉證給泛民人士,也只是一種策略性的調整,而不是政策性的改變。未來可以觀察的是,北京會否同意讓民主派人士成為治港班子的一部分?還是乘勢進一步加強控制?如果北京只把林鄭月娥當作棋子,那麼林鄭月娥就更無所作為了。

二、林鄭月娥有沒有「擦邊球」的意識、膽量和技巧?還是以北京的意旨為依歸?在中國的政治裏,當遇到上級倒行逆施時有沒有這種「擦邊球」意識是非常重要的;如果連「擦邊球」的意識也沒有,就更不可能敢於犯顏逆諫了。此外,如果林鄭月娥在上任之前不嘗試改變目前的氣氛和對抗情緒,日後也許連「蜜月期」也沒有了,或者「蜜月期」將會很短。

林鄭政治敏感度不足

如果她希望團結各界、修補香港的裂痕,必須多點理解和接受外界的想法,尤其是涉及政治敏感的範疇。以昨天談及會不會在選後到中聯辦「謝票」為例,她由以前的「不會」修正為「拜訪是禮節性工作」,不是「謝票」。相信這是她的真正想法,但這恰恰反映她偏重自己的想法,而沒有詳細思考民眾的感覺,再一次顯露她的政治敏感度不足。即使她認為民眾的感覺是錯的,甚至不應該有「與駐港機構接觸就是放棄『兩制』」的想法,但她忽略了政治技巧之一就是由易入手,化難為易,而不是在有意無意之間擴大了不暢快的感覺,否則她怎樣履行修補撕裂的承諾呢?

北京和林鄭能迴避政改呼聲嗎?

上述兩點如果沒有積極的因素注入,香港社會只會更撕裂,港人對林鄭月娥的新政府、對北京、對選舉制度的信任只會每况愈下,她的管治將會更難,未來的抗爭將會持續。如果北京以為給予香港經濟好處就可以解決矛盾的話,那就太脫離實際了。且看在特首投票之前,當局宣布香港成為亞投行成員,本應成為新聞焦點,但坊間的反應卻是似有還無。這就驗證不少人(包括若干建制派)的話:政治問題不解決,其他經濟、民生問題也無從談起,也無法做好。這也是溫家寶說的「深層次矛盾尚未得到根本的解決」。既然如此,北京和林鄭月娥還能迴避重啟政改的呼聲嗎?

作者是資深時事評論員

香港  明報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