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3月31日 星期五

辱母殺人不得已 司法不公最可恨


中國號稱以法治國,但司法不公屢見不鮮,高官權貴犯案往往被輕輕放過。

李信餘 獨立評論員

轟動全國的山東辱母殺人案,案中兒子因不堪母親被討債黑幫凌辱而揮刀殺人,去年一審被判處無期徒刑,激起輿論嘩然,最終驚動最高法院重新審視案件。



案發於去年四月,在山東聊城開設公司的蘇銀霞因為周轉困難,迫於無奈向高利貸團伙借款一百三十五萬元,她還了一百八十萬元後,高利貸者仍不罷休,派出數名討債黑漢追債,包括將蘇的頭按在滿是糞便的馬桶,其中名叫杜志浩的討債人更掏出陽具侮辱蘇,兒子于歡報警求助,但警員上門後僅冷冷拋下一句「要賬可以,但不能動手打人」就離開,于歡忍無可忍之下奪生果刀將杜殺死,今年二月被法院判以極刑。

所謂百行以孝為先,于歡犯罪動機出於護母心切,黑幫討債手法超越人性底線,不少網民均認為討債人死有餘辜,于歡則是自衞殺人,最多是防衞過當,沒理由將他判處終身監禁。而警方沒有阻止非法討債,有助紂為虐之嫌,同樣被推到輿論的風口浪尖。

事件因為引發社會廣泛討論,有關部門不得不重啟調查,于歡的命運或有一線轉機,然而事件折射出的社會問題千頭萬緒,不由政府不正視。例如中小企經營困難,只能舉債度日;又如黑幫放債和討債手法猖獗,無所不用其極;而警方辦案馬虎不作為,甚至包庇罪犯,老百姓含冤受屈求助無門,更是不少亂象之源。

事實上,中國號稱以法治國,但司法不公屢見不鮮,高官權貴犯案往往被輕輕放過,平民百姓則不論案件性質幾乎一律重判,再不然就是錯判、冤判,石家莊青年聶樹斌姦殺冤案,足足在死後二十一年才得到平反,就是經典例子。而平民百姓飽受壓迫卻不獲執法人員主持公道,往往只能以暴易暴。可以毫不誇張地說,沒有公平公正的司法和執法制度,冤假錯案就永遠不會消失,老百姓看不見公義的希望,拍案而起的暴力事件就永遠不可能減少。

可圈可點的是,山東警方被輿論狂轟猛炸之後,發放蘇銀霞曾因非法集資、拖欠薪金等問題被刑拘,似要為不作為的指控降溫。其實,一件事還一件事,黑社會超出法律底線的追債手法根本就不應該容忍,執法當局睜一眼閉一眼,本身已是失職。有指從事上門追債的各類公司,佣金高達三成甚至九成,野蠻討債、暴力追債等亂象由是層出不窮。這些公司繞開法律和規章,受害人即使把本金還清依然無止境受到騷擾,甚至死後仍被追債,家人親屬均身受其害,當局豈能聽之任之?

東網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