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3月25日 星期六

釣魚島-百年之政治道具與風向標(一)

日本外務省網頁上公開釣魚島(日本稱尖閣諸島)照片
日本外務省網頁上公開釣魚島(日本稱尖閣諸島)照片

中國中華書局上週在英國牛津大學發布的新書《順風相送·指南正法》,首次公開展示中國宣稱最早發現和命名釣魚嶼(中國現稱釣魚島、台灣稱釣魚台、日美稱尖閣諸島)的記錄。此前,日本政府文部科學省公佈4月起中小學“學習指導要領”,也指定在固有領土的教科書裡加載尖閣諸島主權教育。東中國海這一列島主權究竟該屬誰?百多年來的風雲變幻正令這一糾紛膨脹至劍拔弩張的爭端。



中國官媒新華社3月16日題為“最早記載釣魚島的中國史籍影印本在牛津大學發布”的報導,把中國中華書局上週在英國牛津大學發布的《順風相送·指南正法》新書形容為最早記載釣魚島史籍的《順風相送》首次與讀者見面,“為中國自古擁有釣魚島主權的事實提供了有力佐證”。

報導說:“《順風相送》是一部航海指南,約成書於明代,共127則,主要記錄了關於氣象方面的觀察方法、州府山形水勢、前往各地的航程等。其中“福建往琉球”一則記載了福建到琉球的海路,第一次出現了'釣魚嶼'(即釣魚島)、'赤坎嶼'(即赤尾嶼)的名稱。這段文字是目前中國人最早發現、命名和利用這些島嶼的文獻資料,是最有信服力的歷史證據。《指南正法》約成書於明末清初,也記錄了釣魚島的有關情況。”

證據欠奉

在近代中日爭論釣魚島(台灣稱釣魚台、日美稱尖閣諸島)主權的糾紛中,中國一貫主張“釣魚島自古就是中國的領土”。公開的理由包括《順風相送》等記載,但中國並沒向國內外展示支持其主張的證據,令國際上不少輿論質疑。

畢業於美國芝加哥大學政治學系的台灣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國際法學研究中心研究員邵漢儀說:“在國際法上,這種'自古以來'的說法毫無說服力,自什麼古呢?盤古開天地嗎?國際法需要的是證據、是有效文件,但中國非常不用功,而且一直在走彎路。”

新華社在3月16日的報導中說:“《順風相送》、《指南正法》二書珍藏於英國牛津大學博德利圖書館,均為手抄孤本。博德利圖書館原中文部主任戴維·赫利維爾熱愛中國傳統文化,一生致力於中國古代典籍的整理和研究工作,在2016年中國出版集團公司代表團訪問該館時,他展示了二書的原本,並建議由中國出版集團旗下的中華書局出版二書的仿真影印本。中華書局對此高度重視,除保持原書原貌、印製精美外,還將兩書中有關釣魚島的文字摘錄出來,印在函盒上,使本書價值一目了然。”

研究釣魚島主權近20年的邵漢儀也關注到中國出版了《順風相送·指南正法》,但他說:“中國學者認為《順風相送》是明代永樂元年(公元1403年)作成,但這書不僅只是手抄本、作者不詳,而且尋求這種證據的方向本身就錯了,因為《順風相送》只是針路,裡面提到的地名不止'釣魚嶼',還有南洋'婆沙'、日本等外國地名。何況命名也不等於擁有主權,台灣高雄以前叫'打狗',後來日治時期日本命名類似日語發音的'高雄',但高雄主權不在日本。”

日本理論

日本政府主張的尖閣諸島主權主要有兩大依據,第一是基於國際法先佔原理,針對中國的先佔依據,稱“1885年以後,日本政府通過沖繩當局等幾次到尖閣諸島調查,不僅確認是無人島,而且慎重確認了沒有包括清國在內的國家屬地像徵,1895年1月14日內閣決定把尖閣諸島編入日本領土並登島設立地標,1895年4月日清締結《下關條約》(中台稱《馬關條約》)第二條,日本接受清國割讓的台灣及澎湖諸島,尖閣諸島不含其中。”

日本的第二依據是基於國際條約,最常見的是《舊金山和約》(日本稱三藩市和平條約)。1943年日本敗戰局勢已定時,美國、英國和中華民國首腦聚集開羅協商戰勝國瓜分戰果,時任美國總統的羅斯福對中華民國總統蔣介石說,美國希望把尖閣諸島在內的琉球所有島嶼全部交給中華民國。據美國公文館公開的《開羅會議記錄》第323頁、324頁記載,羅斯福第一次問蔣介石時,蔣介石沉默,次日羅斯福再問時,蔣介石表示不要。

經過《開羅宣言》和1945年的《波茨坦公告》、《日本降伏文書》,1951年簽署《舊金山和約》時第二條“領土放棄”裡沒明指日本放棄台灣、澎湖等島嶼也包括尖閣諸島,而第三條“信託統治”裡,日本同意美國統治包括琉球群島在內的西南島嶼中,事實上囊括了尖閣諸島。

日本外務省稱:“二戰後日本的領土是依據1951年《三藩市和平條約》,尖閣諸島按該條約的第二條,不屬於日本放棄的領土,並依據第三條作為西南諸島一部分置於美國施政下。”

“偷梁換柱”

精通日語、並經常訪日研究尖閣諸島主權問題的邵漢儀說:“釣魚台實際上是清朝在1894年起的甲午戰爭期間被日本竊取。因為1895年1月日本內閣決定把尖閣諸島編入沖繩時,並沒對內外公告尖閣諸島經緯度,以至於清廷和後來的中華民國政府都蒙在鼓裡。清廷不知道簽署《馬關條約》前3個月,日本已把釣魚嶼秘密編入領土,中華民國政府也不知道日本稱的尖閣諸島即釣魚台,所以蔣介石才認為非中華民國土地不該據為己有。”

在日本,包括日本共產黨在內的各政黨主張或無異議尖閣諸島屬於日本;在日本,可聽到、可看到的研究結論或關心尖閣諸島主權問題的學者意見和輿論絕大部分認為尖閣諸島原屬琉球,但伴隨1879年日本吞併琉球王國,尖閣諸島理應歸屬日本。

日本山陽學園大學總合人間學部言語文化學科2012年發表的《山陽論叢》第19卷就是反駁中國把《順風相送》、《指南正法》作為最早記錄發現、命名、利用釣魚嶼證據的論文。作者班偉指《順風相送》、《指南正法》裡“福建往琉球針路”記錄釣魚嶼、赤坎嶼地名與書中“福建往交趾(越南)針路”等100條針路和交蘭嶼等外國地名同義,僅僅是記錄航海途經地點,“中國把地名記錄當作發現、命名的證據根本是荒唐無稽。”

美國猶疑

還有不少日本學者指出,如果按國際法尊重最新的有效國際文件來論證,日本1951年簽署《三藩市和平條約》歸還中華民國台灣及其附屬島嶼並不含尖閣諸島也是可依據的近代有效文件。

有極少數研究者根據沖繩文化、民風,根據台灣屏東縣稱“小琉球”、尖閣諸島地理位置等,承認尖閣諸島也許是台灣先佔,但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國在《舊金山和約》簽署、發表後20年都不曾對尖閣諸島歸屬日本並委託美國統治提出異議,即是默認。

日本政府和主流輿論指責中國和台灣自1895年後“不曾對尖閣諸島屬於日本持異議,雙方都是在1968年聯合國海洋調查,發現尖閣諸島海域的海底存在石油的可能性後,才與日本爭奪尖閣諸島主權”。

日本政府和一些研究者也不滿美國1972年歸還沖繩主權時,未承認日本擁有尖閣諸島主權,認為美國此舉不僅背叛同盟國,而且為後來的尖閣諸島主權糾紛埋下火種。早稻田大學大學院客席教授春名幹男2013年公開發表的論文說,他用5年時間翻查美國公文館和尼克松總統圖書館所藏的解密文件、錄音帶等,說明美國當時基於國內纖維業反亞洲纖維製品進口的壓力和不滿時任日本首相的佐藤榮作抑制纖維出口不力等原因,“在尖閣諸島領有權問題上背叛了日本”。

研究釣魚島主權問題20年的台灣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國際法研究中心研究員邵漢儀
研究釣魚島主權問題20年的台灣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國際法研究中心研究員邵漢儀

台灣國策研究基金會國家安全組顧問邵玉銘在他的著書《保釣風雲錄》裡回憶1971年前後他在美國參與的保釣運動說,美國1971年與日本談判簽署交還琉球主權文件時,時任國務安全顧問的基辛格反對把釣魚台主權交給台灣,但旅美台灣、香港華人發起的保釣運動,“對美國政府多少產生了一些效果,美國國務院終於在簽署該項文件之同日,發表正式聲明:'美國祇是把琉球交還日本,因之,有關釣魚台的主權問題乃有待中華民國與日本來解決的事'。”

在訊息閉塞時代不知道也不關心尖閣諸島主權糾紛的日本社會,廣泛認識到尖閣諸島主權存在糾紛,是現代看到電視上播放中國民眾反日和中日船艦東中國海對峙的畫面,但至今仍不了解在此之前尖閣諸島早已經歷了包括海外華人保釣運動在內發生過的爭端。

(VOA  歌籃)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