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3月28日 星期二

港辦反右運動研討會 中共陰招打壓


 為免中共過敏,研討會不用反右兩字,用丁酉年代替。受訪者提供


 北大右派老人向年輕一代講解冤案。受訪者提供

數十位中共反右運動倖存者和他們的後人,本來準備今天舉行反右60周年國際研討會。當局不惜使出各種陰招,圖阻會議舉行,包括致電主辦方警告、對獲邀者威逼利誘,或限制出境,令內地大部份獲邀者無法來港。組織者感慨中共宣稱「四個自信」,卻連一班垂暮老人聚會討論歷史都如臨大敵,草木皆兵!

「為60年前受冤的50多萬同胞,這個會我們一定要開!」籌辦研討會的香港五七學社理事、81歲的前右派陳愉林老人,昨在佐敦一家酒店邊準備會場,邊接受《蘋果》採訪。陳老上周四曾疑似被人從香港家中脅持回深圳,一度發短訊告知友人稱「被抓了」,籲友人報警,驚動傳媒後從深圳「報平安」稱是誤會,「失蹤」20多小時後返港。陳老昨苦笑:「等開完研討會,再說這個事吧!」

沒收或拒批赴港通行證

陳愉林透露,中共當局為阻撓他們在香港舉辦研討會,使出各種手段,包括暗中搞局令研討會要另覓地方舉行;又在邊關攔截前往香港的與會者,「他們的手段太多了,比如上門警告、通過單位約談,甚至每天補幾百元人民幣利誘老人放棄赴港、改去其他地方旅遊;沒收或拒批赴港通行證」。

「我們邀請了數十位內地的,大部份無法與會,有二、三十個因邊控無法出境。」陳老憤然表示,部份與會者跟他一樣是老右派,年過八旬,眼花耳聾,為一吐悶了幾十年的話千里迢迢來港,當局如此刁難,其心可忍!「剛剛又有兩位老右相攜從上海來參加,經羅湖出關時,一個被卡住,另一個漏網出來了,因接車沒接到,害我們差點報警!」

研討會另一位組織者、五七學社創辦人武宜山對本報稱,60年前的反右運動是世上最大規模的文字獄,把中國拖進專制獨裁深淵,為文革、六四創造條件,「中共明白一旦認錯,就意味現行制度完蛋;因為接下來就是文革、六四。中共這些欠債總有一天被清算;這是他們害怕紀念這些事件原因」。

城大否認五七學社曾申請借場

儘管內地橫手打壓,但據了解仍有十多位居內地的當年右派或右二代、右三代,不顧風險來港出席會議。加上從外國專程前來和香港的人士,預計有數十人參加,會期兩天。香港城市大學昨否認曾反口不借場地予「反右研討會」,稱該校沒有收過「五七學社」租用城大場地的申請。

《蘋果》記者 

香港  蘋果日報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