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3月22日 星期三

長平:十里不換肩,十年豈換人?

China Nationaler Volkskongress in Peking Xi Jinping (Reuters/T. Peter)

習近平吹噓年輕時是大力士遭到網民嘲諷。時評人長平認為,習近平以知青經歷對接毛澤東時代,顯露出戀棧權位的野心。

一個人要扛多少斤小麥,走多少裡山路,才能成為中國領導人?我的朋友,答案在網上飄。

亂拳打進美國白宮的特朗普,大概也沒有想到中國更有高招。在美國國務卿蒂勒森訪華之際,中國央視發佈視頻,介紹了一位超級大力士:此人能扛200斤麥子,走十里山路不換肩!該壯士不是別人,就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不知道蒂勒森先生被嚇倒沒有,中國網民倒是驚出一身冷汗。陝西省延川縣梁家河村到底是一個什麼神奇的山旮旯?當年在那裡插隊的習近平,先是讀遍莎士比亞名著的學霸,已經讓人驚詫莫名;再是一個獨孤求敗式的武林高手,讓人覺得當國家主席真是委屈他了。

網民找來專家論證說,沒有可以裝200斤小麥的麻袋;就算你把兩個麻袋縫在一起,也沒有那麼寬的山路,上坡下坎不換肩沒法騰挪空間。這些專家真是井底之蛙,難道不知道這位未來的中共領導人,唸唸魔咒就可以改變時間與空間?

這並不是一個笑話。嚴肅地說,人類政治文明的時空,已經被習近平改變了。這也是為什麼,習近平在2009年接受媒體採訪時吹的這個牛皮,到今天央視再次推出時,網民會拿來較真和嘲諷。

啟明星變掃帚星

2009年的中國政治已經極度腐敗,維穩之下的人權空間幾近窒息,人們認為那就是底線,新上台的人沒有選擇,只能做好領導了。習近平的經歷,包括他在"文革"中受家庭影響,下鄉當知情的遭遇,滿足了人們的想像。在很多人心目中,他是一顆在黑暗的黎明冉冉上升的啟明星。

那時候習近平已經粗鄙地斥罵"有些吃飽了沒事幹的外國人,對我們的事情指手畫腳",已經露出"吹牛不打草稿"的個性,但是在人們的明君想像中,那算不了什麼,"大行不顧細謹,大禮不辭小讓",甚至顯示了可嘉的牛氣與霸氣。

人們等來的是倒霉的掃帚星。2012年習近平上台以來,以反腐為名整肅朝綱,大權獨攬,下令"七不講",拒絕普世價值,稱憲政民主是西方陰謀,抓捕人權律師、綁架香港書商還口口聲聲依法治國,並以貿易壓制西方人權批評,還大搞個人崇拜。一些支持他的人也開始明白,專制就是專制,而不是收拾權力搞改革的前奏;吹牛就是吹牛,黃土高坡不會因此變成江南。再說,就算扛20斤小麥,走十里山路不換肩,那不是(肩)有病嗎?

"廣闊天地大有作為"

人們對習近平吹牛的關注,還隱藏著對中國前途的擔心。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曾經是"利用小說反黨"的一場文字獄的受害者,少年習近平也因此受到牽連,有人認為他會因此厭惡"文革",痛恨毛澤東的專制濫權。事實上,正如薄一波在"文革"中被打倒沒有能阻止其子薄熙來掌管重慶後"唱紅打黑"一樣,習近平以"不能用後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來為"文革"招魂,模仿毛澤東的權力鬥爭模式,比他的前任們更加公然地排斥民主憲政。

"文革"後期開始,知青不能忍受下鄉插隊的生活,成為民間不滿、推動政治變革的一個重要動力。隨後大量反思知青經歷的"傷痕"文學、"尋根"文學,在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思想解放"運動中扮演了先鋒角色。

權貴子弟不走運依然是權貴子弟。1973年,當絕大多數知青在北大荒、黃土高坡和雲南邊陲為個人和國家前途苦悶時,習近平被清華大學錄取,離開了那個神奇的山旮旯梁家河村。他的知青敘述跟"文革"反思大相逕庭,仍然是毛澤東定下的框架:"知識青年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很有必要","農村是個廣闊天地,到那裡是可以大有作為的"。

習近平說,下鄉的歷練,讓他"看到了人民群眾的力量,看到人民群眾的根本","最大的收穫有兩點:一是讓我懂得了什麼叫實際,什麼叫實事求是,什麼叫群眾。這是讓我獲益終生的東西。二是培養了我的自信心。這幾年'上山下鄉'的艱苦生活對我的鍛鍊很大,後來遇到什麼困難,就想起那個時候"。就在動情地講述這些收穫的時候,他順便吹下了"十里山路不換肩"的牛皮。

正如網民指出的那樣,那麼好的鍛鍊機會,習近平竟然沒有讓她的女兒去享受,而是送她去哈佛接受萬惡的不適合中國國情而且充滿陰謀的西方教育。

坐十年權位不換人?

習近平的知青敘述,是為了在中共意識形態框架內把下鄉經歷變成政治資本。中國央視在這個時候發佈視頻,宣傳一位大力士,不是為了嚇倒美國國務卿蒂勒森,而是抓住一切機會造神。正如有網民撰對聯所"稱頌"的那樣,咱們有一位全能的領導人,"文可興邦,背一千個書名,訪百國不重樣;武堪定國,扛二百斤麥子,走十里不換肩"。

造神者的邏輯是:求其上,得其中。就算大家都知道書單是撰稿人抄上去的,但是總能說明習近平愛讀書吧;儘管誰都知道扛二百斤麥子走十里山路不換肩是吹牛,但是想必習近平力氣不小且耐力非凡吧。誠實無關緊要,謊言說千遍就成真理。

直接對接毛澤東時代,繞過鄧小平以後中共宣傳中強調的"實事求是"(儘管從來沒有真正做到過)和"廢除領導幹部終身制"(儘管鄧小平事實上終身領導),再次讓人猜疑習近平的另一個野心,那就是戀棧權位。

十九大就要開了。走十里山路不換肩,坐十年權位要換人嗎?有了這麼了不起的領導人,就算他要謙讓,咱老百姓也堅決不能答應啊!

長平是中國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作家,現居德國。

德國之聲中文網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