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3月14日 星期二

兩會代表談封網 進出困境難商量

Facebook China Symbolbild (picture-alliance/dpa)

今年中國兩會召開時,網絡管制仍是重要話題之一。境外的想進去,不容易;境內的想出來,也難。

人大兩會期間,三千代表會提交包羅萬象的大會提案,如果不深入其中,或者專門跟蹤某個話題,一般讀者都會淹沒在各種提案的汪洋大海之中。有時並不是提案本身,而是某個代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露真實的期待,正是這些內容會讓人眼前亮起一道風景線。

即便封鎖,谷歌也想再進

上週五,中國前新聞出版總署署長柳斌傑在人大會議間歇對《南華早報》表示,全球搜索引擎供應商、互聯網巨頭谷歌一直以來在同北京就重返大陸市場保持著交流。他說,"中國同谷歌的接觸可以通過各種渠道。去年,我國重要部門的領導同谷歌做了進一步的溝通。"柳斌傑是人大常委會委員,此外,除任職新聞總署署長外還兼任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

一般認為,谷歌有希望先讓經濟服務板塊重新回到大陸,之後其他的業務也逐步跟上。柳斌傑說,"中國聚焦在學術領域取得進步,比如學術、科技與文化的交流,而不是新聞信息,更不是政治方面",雖然其他方面也在談。

位高如柳斌傑常委的言論,不會是信口開河。換言之,谷歌在兜了個圈子之後重返中國市場,即便不能達到百分之百的境界,至少實現了部分准入。但直至目前沒有人能拿出時間表。

China blockiert Google Dienste vor dem Tiananmen Jahrestag Firmensitz in Peking (picture-alliance/dpa)

中國是全球最大的互聯網市場,目前已擁有7.2億網民的這個市場還在不斷壯大。

2010年,因同中國嚴厲的審查制度產生重大分歧,谷歌決定告別中國大陸,但此後至今,該公司卻在不同場合表達了重返大陸的願望。上月,美國網絡科技雜誌《The Information》報導,谷歌同中國第二大在線遊戲經營商網易正在協商啟動Google Play事宜。2015年,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CEO施密特(Eric Schmidt)在北京出席一次科技會議時透露,谷歌正在同北京對話,以求服務於全中國。而今後的日子,要看"尊重中國法律"的步子怎麼走。谷歌能否走好這根鋼絲,目前還很難說。

不是全面解禁,是選擇性封鎖

對網絡的封鎖是人大關注的重點話題之一。兩會開幕的當天,全國政協副主席、民主黨派"中國民主促進會"中央第一副主席的羅富和對記者抱怨道,在中國境內訪問包括聯合國糧農組織的網頁只需10至20秒,而打開某些外國大學的網頁需要半小時。在他看來,有些研究人員靠買翻牆軟件到域外去檢索,完成自己的科研任務,"這個不正常"。

民進中央調研發現,有的留學生回國探親期間就因無法打開自己在國外就讀的大學網站而無法完成相關表格的網上填報;有的在華工作的專家學者需要利用週末或假期去香港等地訪問境外網站查詢所需研究資料。

羅富和並沒有要求全面解禁,而是希望設立"負面清單",有選擇地實施封鎖。即便是羅富和提出的溫和訴求也沒有避免被屏蔽的命運。對此的報導很快在網頁上或社交媒體中被刪除。

不要封鎖,要建設交流的橋樑

來自香港的政協委員、有陶藝大師之稱的鄭禕女士呈交的提案建議,對進行貿易和學術交流的境外網站如谷歌和臉書等,允許它們重返大陸, "我以前使用臉書在全世界為中國的陶瓷藝術做宣傳。但臉書被禁止後,我只能每次回香港時做這項工作,或者使用不穩定的VPN。"她表示,失去像臉書這樣的社交媒體工具,"中國也就失去了諸多商機。"

鄭禕還認為,對推特和臉書的封鎖也阻礙了香港青年同大陸青年之間的交流與互動,導致他們產生隔閡。現在他們各自在自己的圈子裡,傳播自己的思路和感受,從而加深了他們之間的分歧與敵意。本土派思潮在香港青年中迅速傳播的事實,提醒人們,鄭禕的提議應該受到廣泛的關注。

德國之聲中文網  作者 李魚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