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3月25日 星期六

胡少江:不只是足球流氓

【胡少江評論】不只是足球流氓(法新社圖/粵語部製圖)

昨天晚上,二零一八年足球世界杯亞洲區預選賽決賽階段第六輪比賽在長沙進行。在這場令中國球迷揪心的比賽中,中國足球隊以一比零小勝韓國隊。這是中國足球隊多年來在重要國際賽事中取得的一場罕見的勝利,值得祝賀。雖然中國足球隊還有很遠的路要走,但是中國龐大的人口為體育提供了廣闊寬厚的人才基礎,只要體制不陳舊、官員不腐敗、再加上引進先進的訓練方法,希望是有的。希望這場勝利成為一個新的開端,希望中國隊一路走好!



令人遺憾的是,這場比賽前後所發生的一些事情,不僅衝淡了中國足球隊勝利的意義,衝淡了這場球賽本應給球迷們所帶來的喜悅,其實也褻瀆了為了備戰這場比賽辛勤訓練和在賽場上努力拼搏的中國足球運動員。據一位下榻長沙凱賓斯基酒店的網民揭露,在中韓之戰前夜,在韓國球隊下榻該酒店後不久,門外便上演了一場卑劣的鬧劇,震耳欲聾的鞭炮聲此起彼伏,大約每隔10分鐘一波。這場鬧劇持續了數小時,直到接到韓國隊報警之後,警察到場才被終止。

顯然,這伙人的目的很明確,那就是不讓韓國球員休息,從而輸掉第二天的比賽。事實上,第二天韓國隊也確實輸了。如果以為這是少數流氓的個人行為那就大錯特錯了,據知情者說,促發這一流氓行為的,是中國國家電視台的教唆。該台體育節目的主持人劉嘉遠在賽前的一個節目中說:“該去韓國隊酒店放鞭炮,就當過年,沒有炮就把鑼啊鍋呀拿到酒店敲一敲……把時間分配好,別一窩蜂的去,比如一點去一撥,等三點做夢再去一撥,早上再來個廣場舞。”

劉嘉遠的“調坎”最終變成了在長沙凱賓斯基酒店外的一場鬧劇,不管劉某在電視上的“建議”是一種有意的挑唆,還是如同他事後解釋的那樣只是一個玩笑,這場鬧劇卻在世界面前營造了一個十分真實、極為卑劣的小醜形像。人們不會知道那些酒店之外烏合之眾的名字,他們只知道這是“一伙中國人”以一種“非常中國的方式”來為自己的國家去贏取一場體育賽事的勝利,來遏制和打擊的自己的競爭對手,來爭取讓世界領教一個“強大的中國”。

本人長期在英國居住,歷來對臭名昭著的英國足球流氓深惡痛絕。與粗野霸道的英國足球流氓相比,中國的足球流氓則多了一份精致的算計,同時也多了一份令人惡心的猥瑣。它不是一種無教養的集體無意識的情緒宣泄,而是一種經過陰暗的利益計算的、有意繞過規則的、非常齷蹉下流的“集體有意識”襲擊。一些本來只能在人類心理中最陰暗的角落中蜷伏的肮髒意念,竟然堂而皇之的在大庭廣眾之下放肆地展現,這不僅令人不齒,也令人吃驚。

如果進一步地聯想到這場球賽鬧劇的背景,更是令人擔憂。近來,由於中國無法遏制其流氓小兄弟對周邊國家的核威脅,被威脅的韓國在向中國求助無果之後,接受美國部署薩德反導系統的安排。對此,在政府的主導下,中國官民共同掀起了一場抵制向政府部署薩德提供土地的韓國企業的浪潮,並且大有將這種抵制擴展到所有在華投資的韓國企業之勢。中國政府及其順民們既沒有膽量也沒有本事針對朝鮮或者美國采取行動,只敢去踐踏沒有決策權力的韓國企業。

這場鬧劇將政府間的糾紛轉嫁到民間和企業,將一場本應進行嚴肅外交交涉的事端轉變成一場不講道理、不遵守國際商業規則的鬧劇。這場鬧劇與一百多年前發生的那場禍國殃民的義和團鬧劇異曲同工,它在當代中國真實再現了當初冥頑不靈的守舊朝廷和愚蠢不堪的烏合之眾。正因為如此,長沙鬧事的絕不僅僅是足球流氓,代表著遍布中國的那些極度不自信的懦夫們歇斯底裡的發泄,在背後,則是一個極度不自信的政權轉移危機的政治算計和對非法行為的縱容。

自由亞洲電台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