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3月11日 星期六

從當今全球外交看,川普當選可能是人類災難


張博樹:於川普的當選,我們發現現在世界充滿了高度的不確定性。

張博樹:川普當選是人類的災難(續)

但是當你現在看一下今天的俄國、今天的普京,你會發現情況不是這樣子。因為我現在在哥倫比亞大學教書,我班上有個學生,她的老公是個俄羅斯小夥子,我特意把他請到我家來,詳細了解在他的眼裡,今天的俄羅斯的狀態是個什麼狀態。當然我也看了些反應俄羅斯現狀的書籍。

現在給我的一個初步印象是,今天的俄羅斯、今天的普京的很多東西,與今天的中國實際上是非常接近的。比如說俄羅斯也在控制媒體,它對媒體的控制不亞於中國,俄羅斯的權貴資本主義甚至比中國還要厲害。前不久《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上面有一篇文章,叫《Inside the bear》。那裡面它做了很多數據,它就講到俄羅斯的現在這種腐敗實際上達到了非常驚人的程度,它假設100代表腐敗最大,零代表最小,北歐的挪威、瑞典這些國家大概就是一或者二這個水平上面。中國在他們的數據裡面大概是在五六十這狀態,而俄羅斯要在七八十甚至更高這個狀態上面。就是說俄羅斯的腐敗比中國的腐敗問題還要嚴重。

我們大家都是中國人,我們也知道這些年黨國腐敗到了什麼樣一個程度,但是俄羅斯的情況比我們還要嚴重,這當然是根據外國學者的研究。它的腐敗很簡單,因為普京現在靠的是原來克格勃(前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基礎,然後他也是靠90年代形成的那一批寡頭,只要你支持我,那麼我會給你一些好處,他是這樣一個狀態。所以他的權力結構、他對俄羅斯整個社會的控制,實際上是通過一種非常傳統的,甚至接近於原來傳統沙皇的那種形式。

所以我們今天站在人類文明所達到的一個高度,我們假設說最基本的價值,比如說人的平等、人的自由、人的尊嚴、社會的法治。我們從最基本的這幾個原則來看,顯然今天的俄羅斯和今天的中國都有太多的問題。
※需會員付費訂閱才可看全部內文,若你已訂閱請先登入會員,若尚未訂閱請先至會員訂閱
網友熱搜:普京 、俄羅斯 、川普 、全球外交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