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3月31日 星期五

《刺死辱母者》背后:法官没人性、法律就没正义


纪硕鸣


谁都不会容忍母亲遭人凌辱,但社会更无法容忍的是法官没有人性、法律没有正义。因为,当法官没有人性,当法律没有正义,意味着更多的母亲会遭受凌辱!意味着司法无法保障民众维护自身安全的公平公正!

南方周末一篇《刺死辱母者》报道被刷屏,数百万的留言,为那位不甘母亲受辱刺死辱母者被判无期徒刑的于欢不平。杀人者于欢得到社会同情,而判决中没有人性的法官和没有公义的法律引起了社会愤怒,完全是因为判案让民众悲哀的感受到,置身一个救助不了弱者又不允许弱者自救的社会,谁都有可能成为受害人。

山东商人苏银霞和于欢是一对母子。苏银霞向吴学占借了135万元高利贷。她在还了184万元和一套140平米价值70万的房子之后还欠17万欠款。为了逼债,2016年4月13日,吴学占让手下拉屎,并将苏银霞按进马桶里。

深感恐惧与绝望的苏银霞四次拨打110和市长热线。民警过来仅了解情况就离开了,苏银霞试图跟警察一起离开,却被吴学占拦住。在惨案发生前,警方是有能力阻止恶化的,即使是民事案件,也可以让当事人通过民事诉讼解决,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明显的警察不作为,而让恶行升级。

然后,催债人杜志浩带领11名下手,上门将母子二人控制在接待室,用尽各种污辱手段,辱骂、抽耳光、鞋子捂嘴。杜志浩甚至脱下裤子,当着儿子于欢的面用生殖器污辱其母亲苏银霞。一名工人看到这一幕,找人报警。民警来后说了一句“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便离开了。



警察应该是治安的保护伞,是正义的维护者,被控制的受害人寄希望警方可以出手拯救,但警方再一次置身度外,匆匆离开。代表正义和安全的警察离去,给人身自由完全受限的当事人,留下的只是失望和恐惧。悲剧也就是在此之后发生的。

情绪激动的于欢站起来往外冲,被杜志浩等人拦了下来。混乱中,于欢从接待室的桌子上摸出一把刀乱捅,杜志浩、严建军、程学贺、郭彦刚四人被捅伤。杜志浩最终因失血性休克死亡。

虽然于欢犯下命案,但他母子俩的危险处境完全值得同情和理解、儿子直面母亲受污辱的心理崩溃理所当然。然而,无情的法官在判决中的冷漠叫人心寒。聊城市中级法院经审理认为,于欢面对众多讨债人长时间纠缠,不能“正确处理”冲突,持尖刀捅刺多人,构成故意伤害罪;鉴于被害人存在过错,且于欢能如实供述,对其判处无期徒刑。这个判词不能服众。

引起争议的还有,为何不认定于欢是正当防卫而失手呢?法院的解释是,虽然当时于欢人身自由受到限制,也遭到对方侮辱和辱骂,但“对方未有人使用工具”,在派出所已经“出警”的情况下,被告人于欢及其母亲的生命健康权被侵犯的“危险性较小”。

置身有黑社会背景人士的控制下,看着亲母受辱,不知道法官要一个二十岁血气方刚的儿子如何“正确处理”?换位思考,高堂上的法官,遇到母亲遭此奇耻大辱,又无法保证人身安全的情况下,为保命,为不再遭到耻辱,该怎么“正确处理”?

我们常说,“法律不外乎人情”,就是这个时刻指法律规定杀人必须偿命,但如果有人是因为保护另外一个人或者说是为了消灭恶势力才杀的人,可能他的罪会减轻甚至无罪,这也叫法律不外乎人情。

法官网开一面从宽量刑是基于通情达理、其情可悯、情有可原,这对宏扬正义社会有正面意义。但法律不外乎人情是取决于裁判者在以法律制裁犯罪者的刑罚有否以人之常情作出裁决,今天,聊城法官的判决,抛弃了人之常情,不能秉持人性为上,这是社会所不容的。

法官认为“对方未有人使用工具”;被告人于欢及其母亲的生命健康权被侵犯的“危险性较小”。这更有违常理,没使用工具就不能至人于死地?没使工具的殴打、侮辱就不能自卫?这是什么混蛋逻辑!

在法院作出对于欢的判决前,暴力逼债的幕后主使人吴占学因涉黑已被聊城警方控制。而死者涉黑者杜志浩实际上早在2015年8月,就因为开车撞死一名女中学生逃逸,被网上追逃。一个本该惶惶不可终日的逃犯,竟然能光天化日之下公然行恶,警察来了之后也没有过问他的身份。

逼债人的涉黑背景昭然若揭,请问法官,这种情况下,不自卫保命,难道还有理讲吗?在涉黑人士的禁锢下,难道会“危险性较小”吗?

所谓正当防卫,是指对正在进行不法侵害行为的人,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它应该符合四个条件:一. 正当防卫所针对的,必须是不法侵害;

二. 必须是在不法侵害正在进行的时候;

三. 正当防卫所针对的、必须是不法侵害人;

四. 正当防卫不能超越一定限度。

于欢所做,应该都在范围内。

法律的正义在于它能保障人们安全,能维护社会秩序。如果一纸法律判决失去让大多数人感到安全的意义,它一定是某种程度上没有维护正义,法律没有正义,社会不会有安全。

或许因为一条人命,于欢也要承担法律责任,但最多也就是防卫过当。今天,如果于欢营救的不是亲人而是邻家女子,那绝对是奋不顾身,见义勇为了!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