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3月31日 星期五

辱母案──撕破倫理底線必須給個說法


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接受了于歡的上訴請求,最高檢派人調查,相信于歡的命運會改變

劉未未 評論員

毫無疑問「刺死辱母者」案件引發網絡中的群情激憤之程度,是2017年的首次。被山東省聊城市中級法院一審以故意傷害罪判處無期徒刑的主角于歡,獲得更多的是支持,屈指可數的支持法院依法判決的被攻擊之餘,得到最多的問題是:如果這些人的母親也遭受同樣的侮辱,他們會和于歡一樣,還是選擇當縮頭烏龜。



因為民意的巨大反彈,新聞爆出後不久,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就宣布接受了于歡的上訴請求,最高檢宣布派人調查此案,相信于歡的命運會得到改變,樂觀的估計是會緩刑或免於懲治,但不會無罪釋放。但最終還是要看二審結果。對於不作不死的死者,幾乎沒人同情。

說實話,在看到這個新聞之前,我還沒辦法想像現實中會有這種人渣,在女人面前公開播放黃色錄相,在女人面前拿出他「二大爺」玩弄,甚至往她臉上戳,或許這就是社會的另一面?或許這就是當地高利貸追債的方式。當地地下社會的現狀,令人擔憂。都什麼時代了,黑社會小混混還能在警察面前肆無忌憚,當地警方的不作為或不敢作為,有辱這警察職業。

與雷洋案中警察的亂作為相比,當地警方的不作為同樣也導致命案。于歡母親被死者一而再再而三的嚴重侮辱猥褻,110出警警察僅僅以「要賬可以,但是不能動手打人」了事,在他們還沒有離開的時候,于歡就出手了,警察保護不了他,他只能自己討說法了。

很難不讓人想起「刺客」楊佳,他因為警察沒有給他認為公平的說法,而給了警察說法──用刀刺死六名警察,刺傷四名警察和一名保安人員──結果他被執行死刑。雖然官方一再掩飾這件事,但是網友還是會一再提起,因為他的價值:誰來給我們說法,該如何討說法。于歡也一樣,他用「男兒」的血性,用一把刀討到了說法。

儘管二者並沒什麼可比性,但都牽涉到了「說法」。如果知道事情會鬧這麼大,恐怕于歡案中的110出警警察也不會一句話了事,處理楊佳投訴的警察可能會給出楊佳能接受的結果。但是沒有如果,一個很早的視頻顯示,被楊佳投訴的警察在繼續街頭站崗,相信他在街頭執法時,會變得小心翼翼。這次于歡案中的110出警警察,不管以後幹什麼,恐怕都會再三思量行動的後果。

只是,代價太大。哪怕是被于歡刺傷的該死的那個,警察及時制止他們這種行為,相信也不死不了。于歡也不至於失去自由那麼久。

辱母案的未來走向,基本上是樂觀的。當社會的倫理底線被撕破還得不到法律的伸張正義,說這個社會相當危險並不誇大。所以,法律或政府必須給社會一個說法,破壞倫理底線的行為,必須受到懲罰,哪怕因此而致死也是活該。

其實,筆者更關心的是,出警警察會受到怎樣的懲罰,這些社會小混混背後的控制者及後面的保護傘會得到怎樣的懲治。還有,每次馬後炮的彌補之前過錯的機會還有多少呢?是不是以為這些過錯修正之後就可以高枕無憂了?有沒有人反思這些個案帶來的嚴重影響?以及它們給社會和權力的破壞力呢?

東網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