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3月25日 星期六

朝鮮半島戰雲是中國的機遇

馬博 南京大學中國南海研究協同創新中心項目主任

儘管美國特朗普政府還沒有一個系統的亞太政策,但近期種種跡象表明,朝鮮半島問題正在變為其亞太政策最先的發力點。究其原因,可能有著以下考量。

首先,特朗普無論從內政外交都希望強調和前任奧巴馬政府有所不同。特朗普當選以及執政的基礎,是將奧巴馬政府的內政外交貶至一錢不值。其內政的重點是廢除「奧式健保計劃」,外交中痛批奧巴馬政府的「戰略忍耐」策略。特朗普在競選期間將敍利亞和伊朗作為奧巴馬「戰略忍耐」策略最失敗的案例予以痛批,認為當選後必定要有所作為,重振美國雄風。



然而,無論在敍利亞還是伊朗核問題上,特朗普都認為美國應該與俄羅斯合作,但是目前國內政治形勢使特朗普政府和普京政權的接觸不合時宜。因此,積極介入朝核問題就成為了外交上不同於奧巴馬政府,又能夠為本屆政府外交政策樹立一個榜樣的契機。

其次,朝核問題與南海問題類似,都可以將中國描繪成為背後最大「黑手」。應對中國崛起已經成為美國政府揮之不去的命題,奧巴馬政府的「亞太再平衡」戰略明顯針對中國而設計,特朗普想要廢除該戰略,必須用另外一個牽制中國的戰略代替。和小布什政府類似,特朗普本人也多次表示,中國是造成今天朝核問題最大的幕後黑手,並且認為奧巴馬政府的拖延和忍讓造成了金正恩政權的肆無忌憚,北京正是金正恩政權國際上最大的支持者,其經濟援助能夠決定朝鮮政權的命運。

最後,美國國內對如何應對朝鮮政權的垮台有著深入的政策研究,為特朗普政府提供了相當的智力支持。早在2000年以後,伴隨著小布什政府的上台,美國國內就有著認為朝鮮政權將崩潰的預判,很多智庫學者將精力投入到如何應對朝鮮政權垮台後的政策研究,並在小布什政府中做到高級幕僚。但隨著911事件的意外出現,朝鮮問題熱度急劇降低,而在奧巴馬時代,朝鮮問題又不受政府重視,甚至很多當年研究朝鮮半島問題的學者都轉而研究南海問題。當前,南海問題膠着,這些人便重操舊業,希望靠此在特朗普政府中謀個一官半職。就連當前特朗普政府認為中國應該對朝核問題負上最大責任的說辭都與十幾年前如出一轍。

當前的半島局勢熱很難說能否持續升溫,但從中國的角度看,如果朝鮮半島問題成為特朗普政府亞太政策的核心,這是機遇多於挑戰。首先,朝鮮政權當前對中國政府的不滿會迅速轉移到政權存亡的問題,美國將成為其國家安全的最大威脅,朝鮮必定會極力緩和與中方的關係。

第二,無論美國是否對朝鮮動武,從目前來看,中國都不會捲入。朝鮮對於美韓最大的威脅不是遠程導彈,而是上千門遠程火炮,一旦這種局面發生,中國對於朝鮮半島未來最大的貢獻將是參與戰後大規模的重建。

第三,朝鮮半島問題上「主和」 的聲音明顯高於「主戰」。中國、韓國、朝鮮、日本都不希望半島爆發戰爭;如果特朗普政府一意孤行,其亞太盟友韓國和日本的經濟和戰略目標將遭受嚴重打擊。韓國的經濟將出現嚴重動盪和倒退,而日本無法因此而撈到任何戰略利益,反而使與中國的國力差距進一步擴大。

綜合來看,朝核問題之所以沒有解決,因為此前各方都深知無法靠談判來解決。特朗普政府認為能夠解決,恐怕不是付出巨大代價,就是又一次的無功而返。

東網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