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3月13日 星期一

何頻、章立凡談郭文貴二次爆料





流亡美國的中國富商郭文貴二次爆料,以錄音證據揭露中共如何向華文媒體定向喂料,希望通過海外輿論影響國內政治進程。郭文貴再度爆料洋洋灑灑三個小時,許多內容真假難辨,但他與陽光媒體創始人吳征之間的微信錄音披露了中共通過其代理人向海外媒體滲透,操控海外輿論運作的事實,引發海內外各界的震驚和熱議。中共影響和操縱海外媒體時有傳聞,郭文貴的爆料價值何在?郭文貴本人素有“神秘商人”之稱,他的爆料有沒有高層授意的背景?中國政商關系錯綜復雜,中共高層如何利用富商為其政權服務?十九大前夕中共黨內派系斗爭加劇,郭文貴的最新爆料會不會影響到權力分配?我們請紐約的明鏡出版集團總裁何頻先生和北京歷史學者、獨立時評人士章立凡先生給大家分析。

何頻表示,吳征被爆料的實際不是電話錄音,而是微信留言討論。其真偽正如當年中國媒體對郭文貴的報道一樣,需要當事人親自出面證實或者澄清。當年,《財新》雜志說,郭文貴是權力的獵手;而郭接受采訪則顯示他是權力的獵物。總之,郭文貴對吳征的描述真偽如何,應該由吳征出面應答。事實上,在中國,成功的商人必須是權力的獵手同時也是權力的獵物。


何頻說,我們作為媒體從業者,受到各方議論和質疑是很正常的事情,不需要疑神疑鬼和緊張。自己要行得正坐得直,要小心行事,避免掉入陷阱。反過來,我們這行每時每刻都有犯錯誤的可能,必須盡量避免被利用和誤導。

關于中共參與海外媒體的說法的確有很多傳聞。這里的根源仍然是,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重要的、關鍵的信息是被封鎖的、是不容易流通的。而海外媒體容易犯錯誤,也是因為消息來源多數是中共報道,很少部分來自獨立報道,出現虛假消息不斷的現象很自然。至于我們自己,我們報道很多消息,其中也包括不小心報道假消息;主要原因是,海外媒體市場回報低,市場分散,面臨嚴峻的專業查證能力。我們犯錯誤的時候往往是太快發放消息。關于對明鏡的傳言問題,從來沒有過正式和專業的媒體指責我們與中共有牽連。

何頻表示,郭文貴的爆料采訪起到的最大作用是與官媒過去對他的負面報道形成有效對立。在中國,只要是被官媒抹黑的人都沒有自辯的機會;這包括所有被官方指認的貪官在內。我一直認為,貪官都是體制受害人,而且他們都失去了辯護的權利。明鏡集團就是因為希望尋找被中共司法機關、權力機關和媒體負面對待的人,給他們一個為自己申訴的渠道和平台,而郭文貴先生是個好人選。通過對他的了解,我們看到一個民營企業家的另外一個層面,看到一個即便改變環境前來西方也仍然得以成為成功商人的人,而并非中國所抹黑的那一類靠權力發家的投機者。我們對他的采訪也改變了很多人對他的看法。當然,站在他的角度,很多事情還遠遠沒有澄清。比方說他投資北大方正,后者馬上以某種方式稀釋這部分投資,蒸發他的財產,而這么做的人就是賀國強的孩子。

章立凡表示,關于郭文貴對吳征的指稱,我贊同何頻的主張,由兩人公開對峙進行辯白,希望吳以某種方式與郭文貴同台,澄清真相。至于郭提供的電話錄音,的確是吳征的聲音,而他代表著中紀委和專案組。從常理上說,如果沒有授權人們是不敢宣稱代表這些機構的。郭文貴先生說,吳征與中共國安的關系淵遠流長,從小被送到美國培養,等等。無論如何,吳征先生看似橫跨三個身份,安全口、中紀委和公安系統的專案組。從口氣看他是郭文貴先生的領導和上司。吳征需要說明,證明自己是或者不是。說遠些,中共前文化部長、著名導演英若城后期在自傳中披露,自己是安全部門的人。就是說,他平時看似是個多才多藝的文化人,實際上具有多重身份和使命。盡管我認識吳征先生的許多朋友,但是,我并不能判斷吳征的真實身份究竟是否如郭文貴先生所說的那樣。事實上,他的爆料也映證了我一直以來的許多判斷,也在重新梳理和調整身邊的關系。

章立凡說,關于中共對海外媒體的利用和操控,這已經不是近期的事情。早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我身邊也有朋友突然去了美國,突然創建了媒體,然后又打道回府了,原因是美國當地市場氣候讓這樣的媒體很難生存。21世紀以后,中國國庫有錢了,花錢大方,以參股、控股等方式對海外媒體施加影響。比方在香港吧,比較有名的媒體被中共注資控制;不太就范的媒體則是出資方被施加壓力,因此,海外媒體新格局正在造就中。對于那些不聽話的媒體則是,明報總編輯被襲擊被刀砍,還有銅鑼灣書店事件等等。總之,中共辦法很多,手段多樣,看你是否就范。我認為,何頻觸碰郭文貴是攤上了大事,這只雷著實不小。關于郭文貴先生對博訊的爆料,我發現博訊的確有不實內容,比方曾經在我的文章后面加一段別人的評論,還轉載過對我個人的不實指控。

章立凡指出,至于郭是否卷入黨內派系斗爭,我認為,正如郭文貴先生自己在第二次爆料中所說,我對他的定義是準確的,就是說他是一名商業掛靠者,是棋子。我認為,作為一枚棋子,由于這盤棋還沒有下完,我們這些旁觀者需要冷眼旁觀讓它發展,同時觀察各種人的各種表現,梳理認識不認識人的關系。目前看來,郭文貴爆料后有很多人幸災樂禍,認為這讓中共難堪;也有人說郭不可信,這一類往往跟體制有關系。他是否卷入體制斗爭,如果答案肯定的話,是主動還是被動的卷入,這些我們都有待觀察。

許波
VOA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