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3月26日 星期日

钓鱼岛-百年之政治道具与风向标


中国中华书局上周在英国牛津大学发布的新书《顺风相送·指南正法》,首次公开展示中国宣称最早发现和命名钓鱼屿(中国现称钓鱼岛、台湾称钓鱼台、日美称尖阁诸岛)的记录。此前,日本政府文部科学省公布4月起中小学“学习指导要领”,也指定在固有领土的教科书里加载尖阁诸岛主权教育。东中国海这一列岛主权究竟该属谁?百多年来的风云变幻正令这一纠纷膨胀至剑拔弩张的争端。


中国官媒新华社3月16日题为“最早记载钓鱼岛的中国史籍影印本在牛津大学发布”的报道,把中国中华书局上周在英国牛津大学发布的《顺风相送·指南正法》新书形容为最早记载钓鱼岛史籍的《顺风相送》首次与读者见面,“为中国自古拥有钓鱼岛主权的事实提供了有力佐证”。

报道说:“《顺风相送》是一部航海指南,约成书于明代,共127则,主要记录了关于气象方面的观察方法、州府山形水势、前往各地的航程等。其中“福建往琉球”一则记载了福建到琉球的海路,第一次出现了‘钓鱼屿’(即钓鱼岛)、‘赤坎屿’(即赤尾屿)的名称。这段文字是目前中国人最早发现、命名和利用这些岛屿的文献资料,是最有信服力的历史证据。《指南正法》约成书于明末清初,也记录了钓鱼岛的有关情况。”

证据欠奉

在近代中日争论钓鱼岛(台湾称钓鱼台、日美称尖阁诸岛)主权的纠纷中,中国一贯主张“钓鱼岛自古就是中国的领土”。公开的理由包括《顺风相送》等记载,但中国并没向国内外展示支持其主张的证据,令国际上不少舆论质疑。

毕业于美国芝加哥大学政治学系的台湾政治大学国际事务学院国际法学研究中心研究员邵汉仪说:“在国际法上,这种‘自古以来’的说法毫无说服力,自什么古呢?盘古开天地吗?国际法需要的是证据、是有效文件。”

新华社在3月16日的报道中说:“《顺风相送》、《指南正法》二书珍藏于英国牛津大学博德利图书馆,均为手抄孤本。博德利图书馆原中文部主任戴维·赫利维尔热爱中国传统文化,一生致力于中国古代典籍的整理和研究工作,在2016年中国出版集团公司代表团访问该馆时,他展示了二书的原本,并建议由中国出版集团旗下的中华书局出版二书的仿真影印本。中华书局对此高度重视,除保持原书原貌、印制精美外,还将两书中有关钓鱼岛的文字摘录出来,印在函盒上,使本书价值一目了然。”

研究钓鱼岛主权近20年的邵汉仪也关注到中国出版了《顺风相送·指南正法》,但他说:“中国学者认为《顺风相送》是明代永乐元年(公元1403年)作成,但这书不仅只是手抄本、作者不详,而且寻求这种证据的方向本身就错了,因为如《顺风相送》等针路图,里面经常提到的地名不止‘钓鱼屿’,还有南洋‘婆利’、日本等外国地名。实际上对我们有利的证据是清代的文献,例如清代官员认定‘黑水沟’(即现在冲绳海槽)在茫茫大海中具有‘一沟划中外’的角色。”

日本理论

日本政府主张的尖阁诸岛主权主要有两大依据,第一是基于国际法先占原理,针对中国的先占依据,称“1885年以后,日本政府通过冲绳当局等几次到尖阁诸岛调查,不仅确认是无人岛,而且慎重确认了没有包括清国在内的国家属地象征,1895年1月14日内阁决定把尖阁诸岛编入日本领土并登岛设立地标,1895年4月日清缔结《下关条约》(中台称《马关条约》)第二条,日本接受清国割让的台湾及澎湖诸岛,尖阁诸岛不含其中。”

日本的第二依据是基于国际条约,最常见的是《旧金山和约》(日本称三藩市和平条约)。1943年日本败战局势已定时,美国、英国和中华民国首脑聚集开罗协商战胜国瓜分战果,时任美国总统的罗斯福对中华民国总统蒋介石说,美国希望把尖阁诸岛在内的琉球所有岛屿全部交给中华民国。据美国公文馆公开的《开罗会议记录》第323页、324页记载,罗斯福第一次问蒋介石时,蒋介石沉默,次日罗斯福再问时,蒋介石表示不要。

经过《开罗宣言》和1945年的《波茨坦公告》、《日本降伏文书》,1951年签署《旧金山和约》时第二条“领土放弃”里没明指日本放弃台湾、澎湖等岛屿也包括尖阁诸岛,而第三条“信托统治”里,日本同意美国统治包括琉球群岛在内的西南岛屿中,事实上囊括了尖阁诸岛。

日本外务省称:“二战后日本的领土是依据1951年《三藩市和平条约》,尖阁诸岛按该条约的第二条,不属于日本放弃的领土,并依据第三条作为西南诸岛一部分置于美国施政下。”

“偷梁换柱”

精通日语、并经常访日研究尖阁诸岛主权问题的邵汉仪说:“钓鱼台实际上是清朝在1894年起的甲午战争期间被日本窃取。因为1895年1月日本内阁决定把尖阁诸岛编入冲绳时,并没对内外公告尖阁诸岛经纬度,以至于清廷和后来的中华民国政府都蒙在鼓里。清廷不知道签署《马关条约》前3个月,日本已把钓鱼屿秘密编入领土,中华民国政府也不知道日本称的尖阁诸岛即钓鱼台,所以蒋介石才认为非中华民国土地不该据为己有。”

在日本,包括日本共产党在内的各政党主张或无异议尖阁诸岛属于日本;在日本,可听到、可看到的研究结论或关心尖阁诸岛主权问题的学者意见和舆论绝大部分认为尖阁诸岛原属琉球,但伴随1879年日本吞并琉球王国,尖阁诸岛理应归属日本。

日本山阳学园大学总合人间学部言语文化学科2012年发表的《山阳论丛》第19卷就是反驳中国把《顺风相送》、《指南正法》作为最早记录发现、命名、利用钓鱼屿证据的论文。作者班伟指《顺风相送》、《指南正法》里“福建往琉球针路”记录钓鱼屿、赤坎屿地名与书中“福建往交趾(越南)针路”等100条针路和交兰屿等外国地名同义,仅仅是记录航海途经地点,“中国把地名记录当作发现、命名的证据根本是荒唐无稽。”

美国犹疑

还有不少日本学者指出,如果按国际法尊重最新的有效国际文件来论证,日本1951年签署《三藩市和平条约》归还中华民国台湾及其附属岛屿并不含尖阁诸岛也是可依据的近代有效文件。

有极少数研究者根据冲绳文化、民风,根据台湾屏东县称“小琉球”、尖阁诸岛地理位置等,承认尖阁诸岛也许是台湾先占,但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国在《旧金山和约》签署、发表后20年都不曾对尖阁诸岛归属日本并委托美国统治提出异议,即是默认。

日本政府和主流舆论指责中国和台湾自1895年后“不曾对尖阁诸岛属于日本持异议,双方都是在1968年联合国海洋调查,发现尖阁诸岛海域的海底存在石油的可能性后,才与日本争夺尖阁诸岛主权”。

日本政府和一些研究者也不满美国1972年归还冲绳主权时,未承认日本拥有尖阁诸岛主权,认为美国此举不仅背叛同盟国,而且为后来的尖阁诸岛主权纠纷埋下火种。早稻田大学大学院客席教授春名干男2013年公开发表的论文说,他用5年时间翻查美国公文馆和尼克松总统图书馆所藏的解密文件、录音带等,说明美国当时基于国内纤维业反亚洲纤维制品进口的压力和不满时任日本首相的佐藤荣作抑制纤维出口不力等原因,“在尖阁诸岛领有权问题上背叛了日本”。

台湾国策研究基金会国家安全组顾问邵玉铭在他的著书《保钓风云录》里回忆1971年前后他在美国参与的保钓运动说,美国1971年与日本谈判签署交还琉球主权文件时,时任国务安全顾问的基辛格反对把钓鱼台主权交给台湾,但旅美台湾、香港华人发起的保钓运动,“对美国政府多少产生了一些效果,美国国务院终于在签署该项文件之同日,发表正式声明:‘美国只是把琉球交还日本,因之,有关钓鱼台的主权问题乃有待中华民国与日本来解决的事’。”

在讯息闭塞时代不知道也不关心尖阁诸岛主权纠纷的日本社会,广泛认识到尖阁诸岛主权存在纠纷,是现代看到电视上播放中国民众反日和中日船舰东中国海对峙的画面,但至今仍不了解在此之前尖阁诸岛早已经历了包括海外华人保钓运动在内发生过的争端。

东中国海钓鱼岛(台湾称钓鱼台、日美称尖阁诸岛)1895年被日本正式划入领土并行政编入冲绳后,至1968年联合国调查发现该岛周边海底可能蕴藏石油的结果前,几乎不存在主权纠纷。

1951年,日本签署《旧金山和约》后,美国按照和约条款开始统治日本冲绳等北纬29度以南的西南诸岛,包括了钓鱼岛及其附近4岛(台湾称钓鱼台列屿、日美称尖阁诸岛)。其中美军在久场岛(中国称黄尾屿)、大正岛(中国称赤尾屿)设置了射击场。

1968年联合国远东经济委员会调查东中国海底地质,日本、中华民国(当时代表中国)政府都派员参加。调查结果是钓鱼岛附近海域的大陆礁层可能蕴藏大量石油,1969年7月中华民国政府宣布对钓鱼台及其周边大陆礁层拥有主权。

日本政府说明“联合国调查发现石油后,中台开始与日本争夺尖阁诸岛主权”,但台湾国策研究基金会国家安全组顾问邵玉铭说,是调查过程中,中华民国政府才知道原来日本称的尖阁诸岛就是钓鱼台列屿。

1970年起双方开始有外交争端,日本称几经确认尖阁诸岛是无人、无主荒岛,1895年1月决定以国际法先占原则,划为日本领土,并不在1895年4月清廷与日本签署《下关条约》(中台称《马关条约》)割让台湾及附属岛屿给日本的范围内,所以二战后日本归还台湾及附属岛屿给中华民国时,不包含尖阁诸岛。中华民国则称钓鱼列屿无人但并非无主,许多清朝史册都将钓鱼列屿划为台湾属地。

保钓运动

1970年9月2日4名《中国时报》记者登陆钓鱼台插旗,并在礁岩上刷写“蒋总统万岁”,9月15日冲绳警察登陆取下了中华民国国旗。3天后,中华民国外交部发言人称“本人不拟加任何评论”引起华人民愤,台湾大学和台湾政治大学两名学生引用1919年五四运动的理论撰文刊载于《中华杂志》。两个月后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台湾和香港留学生聚会上,读了该文的留学生决定成立“保卫钓鱼台行动委员会”并计划1971年1月在纽约发起示威游行。

计划很快传到北京,1970年12月《人民日报》发表文章引述毛主席(前中国领导人毛泽东)说:“中国的领土主权,中国人民必须保卫,绝对不允许外国政府来侵犯”。

1970年的美国正处在越战结束,左倾思想占上风的形势中,同时美国纤维业强烈要求政府抵制亚洲纤维制品进口,而时任总统的尼克松开始考虑与中国改善关系,而美国统治冲绳、尖阁诸岛等西南岛屿正遇到瓶颈,准备归还日本。

在中国,毛泽东发起的文化大革命持续,对外正力争获得联合国席位、取代中华民国在国际上代表中国。中日虽未建交,但时任总理周恩来对已存在的中日贸易宣布“四原则”,规定凡欲与中国经贸的日本工商业都必须断绝与台湾经贸关系。

与中国处境对照的是中华民国正处在被中国取代国际地位、经贸被中国挤兑、外交关系岌岌可危的颓势中。

国共外战

保钓运动前夕有两件事刺激了留学生情绪。一是时任中华民国副总统严家淦访日,严家淦本来是为了巩固与日本的经贸关系和要求日本3亿美元贷款来建设台湾南北高速公路、造船访日,但日本天皇7月7日有意会见严家淦却适逢卢沟桥事变这一敏感纪念日。二是中日韩三国预定在东京召开“联合开发海底资源会议”,令留学生怀疑中华民国政府出卖国土。

刚在国内成功发动了亿万红卫兵狂热投入文革的毛泽东,再轻而易举地通过中国驻加拿大使馆,成功地引发美国各地保钓运动中的许多海外华人亲共狂热,以至于来自台湾、香港的保钓华人几乎从一开始就分裂成左右两派,而且亲共的左派势力迅速壮大。

1971年1月美国多个城市开始保钓游行,仅在纽约就有近两千人参加,而各地游行中也出现“打到国民党政权”等口号,保钓运动迅速演变成也反国民党、支持中国入联的运动。

当年在芝加哥大学参与保钓运动的台湾国策研究基金会国家安全组顾问邵玉铭在他的著作《保钓风云录》中说,在一次保钓行动中由于他和沈君山(时任美国普度大学教授)拒绝唱《东方红》和念《毛主席语录》,竟被几个戴红臂章的人围斥他们“不唱《东方红》不念《毛语录》就是反毛,反毛就是反华,反华就是汉奸,汉奸人人可诛”,俨如遭遇中国文革批斗会,只因尚有中共统战政策才免遭殴打。

各奔前程

邵玉铭悲愤地找芝加哥大学教授邹谠倾诉,问1919年五四运动以来中国知识分子以感时忧国情怀过问国事,何以保钓左派学生如此势利?邹谠说:“许多知识分子的确感时忧国,但也有许多知识分子是政治上投机,随着中国政局变幻而卖身求靠”,并指出“二十世纪中国知识分子问政行为的最大特点恐怕就是投机。”

1971年6月日美签署《冲绳回归协定》,尼克松选择了把冲绳等主权交还日本,钓鱼岛管辖权交给日本、主权由日本与中华民国协商的折衷案。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称:“琉球归还日本,不至影响中华民国对钓鱼台列屿的合法权利。”

同年10月中国入联,80多名保钓左派成员得到中国驻联合国秘书处饭碗。同时,中华民国被迫退出联合国,并遭遇15个国家断交。保钓右派成员誓言与台湾共存亡,邵玉铭也决定回台湾工作。

邵玉铭分析中华民国当时要求归还钓鱼台时没采取强硬立场可能有三个原因:“第一是最初没重视或没预计保钓运动的影响,第二是最重视和迫切维持联合国席位,需要日美支持,而且还要防美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第三是断定钓鱼台主权之争是长期问题,日后仍可图谋。”

反省运动

1972年日本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前,时任日本首相田中角荣问周恩来:“您怎么看尖阁诸岛问题?不少人对我提了这个问题”,周恩来说:“这次不想谈,现在谈不好,因为发现了石油就成了问题,如果没有发现石油,美国和日本都不会把它当回事”。最终,中日建交《联合公报》不含钓鱼岛问题的字眼。

进入联合国秘书处工作的亲共左派们又开始新的内斗,曾是左派大将的刘大任遭遇同事围剿。1974年他向联合国请缨,前往非洲工作。他后来反省说:“知识分子参与群众运动后,很多人心的丑恶会显露出来,知识分子自认比别人聪明,对权力特别敏感、贪心,想抓权,很多小动作跑出来。群众运动后来产生很大弊病,跟人性本身有关。”

保钓左派中,后来既有访华、看到现实中国而梦碎,公开向攻击过的右派道歉的成员,也有至今不舍美国,却每年高调访华作“座上宾”的成员。

回顾保钓运动,邵玉铭认为:“如果只论钓鱼台问题进展,那当然是失败了,但保钓运动激励了很多诚实的中国知识分子思想和民族热情,促使他们回到台湾、香港、中国工作并各有所成,所以保钓运动功大于过、瑕不掩瑜。”不过被问及今后海外是否还会再发生那样大规模的华人保钓运动时,邵玉铭不假思索地摇摇头。

邵玉铭形容当年也曾在美国参加保钓运动的前台湾总统马英九说:“他唯一的嗜好可能就是研究钓鱼台主权问题”。

回顾马英九执政期间,2012年不仅针对钓鱼台主权纠纷提出“东海和平倡议”,主张搁置争议、和平处理争端、共同开发资源,而且2013年基于此主张,与日本缔结了《日台渔业协定》,增加了台湾渔民4530平方公里的渔场。

VOA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