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3月28日 星期二

习近平苦恼:如何解决“红二代”权钱重叠




魏德按说,如何解决权力与财富的重叠是习近平和王岐山要面临的第三个挑战,特别是在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时候。他说,中共对这个问题一直在回避。

他说:“邓小平的改革开放造成的一个后果是给中国带来了一小撮超级富豪的诞生。 他们是真实存在的一个阶层,他们真的很有钱, 他们与共产党的权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通过血缘和婚姻,与权力精英集合在一起。 你如何解决这些关系?对这些财富新贵,中国到底有什么制度?”

魏德按说,2002年,中共领导人江泽民用“三个代表”将这些经济新贵们纳入政治体系,但是,中国依然没有一个操守体系来规定和规范权力与金钱的互动。这样的一个结果滋生了“腐败文化”。他说,在经济高速发展的时候,这样的腐败可能可以容忍,但是,随着中国经济增速变缓,如果再不制定操守来规范精英们的行动,这样的腐败文化最终会拖累经济的发展。

魏德按提到,美国也没有完全摆脱权力与金钱的关系,但是,美国人似乎知道底线在哪里,但在中国,这种底线是不存在的。他说,美国的选举中政治捐献,其实也是用金钱来购买权力和影响力,虽然这是合法的。

与魏德按一起参加威尔逊学者中心这场有关习近平反腐讨论的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院教授郭丹青(Donald Clarke)指出,虽然美国的政治捐献存在“钱和权”交易,但是,需要指出的是美国整个联邦公务员体系还是比较清廉的。


明鏡廣播電台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