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3月26日 星期日

避免暴力革命嘗試的失敗


曾俊華成功贏得民意支持但仍落選,恐怕會令民心更走極端。

過往,泛民派人參選行政長官,除了要避免北京指派的候選人不戰而勝之外,另一個很重要的目標,就是凸顯小圈子選舉的荒謬。但泛民過往的候選人,都無法取得極高的民望,凝聚社會不同階層背景的人支持,甚至連泛民的基本盤都動員不起來,因此,對小圈子選舉,沒有多少人感覺到是十分荒謬。不過,這次曾俊華,這位小時移民美國,後來回到香港的政務官,主動提出《基本法》23條立法,取得社會上由淺黃到淺藍的一群凝聚成「薯粉」,民意支持度超過50%,仍然在小圈子選舉中敗於民望極低的林鄭月娥,卻令曾俊華完成了過往梁家傑,甚至梁國雄本人都完成不了的任務。



很多泛民中批評薯粉的人,都是一群左翼社運分子,他們長期以為自己是比群眾來得清醒,所以要由他們教導群眾去覺醒,他們高高在上的態度,令他們從來都不明白,亦不知道為何香港民主運動走到瓶頸。香港很多人,包括淺黃和淺藍的一群人,都是認為善治、善政是不需要一個正常的民主制度選出的去保證,他們不明白英國的議會民主制度,以及十九世紀中至二十世紀中漫長的解殖和民主改革過程,令香港罕有地成為歐洲國家殖民地中享有高度民主,而善政可以透過宗主國民主制度去保障。而他們不明白,一旦香港脫離英國,由一個慣於用暴力鎮壓人民,自以為強大就不尊重在國際間承諾的新宗主國接手,善政、善治就很可能不復存在。

共產黨不吸取歷史教訓

這次選舉,曾俊華在極力不激怒北京的情況下,縱然民望高企仍然落敗,就證明了,如果香港人不建立自己的民主制度,幾有能力的人都不會上台執政。相反,民望極低、屢屢搞出公關災難的傢伙,可以變成大贏家,令香港前途蒙受重大陰影。因此,曾俊華所起的覺醒作用,不會比佔領運動來得弱。這也是筆者過去一直以「薯粉」姿態出現的理由,有些戰略或戰術上的事,只能做,有結果前不能講。借曾俊華之手,去完成泛民多年以來辦不到的事,正是不少泛民內外有識之士所行的戰略,這是一味只追求道德高地、不求戰略實效的社運人士不能明白的。

只不過,這次曾俊華敗選引發的覺醒,並非沒有代價。1911年5月,清政府宣佈成立皇族內閣,漢人士紳欲以君主立憲避免革命的努力全部失敗後,大清帝國的政局急劇惡化,四川鐵路路權問題演變成四川保路風潮,清政府派軍馳援四川,導致湖北防務空虛,新軍工程營一次自保行動,竟然擊退清政府而令大清帝國倒台。愛爾蘭自治法案難產後,1916年引發復活節起義,1918年英國國會大選愛爾蘭南部新芬黨庶近全勝,觸發愛爾蘭獨立戰爭,也是情況相類。

當香港大批原本淺黃和淺藍的薯粉覺醒後,他們的社會地位,以至資源,比社運人士更有條件引發新的民主運動風潮,但他們不會再認為過往和平手法有效,相信香港要完全不流血情況下達致民主的努力已經失敗,北京在3月26日的決定,相信日後歷史會證明,一如大清帝國成立皇族內閣一樣愚蠢,正如歷史名言,歷史的最大教訓,那是人類從來不在歷史中吸取任何教訓,共產黨正在做這類事情。

黃世澤  時事評論員

香港  蘋果日報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