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1日 星期六

中共2017年轉向依靠大型基建支撐整體經濟


2017年中共會投資超過60萬億至各省分,但是這龐大的金額,是否又是勞民傷財?

仁蘇羅 專稿

至少45萬億的投資

【去槓桿方面,要在控制總槓桿率的前提下,把降低企業槓桿率作為重中之重。要支持企業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加大股權融資力度,加強企業自身債務槓桿約束等,降低企業槓桿率。要規範政府舉債行為。】

分析:此政策從字面上來看當然是非常正確的,目前中國槓桿率最高的就是地方政府和企業債務,中國政府包括海內外各種金融機構都有各種不同的估算數據,少的100多萬億,多的接
近300萬億,中共政府為了政治維穩經濟維穩,刻意少報債務特別是地方政府債務,而海外的金融機構因為沒有中共政府那種全面性制度性的金融經濟統計體系渠道,其數據的說服力也難以服眾,因此筆者在此不再一一列舉各種數據,其實其他一些數據也能從側面反映中國槓桿率泡沫度,比如根據中共統計局所謂的權威數據,2015年到2016年GDP增長了5.51萬億人民幣(下同),但是M2卻增長了15.78萬億,人民幣貸款增加了12.65萬億,新放水的貨幣量遠超經濟新增量,2016年GDP總量只有74.41萬億,而全國固定資產投資就達到了59.65萬億,這些數據無不使人不寒而慄。

2016年中國整體經濟主要依靠房地產進一步加槓桿而勉強支撐過去,但隨著習李等中共最高層為了避免爆發系統性金融經濟危機而從2016年北戴河會議後開始逐步打壓房地產,甚至動用政治手段來施壓各個地方政府高官,2017年中共不得不轉向依靠大型基建這另一隻腳來勉強支撐整體經濟,其瘋狂程度甚至超過了當年的四萬億刺激時期,單是一個江蘇省首批開工的重大項目總投資就高達1.33萬億(在全省債務超過一萬億的情況下),根據2月18日大陸《華夏時報》的初步統計,到目前為止,中國23個省份公布的固定資產投資目標就累計40萬億,加上未公布的省份,至少45萬億,再加上其他9個省與中央的部分話,基本會超過60萬億投資,刷新2016年全國固定資產投資59.65萬億元的記錄。

當然這個數字只是帳面數字,因為大多數地方政府財政困難,只能主要靠發債和賣地來籌集資金,2016年房地產市場降溫賣地比較困難,而中央政府又嚴格控制地方政府發債,至於PPP更是落實成功率,但從中可以看出目前大多數中共地方政府的困境,可以說只能天量投資來維持本地整體經濟的基本運作。這些地方政府是中央政府的親兒子,習王也不可能狠下心把絕大多數地方高官都撤換甚至治罪,因為2017年為了開十九大必須保證政治安全大局穩定,而且即便在十九大之後再全撤換也找不到真才實學的合格替代者,上來的那些習派中央和地方官員還是只能只會依靠加槓桿搞房地產基建等原來的那些舊手段來發展經濟,除非短時間內,中國整體經濟特別是製造業能夠成功轉型升級到二流甚至一流,從國外市場賺取大量資金,才可能真正去槓桿,但是這種可能性基本沒有,而且即便天祐中國成功轉型了,其從國外市場賺取大量資金,必將與台灣韓國乃至美國日本產生遠超現在的摩擦,海外市場蛋糕是有限的,中國這樣的體量必將把大部分都吃了,那別國會傻傻地甘願餓肚子嗎,因此習近平經濟學也難以有效去槓桿。

(《習近平經濟學重蹈李克強經濟學的覆轍》連載8)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