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15日 星期六

吳弘達之後的“勞改” (2)

2011年3月7日,吳弘達在美國國會大廈前發表講話,身後是美國議員克里斯·史密斯
2011年3月7日,吳弘達在美國國會大廈前發表講話,身後是美國議員克里斯·史密斯

方冰

“勞改”資產依然可觀

根據勞改基金會和勞改人權組織2008至2015年向美國稅務當局提交的非政府組織990報稅表——這些資料都是公共信息,兩個組織截止2015年底仍擁有可觀的資產。



2007年,高科技公司雅虎因被控向中國官方提供用戶信息,導致使用雅虎電子郵件的中國異議人士被判刑坐牢。根據雅虎與受害者達成協議,雅虎除賠償兩名被判重刑的網絡活躍人士師濤和王小寧家屬各320萬美元,另外撥出1730萬美元設立雅虎人權信託基金,為中國異議人士提供人道援助,由吳弘達的勞改基金會管理。

當時擔任勞改基金會理事的廖天琪說,“這筆錢分四次於2008年夏天全部進入勞改基金會賬戶”。到位後頭2年,這筆錢至少全部或部分地由吳弘達任執行主任的勞改基金會自己管理。

為監督管理這筆錢的使用,雅虎公司的律師在2009年6月建立了勞改人權組織。到2011年,也就是勞改人權組織成立兩年後,大部分雅虎的資金從勞改基金會轉入勞改人權組織。雅虎公司的代表邁克·卡拉漢在勞改人權組織理事會任副主席。

根據章程,勞改人權組織在收到轉入資金的當年開始按照審批預算然後撥款的程序,成為勞改基金會的支持性組織。此後,資金轉出均由任勞改人權組織理事會主席吳弘達與副主席的卡拉漢共同簽字。

資產大部投入證券市場

截止2015年底,勞改人權組織和勞改基金會兩家組織的資產總額為8,484,572美元。其中,勞改人權組織的總資產為5,923,512美元,其中大部分——5,903,991美元——投資在證券市場上;勞改基金會的總資產為2,561,060美元,主要為固定資產。兩組織的資產都由總部在紐約的上市投資管理公司Alliance Bernstein(代號AB)管理。8年中這些投資獲得了超過100萬的盈利。

勞改人權組織2015年990 (網絡截圖)
勞改人權組織2015年990 (網絡截圖)

吳弘達前妻陳景麗說,雅虎基金到位後由於數量巨大,吳弘達雇了專業會計記賬,她就不再管錢。這位專業會計就是維吉尼亞州的註冊會計師方德容。她告訴美國之音,估計勞改人權組織的“全部資產應該還有5、600萬吧,還有一個樓。”勞改基金會2015年報稅表上的256萬總資產很可能就是方德容所說的“樓”。

4月11日,何德普等8位中國異議人士在華盛頓特區聯邦地區法院控告雅虎公司、吳弘達及其勞改組織。控告書指吳弘達濫用雅虎基金,2015年花255萬美元買了後來成為勞改基金會辦公室和勞改紀念館所在的位於華盛頓特區的物業。

勞改基金會2015年6月由勞改人權組織擔保向M&T銀行貸款130萬美元用於購買現在勞改基金會和勞改紀念館所在的物業。截止2016年10月13日,勞改基金會和勞改人權組織尚欠該銀行1,119,305美元。

由於被停止撥款,勞改基金會無錢支付2016年10月的貸款還款賬單因而違約。銀行警告貸款擔保方的勞改人權組織,限定其在11月2日必須付清10月還款金額加罰金。之後,勞改人權組織作出決定,付清銀行的全部貸款。

控制資金的勞改人權組織在2016年第一、第二季度,吳弘達還在世時,給勞改基金會正常撥款兩次,每次25萬,共50萬。吳弘達去世後的第三、四季度,撥款停止。

在安·努南訴訟案進行過程中,經法院調解決定,勞改人權組織在9月向勞改基金會一次性撥款19000美元。由於2016年11月1日勞改基金會華盛頓辦公室和勞改紀念館都已關閉,之後勞改人權組織應沒有任何項目開銷,其主要開銷是支付律師費、訴訟和解費等。

消息來源說,勞改人權組織今年1月付給Impresa Legal Group律師事務所96,000多美元。這個律師事務所代表勞改人權組織應對安·努南的訴訟。勞改人權組織還要撥款給勞改基金會僱Foley Hoag律師事務所,應對原勞改基金會員工的賠償要求和可能訴訟。現在要應對中國異議人士的訴訟。另外,勞改人權組織還要撥款給勞改基金會支付“王菁訴吳弘達性侵案”的庭外和解費。

兩年前中國大陸被監禁民運人士楊海的妻子王菁,控告吳弘達在進行人道援助的過程中對她和三名被監護女童進行性騷擾。案件告上維吉尼亞州費爾法克斯郡地方法院。吳弘達生前否認這一指控,據中國異議人士的訴狀,勞改基金會為此在吳弘達生前已經花去了515,000美元。但案件進行中吳突然去世。消息來源告訴美國之音,這一案件在今年初已經由勞改基金會與原告達成庭外和解。勞改基金會支付了和解費。

綜上所述,從2015年底勞改人權組織和勞改基金會資產總數848萬,減去2016年兩次撥款50萬、付清房貸100多萬,以及其他律師費、和解費,到目前為止,兩個組織的總資產應該仍超過600萬,當然其中包括了華盛頓的那棟樓。

運作經費VS 人道援助

最近,何德普等中國異議人士對雅虎公司、勞改人權組織和勞改基金會提起的訴訟,重點是指控雅虎公司未能妥善監管那筆人權基金,由於管理失控,未能讓中國大陸被監禁的異議人士充分受益。訴狀指控被告“這筆基金有1300多萬美元被挪用,沒有用於與人道救援有關的領域。”

《紐約時報》2016年8月發表傑安迪的報導《人權基金還是私人金庫?吳弘達遺產蒙上污點》。報導指吳弘達“僅將雅虎那筆資金中的120萬提供給了異議人士的家庭,將1300多萬美元用於運營自己的基金會,該基金會經營著一個網站和一家小博物館。”

廖天琪與吳弘達在勞改基金會
廖天琪與吳弘達在勞改基金會

廖天琪從2001年到2009年擔任勞改基金會理事,2010至2011年初任勞改人權組織理事。她離開勞改人權組織會後曾激烈批評吳弘達“侵占家屬賠款、胡亂派用基金、財務報告不清”,她告訴美國之音,吳弘達對人道援助用款嚴重不足,但她認為,“吳弘達並沒有挪用雅虎人權基金”。

廖天琪說,關於如何使用這筆錢,雅虎公司跟吳弘達達成了一個協議。“當然這個合約到現在為止也沒有公開。”不過根據她的陳述,這項協議對用於勞改基金會的運作經費規定的很具體,可是對最重要的人道援助卻沒有具體規定。

“這筆錢是用來作為人道救助,主要是幫助因言獲罪的人。但是其中也有一個規定,勞改基金會可以一年之內動用一百萬美元。拿來作為它的運作費用。” “但是這個錢怎麼用,它寫的,定得很寬,就是作為運作基金、作為教育的目的,就是可以用的。所以吳弘達把這個錢拿來作為勞改基金會的運作,這個沒有違反規定。這是沒有錯的。”

但廖天琪強調,這筆錢最重要的目的不是拿來支持勞改基金會的運作,是拿來做這個人道援助工作的,做因言獲罪的人的救援工作的。“所以在比例上,雖然在合同上沒有規定,但是非常清楚,不能太過分,不能說,比如說,你拿80%來做運作費用,然後拿5%來作為人道救助,這是不合理的。但上面沒有規定得這麼清楚。所以這個中間確實出現了一些問題。”

截止2015年9月底,勞改基金會歷年稅表上在開支部分單獨列出的用於“人道援助”的資金總數約為126萬美元。這一數字跟紐約時報的報導相符。

人道援助vs運作經費(美國之音方冰拍攝)
人道援助vs運作經費(美國之音方冰拍攝)

勞改基金會2008至2015年的稅表顯示,該組織8年的運作經費總數為1140萬美元(其中含人道援助項目),人道援助約126萬美元,佔這一總數的9%。

中國異議人士的訴狀指人道援助支出實際上只有70萬美元,因為勞改基金會在2009年列出的人道援助727,540美元中的55萬美元是用於解決兩位中國異議人士向雅虎提出的索賠要求的。因此訴狀認為,當年的人道援助應該只有177,540美元。

據了解內情的消息來源,當時的55萬美元支付給了兩位中國異議人士,一位30萬,一位25萬,了結了他們對雅虎的法律索賠。

吳弘達很貪

廖天琪指吳弘達胡亂派用基金、財務報告不清,作風獨斷專行。她說:“我們需要給國內的作家固定的稿費,比方每個月600美元,他把那些錢也放到人道救助裡面去了,這個是完全不搭邊的”。

“我說以往這一年花在人道救助上的錢只佔所有經費的8%,我說這是不合理的,我們這樣做是不對的,是跟我們原來的初衷是不一樣的。我指出來後他非常生氣,直接當著我的面,當著所有理事的面,包括當時雅虎的副總裁邁克·卡拉漢,他就說,我建議廖天琪退出我們的理事會。”

廖天琪還指吳弘達逼迫獲雅虎賠償的王小寧妻子俞陵和師濤母親高琴聲向勞改基金會捐款。“俞陵在一種不得已的狀況之下,受到吳弘達的,怎麼說呢?我不能說他威脅,但是就是說在這種壓力之下,說她捐一百萬。”

廖天琪說,兩年後,即2010年,俞陵求她幫忙把100萬拿回來。廖天琪說:“我幫她找律師,跟律師去談,她不會英文,也沒有地方住,我讓她住在我家裡。整個事情拖了整整一年。最後到了2011年10月,算是解決了。”俞陵撤回訴訟,“他就把錢全部還給她,包括她已經捐的100萬。俞陵捐給吳弘達的100萬,40%是給了律師了。”

俞陵、高琴聲與吳弘達
俞陵、高琴聲與吳弘達

廖天琪表示,在美國國會一位官員的幫助下,她幫師濤母親高琴聲要回了屬於她的所有錢。“那個時候是2008年春季,吳弘達已經給高琴聲匯過一些錢,大概給過她40到50萬,但是還有270到280萬在吳弘達手裡。吳弘達就逼她,把她從中國叫過來,逼她,說你給我們捐錢。結果兩個人鬧翻了。”

廖天琪說,她要吳弘達把剩下的錢給高琴聲開一張支票,“他就鐵青著臉,再過一天,他就做了這個事情。”“這部分的錢吳弘達最後實在是沒有貪她的,把所有利息全部都拿出去了,全部吐出來。”

在廖天琪看來,吳弘達很貪,但他不是貪到自己腰包,而是貪給勞改基金會。“吳弘達有私心,但是,他也是夠聰明的,一般按照我的邏輯判斷,他一般不會去做很糟糕的事情,把錢放在自己口袋裡,為什麼?不是他有多麼高的道德,而是他知道他這樣做是要坐牢的。”

“吳弘達這個人我覺得實在太貪了,勞改基金會已經拿了這麼多錢,兩個家屬你老老實實把錢給人家,這有什麼困難我真不明白。”

廖天琪於2011年3月離開勞改人權組織理事會,她說:“吳弘達的名聲這麼大,他們當然選擇他不會選擇我。我寫了一封信給他們(理事會),說他們值得擁有他(deserve him)。”

當時勞改人權組織理事會由吳弘達、邁克·卡拉漢(雅虎公司代表)、南·理查森(編輯)、余茂春(海軍學院歷史教授)和廖天琪5人組成。

(VOA)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