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7日 星期五

千年雄安 百年浦東 50年香港

「千年大計、國家大事」的雄安新區宣佈設立一周,當地樓價飛漲、中港股市雄安概念股飆升,幾乎掩蓋了其背後政治、經濟勢力的角逐,也給雄安蒙上了在短炒中淪落的陰影。官方把雄安與深圳、浦東並列,實質上是把鄧小平、江澤民、習近平三個領導核心的政績工程並列,但從與深圳毗鄰的「香港50年不變」,到浦東的「百年大計、世紀精品」,再到雄安的「千年大計」,口號年限越來越長,對中國政治、經濟發展的推動力是否越來越小,不無疑問。

權貴侵蝕 一國兩制走樣變形



深圳、浦東的發展模式都有明顯的香港烙印。深圳特區無論是1980年成立之初,還是2010年新設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都把引進香港資金(包括透過香港融資)、香港營商模式作為首選。鄧小平對香港一國兩制的構想與對深圳特區的構想,不無內在聯繫。深圳特區的構想沒有年份限制,但香港實施一國兩制50年不變的承諾,至少給北上的港商多派了一粒定心丸。不幸的是,鄧小平沒能親見香港回歸,20年後一國兩制已走樣變形,中港融合、港深同城正模糊兩制的界線,中國權貴正以政治的名義侵蝕乃至瓜分香港的經濟利益。

上海一直被視為可能取代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的城市,1992年成立的浦東新區雖然想告別香港作為國際橋樑的角色,2002年時任上海市委書記黃菊、上海市長陳良宇曾為浦江兩岸的建設規劃提出「百年大計、世紀精品」的要求。但直到2013年浦東劃出自貿區時,依然要仰望香港,把金融創新列為首要任務。而黃菊於2006年病逝於副總理任上,陳良宇同年涉貪下台,「百年大計」成為絕響。

雄安新區的「千年大計」口號,遠勝香港的「50年不變」、浦東的「百年大計」。不過,中國國家主席的最長任期按現行憲法只有十年,習近平的國家主席任期已近半,千年大計與十年任期的矛盾,千年雄安與百年浦東、50年香港的矛盾,將引動政治勢力、區域勢力的持續博弈,中共高層的權力鬥爭將決定雄安新區是有望實現的雄心還是難安的炒作。

增量利益 雄安新模式添欲壑

雄安新區被賦予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區域增長極等重任,自然不同於深圳、浦東引進港資外資、重在與國際接軌,而是有意開啟真正中國特色的發展模式。但是,中國政治運作越來越利益集團化,總理李克強曾公開表示要以增量利益帶動理順利益關係,雄安與其說是新的經濟增長極,不如說是深圳、浦東、濱海之後權貴集團的利益增長極,是以新模式添權貴之欲壑。

現任國家發改委主任何立峰聲稱,雄安新區要培育形成新的區域「增長極」。身為習近平親信、掌管「小國務院」發改委的何立峰,似乎忘記了2009年自己擔任天津市委副書記、濱海新區工委書記時,也是以增長極形容濱海新區,稱之為繼深圳、浦東之後的中國經濟第三增長極,其輻射範圍本就包括北京、天津、河北,只不過,濱海新區是胡溫(胡錦濤、溫家寶)的,雄安新區則姓「習」。

中國設立了10多個國家級新區,是否成了區域經濟增長極經不起推敲,但成為不同權貴集團圈地牟利的增長極則殆無疑問,新區規劃因領導人異動而變動更是家常便飯。深圳、浦東無論是擴大特區範圍,還是劃出創新區,都滿足不了新權貴的欲求;一國兩制守護香港也不足20年,就再難阻遏中國利益集團伸手香港。面對千年大計與十年任期矛盾的雄安新區,又能怎樣走出怪圈?是修憲延長領導人任期,還是改革政制讓決策民主化而得以延續?雄安,攪動的風雲不只籠罩經濟,也籠罩政治。

李平

香港  蘋果日報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