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28日 星期五

重現狂飆紀念大學雜誌50週年





童清峰

六十年代後期創刊的《大學雜誌》曾是台灣政治改革的主力,凝聚黨內外知識分子,不分省籍,海納百川,成為「自由主義的最後堡壘」。它的五十週年紀念也罕見地出現藍綠紅三大陣營的人物,探索昔日改變台灣命運的刊物,是否還可以改變中華民族未來的命運?


英文名字為「Intellectual」(知識分子)的《大學雜誌》創刊於一九六七年底的台灣,是一本提供給知識菁英閱讀的文化思想性刊物,由張俊宏、許信良、包奕洪合寫的《台灣社會力分析》以及在一九七一年推出的《國是諍言》,都對台灣的政治發展帶來衝擊,尤其是六十年代扮演啟迪青年自由思想的《自由中國》和《文星》雜誌先後被迫停刊後,《大學雜誌》適時填補這個空缺,成為中國「自由主義的最後堡壘」。

六十年代末期台灣處於風雨飄搖年代,張俊宏這位台灣大學政治研究所畢業的南投人,和政大畢業、從英國留學歸來的中壢客家人許信良,都是國民黨第四組的黨工,負責對外宣傳,但也看到黨內外很多亟待變革的問題。這兩位國民黨裏志同道合、充滿理想的青年幹部經常聚在一起討論國家大事,他們常在中央黨部大樓地下室咖啡廳批判國民黨的威權作風,還計劃要怎麼樣在剛創立的《大學雜誌》發表文章。很多年後,張俊宏成為海基會副董事長、民進黨主席,而許信良也當過民進黨主席。這對革命戰友回憶他們當年在國民黨的歲月,後來投入民主,改變台灣。張俊宏在六八年接手經營《大學雜誌》,在那個年代推動民主的功效,留下了最輝煌的一頁。

最早推動這本雜誌創刊的是當時台大心理系畢業生鄧維楨和經濟系僑生何步正等,顯示校園發酵的力量,衝破地域的限制,以一種迂迴的方式,思考台灣社會的突破,也衝出了威權統治下白色恐怖的氛圍。

城鄉改造環境保護基金會四月二十一日假台大醫院國際議會中心舉辦「重現狂飆論壇——大學雜誌五十週年紀念」,邀請當年《大學雜誌》的創刊作者編輯群,包括許信良、張俊宏、世新大學教授王曉波、知名作家陳若曦、前國安會副秘書長、知名政論家陳忠信、「保釣苦行僧」林孝信的遺孀陳美霞教授、東華大學教授施正鋒、輔仁大學教授習賢德、世新大學教授黃德北、留法學者林深靖等眾多貴賓、學者參加,共同緬懷《大學雜誌》創辦五十年的歷史與展望未來。

也許是這本雜誌的理想性與它在台灣歷史上的地位,這次論壇吸引了來自藍綠紅三大陣營的人士出席,包括立法院民進黨總召柯建銘、藍營名嘴趙少康、被視為紅營的中華統一促進黨總裁「白狼」張安樂等,可說是台灣政壇罕見的場合。

許信良在開幕式上表示,台灣民主一定會影響中國大陸,而台灣的民主正是從五十年前的《大學雜誌》發軔。「如果沒有《大學雜誌》,我不認為台灣會有今天的民主」。他說自己當時因為投入《大學雜誌》,開始參與各類民主運動。當時《大學雜誌》網羅各方人才,不分獨派、統派,甚至有國民黨權貴以及海外華僑參與,共同為台灣民主打拼,並逐漸開枝散葉,進而影響華人地區對民主與人權的重視。

參與創刊的王曉波表示,《大學雜誌》創辦人鄧維楨創辦該雜誌要追溯到五十年代由台大學生發起的自覺運動,呼籲學生自覺自省,這種鼓勵自我批判的精神蔓延各校,隨後遭國民黨系統的「救國團」打壓歸於沉寂,但自覺運動出現一句響亮的口號:「不要讓歷史笑我們是頹廢的一代」,卻深植人心。當時還是戒嚴時代,為了鼓吹民主,文化人鄧維楨與一群學生創辦了《大學雜誌》,以「四書之首」的《大學》為雜誌名稱,但辦了三期,資金就難以為繼,改為張俊宏接手,由張俊宏的堂弟張襄玉出資,承繼當年民間的自覺運動,開創出嶄新局面。

《大學雜誌》發行期間,陳若曦當時人在大陸,但透過「參考消息」可以讀到該雜誌報道文章。她認為,《大學雜誌》相當能切中時弊,內容關切台灣政治的現況,並呼籲政治改革,令她相當佩服。《大學雜誌》創刊五十年,正值兩岸關係陷入冰點,自認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她,呼籲兩岸應該要互相合作,並以釣魚台主權事件為例,「日本總宣揚釣魚台是他們的領土,但當中國也開始表示主權時,日本就相對退縮」。她呼籲兩岸合作捍衛自己的領土,執政黨不應一再對日示弱,盼回復七十年代的保釣精神﹕「若民進黨不改進就是龜孫子!」贏得在場人士如雷掌聲。

曾任《美麗島》雜誌總編輯的陳忠信表示,台灣從過去威權走向民主自由化,《大學雜誌》具承先啟後地位。「在七十年代台灣有兩件重要關鍵性的運動,一個是由《大學雜誌》所啟動的青年政治改革運動,另一個是由台大學生所演發出來的保釣運動,並影響擴大到海外。」他說,這波關鍵性運動的震盪結果也啟動了八十年代的自由民主化與啟蒙思潮,《大學雜誌》扮演的是領航角色。

當時年輕人都在看《大學雜誌》,受到讀者激勵,該雜誌的「胃口」也越來越大,甚至連中央民代全面改選的禁忌話題也大膽提出,政治壓迫隨之而來,但也重啟戰後台灣人參與政治改革的旅程,民眾恐懼感明顯減少,繼而推動了一波波的運動,台灣社會開始對政治壓迫有了覺悟,再加上經濟制度改變、就業機會多、自由度增加,《大學雜誌》點燃反抗運動的小火苗成燎原之勢,從《文星》到《大學雜誌》到保釣,一步一步喚醒台灣一波一波的小運動,到後來蔚然形成大運動。

目前擔任城鄉改造環境保護基金會董事長的張俊宏表示,面對當時備受壓抑的民主,他們並不認為非得經歷流血、動槍動刀才能改變現況,而是希望「透過筆耕改變天下」。張俊宏說,流血只會犧牲更多優秀的知識青年,唯有透過文筆才能保留青年的力量。他表示目前「西進」、「南進」都遭遇各種阻礙,呼籲大膽「北進」——前進俄羅斯才是台灣新的出路。

值得一提的是,《大學雜誌》極具包容性,香港僑生何步正、鄭樹森、邱立本以及甄燊港都在該雜誌扮演重要角色,對台灣民主作出貢獻。

僑生參與改革不分彼此

現任亞洲週刊總編輯邱立本指出,六七十年代,台灣還是白色恐怖時期,他與其他僑生共同投身台灣歷史變革的事業中,從未被排斥或歧視。但那個美好年代已逝,現在台灣動輒區分你是哪裏人當作身份認同的標準,他相當感慨。「當時那種不分地區、不分省籍,為中華民族的命運做出承擔的情懷是否已經流失?」他質疑:「如果流失以後,經過多年的折騰,是否還有機會找回?」

邱立本進一步表示,《大學雜誌》代表一股中道力量,並非很激進地要往左右兩翼發展,「基本上是海納百川,整個政治光譜都照顧到,涵蓋各種政治學派」,而且繼承整個台灣反對派的傳統,重視國際思潮。他質疑現今台灣執政黨丟掉對中華民族的情懷,眼光短淺,只看到台灣一個小島的命運﹕「如果說五十年前我們的努力是曾經改變這個島嶼的命運,今天我們是否有能力再度改變中華民族的命運?」

亞洲週刊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