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21日 星期五

朝鮮之戰與核武驚魂



六十多年前的核武驚魂,今天仍然似曾相識。朝鮮半島的各方決策者,能否擺脫核武災難的陰影?

朝鮮半島的核武驚魂,不只是今天的陰影,而是六十多年前的噩夢。一九五一年間,當美國率領的聯合國部隊在朝鮮戰場上戰況不利時,麥克阿瑟元帥(Douglas MacArthur)就曾經提議,要用原子彈轟炸中國東北,以重創中國軍隊的補給線。但美國總統杜魯門(Harry S. Truman)極為反對,深恐會掀起第三次世界大戰。儘管麥帥當時擁有極高的民望,氣勢如日中天,但杜魯門甘冒天下之大不韙,毅然解除麥帥的兵權,炒了他魷魚,強調「文人指揮槍」的美國憲法原則,也避免了朝鮮戰爭陷入核戰的災難。

一甲子前的核武驚魂,在今天仍然「似曾相識」(déjà vu)。朝鮮半島的各方決策者,是否有能力擺脫核武災難的陰影,還是在戰爭邊緣的試探中,最後身不由己地進入災難的怪圈。

追溯朝鮮問題的源頭,中國共產黨為何在一九五零年剛剛建國之際,毛澤東力排眾議派兵至朝鮮,與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部隊決一死戰。不少史家認為這是錯誤的抉擇,中國人民志願軍死傷嚴重,陣亡人數估計以數十萬計,是美軍五萬人死亡的好幾倍。這次戰爭,讓北京與華府的關係冰凍,進入漫長的冷戰期。

不過,國際關係學者指出,朝鮮戰爭慘烈,但新中國與美國打成平手,在國際上與美國平起平坐,穩固了新政權,也在內部凝聚了共識。電影《上甘嶺》的主題曲《我的祖國》,成為一代中國人難以忘記的時代背景音樂。

到了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北京面對另一次核武危機,但禍源卻是來自昔日的「同志加兄弟」朝鮮。金正恩心狠手辣,不僅最近毒殺了長兄金正男,還揚言要發展可以打到美國的核子導彈,讓美國斬首行動成為議事日程。朝鮮揮舞核子武器,讓美國投鼠忌器,也讓中國極為忌憚,深恐東北會被核災難波及,更憂慮一旦朝鮮動盪,成千上萬的難民會湧往中國。

事實上,早在布殊總統時期,美國就獲得朝鮮正在發展核武的情報,華府一度要突襲,將朝鮮核武「扼殺於萌芽狀態」,但白宮瞻前顧後,舉棋不定,終失去最佳時機。

特朗普上台後,展示高度的行動力,但他對朝鮮問題仍然無法迅速下達決定。在佛州的中美峰會上,特朗普煞費心思討好習近平,甚至要外孫出來唱《茉莉花》和背誦唐詩,被視為要中國在朝鮮問題上「中立化」。

不過最後美國是否能夠毅然行動,仍然是一大懸念。在核子時代,就如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所強調,兩個核武國家,無論大小,都會產生「恐怖平衡」(Balance of Terror)。美國了解斬首金正恩是戰略與戰術的必須,但除非有極為準確的情報,可以一擊即中,否則就會禍水四溢,讓韓國與日本都蒙受核武打擊。

這也是朝鮮局勢的矛盾,就像莎士比亞在《哈姆雷特》一劇所說的名句「要還是不要」(To be or not to be)。這是特朗普與金正恩兩位性格狂妄的決策者的對決,也是亞洲和平的試煉。

亞洲週刊  邱立本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