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12日 星期三

長平:人民群眾又抓間諜?

Screenshot Website edition.cnn.com (edition.cnn.com)
去年4月,北京街頭出現了一組教育宣傳畫,提醒人們嚴防外國間諜。

北京發動群眾舉報間諜。時評人長平回顧歷史,分析中共重啟「反間諜人民戰爭」的政治動機。

又要全民抓間諜?是的,你沒有看錯:北京國安局發佈《公民舉報間諜行為線索獎勵辦法》,稱旨在提升全社會的國家安全意識,充分發揮公民舉報的積極作用。線索被採用的舉報人將獲得最高50萬元獎金。



為什麼要說"又"呢?我小時候,中國處於"文革"末期。就跟"資產階級"、"地主富農"、"帝國主義"、"反革命"、"林彪"、"孔老二"等詞語一樣,"間諜"也是一個政治夢魘。即便生活在偏僻的鄉下,"蘇聯間諜"、"美國間諜"、"台灣間諜"也無所不在,需要嚴防死守。所有可能跟間諜發生關係的人,比如爺爺在台灣、叔叔在美國,都處理得乾乾淨淨:要麼已經槍斃,大快人心;要麼經常批鬥,誰都可以踢上兩腳--總之是"淹沒在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中了。

那個時候,"全社會的國家安全意識"強到不能再強,但是這個國家安全了嗎?中共官方評價說:"整個國民經濟已經瀕臨崩潰的邊緣"。當局不得不"改革開放",過去被認為可能是間諜的人,被千方百計邀請進來,經濟上招商引資,政治、法律、學術及社會生活上"與國際接軌",國家才安全地存活下來,而且在某些方面強大起來。歷史教訓如此容易被人遺忘,不得不承認洗腦宣傳的強大力量。

誰手裡有國家機密?

在我少年時代,"間諜"仍然讓聞之生畏,但同時也正在轉化為黃色小報故事。後來,人類間諜戰不能滿足讀者的幻想,我讀到了大量的外星間諜故事。好幾年間,我一直懷疑周圍有很多未知星球派來的間諜,他們本領超強,可以男扮女裝,老扮少相。

在努力分辨他們而不得之後,我開始思考兩個問題:第一,外星人花這麼大的力氣,到底想從我們這裡得到什麼機密呢?"文革"期間,一個家徒四壁、大字不識一個的農民,總是在擔心"蘇聯間諜"來從他那裡竊取情報。他們嚴守的"國家機密",就是自己的生活那麼貧窮--這並不是笑話,直到今天,很多人仍然堅信:不能讓外國人知道我們的貧窮。

不過,真正可能出賣國家機密的人,是掌握國家機密、而且和國外有千絲萬縷聯繫的權貴。今天更是如此,進出中南海的人,幾乎沒有誰沒有家人或親屬在國外。假如有人真的想要獲得北京國安局的50萬元獎金,去人肉搜索這些權貴的訊息,比官方宣傳中留意身邊和外國人結婚的小張小李,成功率要高得多。

跟當年一樣,反間諜與其說是對外鬥爭,不如說是對內控制。正如同自家有億萬不明財富,卻不妨礙英明領袖高舉反腐大斧一樣,也許"反間諜"將會成為權力鬥爭的又一把利斧?

反間諜保護專制政權?

當年我思考的第二個問題: 假如外星人派遣這麼多高級間諜,那麼他們意欲何為?小報故事說他們想要控制地球,奴役人類。這種講述的前提是,球球都想控制和奴役,惟此可以生存壯大。但是,這種野蠻社會的叢林法則,和故事中假設外星文明高度發達是自相矛盾的。我也想不明白,如果像宣傳中所說的那樣,美國人一直想要奴役中國人,那麼他們自己幹嘛要廢除奴隸制呢?廢除奴隸制之後,他們為什麼變得更強大了呢?

根據黃色小報故事的線索,少年的我懷疑一位老師是外星間諜。同時我也看到,這位老師一直在嘔心瀝血地教我們讀書、思考、熱愛科學、保護地球。另一方面,並沒有證據表明,兩次世界大戰是外星人的陰謀。因此,我有理由相信,如果有外星間諜的話,他們很有可能帶著更好的任務,那就是讓人類學會更文明地生存,不要破壞了地球,給宇宙帶來災難。

"危害國家安全罪"1993年才"與國際接軌"寫入中國法律。在此之前,它的名字叫"反革命罪",是赤裸裸的維護政權的政治罪。那時的宣傳也不避諱,反間諜的目的並不是害怕"蔣匪"、"美帝"或"蘇修"顛覆這個國家,而是防止他們顛覆中共的"無產階級專政政權",甚至是為了"保衛偉大領袖毛主席"。

有人統計過,自1993年以來,以"危害國家安全罪"為名抓捕和判刑的人,絕大多數都是批評當局的異議人士。近年來,西方及台灣NGO人權工作者,也被指幫助中國的民主人士,爭取中國的人權進步。這些人被指控為間諜而被判刑或者驅趕,顯然是中國普通百姓的損失。

長平是中國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作家,現居德國。

德國之聲中文網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