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6日 星期四

蔡慎坤:我不是媒体人凭什么赞美?


有好心人总是很委婉的向我表述,怎么总是写批评文章,而且写了十多年,满满的都是负能量!这繁花似锦的盛世,有多少值得赞美的事情,还是转换一下思维方式,多写些正能量的东西,既没有风险,又收获名利,还不会删贴屏蔽甚至封号,何乐而不为呢?



我不是媒体人凭什么赞美?中国纳税人无奈供养了上百万媒体人,有他们赞美还嫌不够吗?何况今天这个社会今天这个时代,有太多太多的不公,有太多太多的冤屈,有太多太多的掠夺,有太多太多的残暴,我们这些自媒体人凭什么赞美?

正如萧伯纳所言:世上没有任何政府是值得歌颂的—— 哪怕它是个好政府!因为政府是纳税人养活的,为纳税人把事情办好本来就应该,还需要歌颂吗?而公民应该做的则是瞪大自己的眼睛,发现并阻止政府的恶行及时批评它的不足。真正值得歌颂的是那些历史上和当下,不懈的争取和守护着人的自由、权利和尊严的人们。

刚刚发生在四川泸县太伏中学的血案,我起初并未关注,因为公众号审查严格,时评根本发不出来,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感到特别无力特别沮丧!不知道说什么?也不知道真相在哪里?

再说这本是一桩司法个案,不至演变成一个群体性事件。没有想到事件最终变得如此诡异,不知道是谁在故意搅水?是谁在封锁真相?是谁在颠倒黑白?连新华社记者采访都受到无法忍受的干扰,究竟是什么势力在挑动社会对立挑动官民冲突?         

4月5日,我在公众号cskun1989上推送了一篇极为克制极为理性的短评《面对现实谁会选择沉默?》,当天下午,这个过10万粉丝的公众号又被禁言30天,我的这个公号刚刚于3月28日解禁,才对外推送了几篇无关疼痒的文章,况且文章都是一再删减,又通过了后台极为严苛的审查,依然还是没有逃脱被禁言的命运,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道?

从泸州事件可以看出各地并没有汲取贵州瓮安,湖北石首事件的深刻教训,在互联网时代,依然靠谎言和暴力来维稳,以为现在的网民都是看《环球时报》抑或周小平文章的愚民。其实,这样的事情越公开越透明越有利,事件发生后,应该让网民让自媒体人参与调查,让官方媒体进行深度报道,召开新闻发布会,用事实说法。

网民提供的各种信息,包括事前有五名校霸勒索收取保护费,孩子遭暴打的视频,孩子爷爷奶奶报警的记录,无论真假都需要调查清楚。若纯属子虚乌有,调查之后可以公开澄清。这些程序是必要的也是不可缺失的,而疯狂封锁消息,抢尸体,抓家属,恐吓围观者,阻挠媒体采访,封杀网络言论,只会越搞越糟,越描越黑,自食苦果,公信力扫地,让围观者疑云丛生。

面对太伏中学的血案,人们可以选择沉默,媒体也可以视而不见,然而马丁路德金说过:灾难的发生,往往就是源自于集体的沉默。或许人人都以为同样的悲剧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可是谁知道呢?

太伏中学被虐杀学生的母亲据说也是每天吸吮满满的正能量,每天转发的都是心灵鸡汤,面对视频中这位母亲肝肠寸断的哭喊,如果我们都沉默无动于衷,会是什么结果呢?我们千万不要等到灾祸降临到自己身上,才知道疼痛,才知道呐喊!因为那个时候己经晚了,晚了……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这句话,出自法国剧作家博马舍的《费加罗的婚礼》。这句话用在这个社会这个时代,依然是恰如其份。

作者:蔡慎坤,博客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