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2日 星期日

從台灣看看中國放棄的另一條路


台灣有不少以掀起台灣文化、少數民族、女權主義等為主題的咖啡店和獨立書店。

麻生晴一郎 日本作家

每次訪問台灣,我就感到市民的生活充滿著活力。例如,台灣大學附近有不少以掀起台灣文化、少數民族、女權主義、與東南亞文化交流等為主題的咖啡店和獨立書店。不僅在台北,而且在彰化、嘉義等城市,不少獨立書店掀起本地獨特文化。台灣這些文化活動給了我很大的啟發。



1990年代之前,日本也有很多獨立書店,但目前很少。實際上現在也有不少日本人,尤其年輕人還希望從事這類的生計。但是在今天的日本不那麼容易設立獨立書店,主要的困難在於高度資本主義社會造成的「門檻很高」,例如目前日本總體的物價水平很高,很少人願把房屋免費提供出來的慈善家。雖然有很多空房,但由於法律上的各種制約(重視安全性等),大多數的空房不可有效地利用。加之,在日本,無論舉辦什麼方面的活動,都必須循規蹈矩地進行,靈活性低,例如事前幾個月就必須預定會場、不准變更舉辦活動的日期等。

這些制約都是日本社會一直以來追求現代化的代價。即高度經濟成長造就了整個物價水平都高,高度的法制化造成了高度管理,高度的規範化造成了自我異化。從日本人角度來看,目前台灣開始看到這樣高度的現代化沒有前途,所以把追求本地文化和自己的生活優先於追求社會現代化。我認為這會使台灣民間活動呈現活躍的底線。這不是非文明社會滿足於「井底之蛙,不知大海」的狀態,而是在達成了一定程度的現代化之後,能開通往的另一條路。

10年前,我不在台灣而在中國大陸發現了這樣追求現代化之外的另一條路。當然他們所追求的不是我所說的這種價值觀。例如,有些人士在沒有言論自由的社會中追求表現自由,有些人士在被本地政府彈壓的情況下追求公正的社會,有些人士在促進中國成為發達國家的理想上追求經濟發展。

雖然他們追求這樣正統的現代化,但我發現他們的活動中不少與現代化無關連的因素。例如,有些人沒有償還借錢的觀念,有些人沒有遵守時間的責任感,有些人只為了守護自己的面子而常常脫離各種組織。雖然對外國人來說這樣做法會帶來很多麻煩,但我認為,他們所帶出的「非現代性」會帶來一種力量。我認為這種力量會促進中國在各方面活躍起來。通過採訪他們,我越來越明白了日本社會為什麼那麼消沉下去。

隨著各方面的變化,中國的「非現代性」帶來的這種力量很快地消沉下去。目前使我灰心的不是中國的壞新聞,而是好新聞。例如,「可以用微信購買」、「可以用手機坐計程車」等。這只是追求現代化的一種陳舊的體現。最近我很少地看到實現各種現代化之外的好新聞。

中國走向大國。雖然一些人士強調了「中國模式」等獨自性,但實際上獨自性主要在於現況的獨自性,不在於指導方針、思想等方面,於是這意味著還繼續追求所謂現代化。對日本人來講,會帶來新鮮的價值觀也許是台灣的另一條路。

東網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