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22日 星期六

處罰媒體?司法改革勿搞錯方向

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第一分組日前以「偵查不公開」為由,決議限制媒體對於司法案件的報導。這項動作雖以保障司法人權為名,實際上卻是搞錯方向、本末倒置,不但讓應該承擔責任的檢警單位逃之夭夭,更侵犯了《憲法》保障的新聞自由。

檢警洩密才該罰


持平而論,「偵查不公開」、「無罪推定」的確是保障司法人權的重要法治原則,過去檢警單位及媒體的表現也值得檢討。以受矚目的梁姓小模被指陷害閨蜜案為例,檢警不斷釋放錯誤消息、引導輿論風向,媒體與名嘴們則加油添醋、進行全民公審,都應深切檢討,不能重蹈覆轍。

在這種情況下,司改國是會議分組會議要求媒體在報導偵查中個案時,加註「無罪推定」警語,確實是在保障司法人權的合理範圍,也可以避免「媒體公審」等亂象。

但是,物有本末,事有終始,要落實「偵查不公開」原則,最應該負責的,當然是做為新聞源頭、有權力掌握資訊的檢警單位,如果要課責處分,也應該是有權力洩露偵查內容的檢警人員才對。

沒想到,有檢察官竟然在會中帶頭提案,獲致決議「制定具有罰則效果的規範」,甚至有律師建議要以《刑法》處分違反偵查不公開的媒體,本末倒置,實在令人錯愕。

別侵犯新聞自由

再者,該分組會議中,竟然有人要求媒體及網路不得評論尚未判決確定的司法個案,而其依據是被認為早該廢除的戒嚴時期法令─《廣電法》第22條。還好這項腦殘提案沒有通過,否則司改國是會議反而嚴重牴觸《憲法》保障的新聞自由,這種司改會議真是不開也罷。

當然,媒體與名嘴們都需要自律,才能符合社會對於保障司法人權的期待。媒體也需要社會大眾嚴格監督,不知自律而踐踏人權的媒體或名嘴,也應受到社會檢驗。

然而,「自律」與「他律」是兩回事。已有多位學者專家指出,從《憲法》到大法官會議第689號解釋文,都保障媒體做為第四權、滿足人民知的權利的新聞自由,而媒體代表第四權所監督的國家機器,當然也包括司法權在內。

司改國是會議自然不應以保障司法人權為名,而行侵犯新聞自由之實,所有司改委員們實應戒之慎之。

台灣  蘋果日報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