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23日 星期日

美國加息 中國外匯儲備何去何從


美國加息,資本回流。對中國來說,又是一次控制資本外流的攻堅戰。國家外匯管理局北京外匯管理部主任周學東在兩會接受《超訊》訪問,表示中國現在的外匯儲備仍在非常高的水平。與外匯儲備相比,人民幣匯率穩定更重要,周認爲,人民幣匯率要控制在合理區間波動。如波動過大,對企業影響很大。

中國兩會結束了,兩會期間關於外匯儲備和匯率的議題,仍然餘音裊裊,但美國加息的消息却在兩會剛剛結束時重磅而落。這比預期來得早了些,選在這個節骨眼上,不知是巧合還是有意。北京時間3月16日淩晨2:00,美聯儲公布利率决議,將聯邦基金利率提高25個基點,美聯儲利率决定上限爲1.00%,下限爲0.75%。這是僅時隔90天之後,美聯儲又一次加息。上一次加息是在北京時間2016年12月15日。美國加息,美元升值,資本回流。這對新興經濟體,特別是中國來說,又是一次控制資本外流,應對外匯儲備减少,人民幣貶值的攻堅戰。

上一次攻堅戰還沒有完全落幕,新一次又來了。2016年下半年開始,中國外匯儲備的連續七個月减少,一度跌落至3萬億美元以下。中國央行2月7日表示,2017年1月的外匯儲備金降至2.998萬億美元。顯然,1月份的數據,讓外匯儲備跌破了3萬億,這是很多人認爲非常重要的心理關口。雖然2017年2月末外匯儲備逆勢回調,重回3萬億美元以上。根據人民銀行3月7日公布的數據,2月末外匯儲備餘額爲3.0051萬億美元,較1月末小幅上升69億美元,增幅爲0.2%。雖然重回3萬億,不能忘記的是,跌破3萬億引起輿論的一片嘩然,3萬億到底是不是一個警戒綫?有些人擔心這會讓外匯儲備很快直達安全警戒綫,還有人擔心資本外流的空前態勢,會引起外匯儲備的狂瀉。

當下外匯儲備仍在高的水平

兩會上,這個問題仍然是媒體關注的熱點話題,總理和相關領域官員就此發表言論。就中國外匯儲備問題,總理在3月15日記者會上表示,中國是世界上外匯儲備最多的國家,中國的外匯儲備是充足的,足以支付進口和短期償債。3月10日十二届全國人大五次會議記者會上,央行也表示,外匯儲備下降屬正常現象,當前3萬億左右的外匯儲備總量是全球第一位的,而且遠遠超出第二位。周小川認爲,外匯儲備有所下降,需要一分爲二看,是個正常現象,也沒什麽不好,我們不需要那麽多。

《超訊》記者在兩會訪問現任中國人民銀行營業管理部黨委書記、主任,國家外匯管理局北京外匯管理部主任周學東,並通過系列研究,認爲按照當前的經濟基本面來分析,現在外匯儲備是非常高的水平。

周學東主任對《超訊》表示,這個問題已經爭論了很多年了,但是現在無論2或3萬億都是非常高的水平。之前討論過,十年前討論,說有八千億就够了,這是當時的共識。這幾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覺得中國經濟體量大、進出口多,又把這個數目說的比較大。其實現在沒有確切的說法。

3萬億是非常高的水平,持有成本高。至於說哪一個合適,站的角度不一樣,說法也不一樣。當下的外匯儲備趨於穩定,而去年的確有段時間有些恐慌。大家有事沒事就去買五萬美元,但最後發現不需要。存在銀行利息低,又拿給銀行結匯,這一買一賣,又有些損失,不划算。還不如買一些理財産品和實惠的投資。

看外匯儲備3萬億是否是安全警戒綫,需要了解三個外匯儲備的基本要素。

第一,當前的外匯儲備水平仍然處在相對平穩而且可控的態勢。2014年6月起,兩年多的時間,中國外匯儲備减少了8000多億美元,算上貿易順差中本來可以成爲外匯儲備的部分,實際上外匯儲備應當是减少1萬多億美元。如果按照這種速度跌下去,再過兩年將直逼2萬億,這就非常值得警惕了。目前來看,導致外匯儲備急速下跌的一個重要因素,是由於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快速下跌。去年,爲了穩住匯率,阻止人民幣急劇貶值,央行拋美元的幅度不小。

中國現在是世界上外匯儲備最多的國家,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經濟增速仍然可觀,貿易順差也是最大,况且,中國特色的體制給了中國政府的集中力量調控的能力。

第二,從中國經濟的基本面和貨幣經濟學的兩個大方面來看,中國的外匯儲備仍然處於過剩。從傳統的貨幣經濟學的角度看來,一個國家合適的外匯儲備就是應對3-6個月的進口付匯和3-6個月的利率匯出,估算下來,加起來1萬多億美元足以支撑中國的外匯儲備。市場上對於中國外匯儲備安全警戒綫的定位不盡相同,有些外資銀行研究認爲是2.6-2.7萬億美元,有些中國的業內學者認爲是2萬億。雖然各種認知不同,對於安全警戒綫莫衷一是,但是中國特有的央行外匯儲備體系讓央行的調控顯得氣定神閑。

第三,美國爲全球經濟帶來不確定性,外匯儲備中的美元資産並非越多越好。依據央行的統計數據、國際清算銀行的報告和中金公司的估算,在中國的外匯儲備中,美元、歐元、英鎊和日圓資産分別約佔66%、20%、11%和3%,即,美元資産約佔中國外匯儲備的三分之二。隨著特朗普上台爲全球經濟帶來的不確定性,各個國家都需要有把鶏蛋放在不同籃子裏的心裏準備。

人民幣匯率穩定更重要

周學東認爲,人民幣匯率一定是需要在大體內,控制在合理的區間內來波動。如果波動過大,對企業的影響是很大的。中國大部分企業對人民幣的波動還沒有完全適應。對規避波動風險工具的應用也是應用不多。過去人民幣單邊升值,它就不需要用。但這個預期是單邊的。現在雙邊之後,企業需要自身學會管理匯率的風險。對沖的工具、套息保值、遠期等等。企業還沒有適應匯率波動的形式。

舉個例子,比如過快貶值,企業進口成本大幅增加。以前大量進口的企業就會大幅虧損。比如我們國家進口大宗石油、鐵礦石,進口的量很大。比如化工企業,成本就會增加得非常快。這些企業之前是賺錢,很快就會虧損。還有鋼鐵企業。

過快升值,對出口企業影響也很大。我們的紡織、機電企業等,出口的,以前賺錢的現在不賺錢了,盈利空間變小。這樣的情况下,如果企業訂單周期比較長,也會很受影響。比如船舶製造,就是很典型。過去人民幣升值的情况下,人民幣的計價和付款用的都是外匯。這樣的話,人民幣升值的時候就會有虧損。在貶值的情况如果用美元定價,雖然企業是願意的,但經濟形式向下走的時候,訂單就會减少。

現在匯率的波動情况大,但是從過去看,中國的人民幣和俄羅斯、巴西、南非等發展中國家比起來是相對穩定,波動比較小。但是你看盧布這些貨幣,波動太快,對企業、經濟不利。這就是影響經濟的宏觀因素。因爲我們國家進出口的量太大。要讓匯率波動在合理區間內,有升有降,是合理的。但是單邊的持續升值、貶值都是不利的。

文/馬超,《超訊》2017年4月號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