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網

2017年4月11日 星期二

香港人的自由靈魂--答柯文哲

林忌評香港人的自由靈魂--答柯文哲。(法新社圖/粵語部製圖)

林忌

台北市長柯文哲繼早前聲稱「香港很無聊,一個小島有甚麼好看的」,再次批判香港說:「香港不只小,連選舉都沒有,有甚麼好羨慕。自由的靈魂都沒有,連選舉的自由都沒有」。

柯文哲的言論,令香港人感恨身世:
1984年9月過千港人在高山劇場發起高山大會,收集了22萬人的簽名,要求1988年的立法局選舉進行直選;那時候香港人沒有民主,但卻擁有自由,擁有那時候台灣人無法想像的自由,比今日還要優勝的新聞自由;而當年的台灣仍然在三十幾年的戒嚴令底下,同年10月更發生「江南案」¬──筆名江南的劉宜良,在美國加州被國民黨以國家機器所僱用的黑幫殺手刺殺身亡,連同1981年的陳文成命案,1980年的林義雄宅血案,以至1979年的美麗島事件,當年台灣人遇到的白色恐怖,令香港人震驚!那時候的香港人,最引以為傲的就是自由,特別是不用害怕言論得罪當局的自由。

然而年初英國檔案處解封密件,中共在1987年不斷對英國施壓,不許英國於1988年舉行立法局直選,理由是「基本法未寫好就推行直選,會令人覺得英方將制度強加於中國」,然後以在基本法加入直選,來換取英國推遲進行選舉;真相大家如今都知道,中共在基本法中白紙黑字所承諾的2007/2008年的特首與立法局直選安排,全部都被粗暴推翻;30年前香港人驚訝於台灣才宣佈「解嚴」解除黨禁,30年後台灣人驚訝於香港的選舉落伍,「特首」竟只由1200人的小圈子選舉產生;台灣人絕對有理由為自己感到自豪,而香港人則只有神傷,我們沒有主權沒有軍隊沒有海峽之隔,我們為香港人的命運痛哭,不是我們沒有理想,而是我們沒有辦法,我們由自由的英國統治,交給了專制的中共,柯文哲的言論,深深的刺痛我們。

30年前的鄭南榕,在台北市立金華國民中學公開主張台灣獨立,後為理想自焚而死;30年後的香港民選立法會議員,正就被撤銷議席進行終審上訴,理由是因為中共的人大釋法,褫奪了其中兩位在宣誓時身披 Hong Kong is not China 標語展示品的資格;台灣人正在紀念二二八70週年,2014年的318太陽花學運被告,大多數被判無罪,而少數被判監卻可以罰款代囚;而今日香港人的政治審判正如火如荼在進行,一位32歲被控「旺角騷亂」暴動縱火的青年,被判囚4年零9個月。

台北與香港這30年的雙城記,正在訴說命運的弄人;這是台灣人最好的年代,卻是香港人最壞的年代;這是台灣人希望的春天,卻是香港人絕望的寒冬;今日的香港,的確不再擁有自由的靈魂,借用黃家駒的一句歌聲:「今天只有殘留的軀殼」──香港已死,我們只是活在殘留軀殼上的鬼魂,是為陰魂不散盡人事,知其不可為而為之,期望有日可以重光復活。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面對共同的威脅與敵人,希望柯文哲與台灣人民,可以理解一下香港人的苦況,多多伸出援手,支持一下香港人殘存擁有自由的靈魂,去對抗殘酷的命運。

自由亞洲電台


0 意見:

張貼留言